alexa
置頂

教改中的創意指標

文 / 劉育東    
2009-08-01
瀏覽數 15,000+
教改中的創意指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社會上最近又開始激烈討論12年國教,我個人對教改尤其中小學教改,沒有深入的瞭解,但是,這次看到12年國教的種種討論時,竟不是回憶起自己中小學的時光,卻在第一時間浮現出「創意」與「創造力」的幾句話。

台灣的教育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甚至大學教育似乎愈改愈乏力,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因此,大幅度進行教改,大家都十分贊同,也十分心急。但是,教育的困難就在大家都有自身的經驗,都能與教育學者與教育工作者對話,因此很難有共識,甚至開始懷疑教育沒有專家、教改沒有可能。

因此,有些教改理念人人認同,有些則難有共識,例如,廢除「分數主義」與「一試定終身」,人人同意,是否「免試升學」、消除「明星學校」、如何「公平競爭」,很難說定,但要發展「探索課程」、挖掘「個人興趣」,則都舉雙手贊成。至少可以這麼說,大家都要求「鬆綁」。

因此,「鬆綁」應該是重要的關鍵。但問題在如何鬆綁?鬆綁什麼?鬆綁之後應有哪些新氣息?我想借用「創意」與「創造力」思惟過程中的一些想法,提供12年國教與大學教育在「鬆綁」中的另類參考。

我們也許經常覺得東方國家受升學主義影響,陷入填鴨式教育,很會背書而不會活用,但研究創造力發展的哈佛大學著名教授霍華德嘉納(Howard Gardner),曾在大陸的一所小學進行實驗,在整學期都只反覆「臨摹」花卉的國畫班上,突然要求這群從不需「創新」(不被美術老師允許畫任何新題材)的小朋友們,以慣用的毛筆畫出德嘉納教授隨行嬰孩的娃娃車。你猜,這群東方教育下的小朋友畫的好不好?結果跌破西方創造力學者的眼鏡,這些永遠臨摹(被誤認為抄襲或讀死書)的小朋友,仍具備相當優異的創意與創造能力,畫的好極了。

創造力源自思惟過程的不同

德嘉納教授等眾多學者開始相信,創造力不源自東西方文化的差異,而在於思惟過程的不同。其中有三項關鍵要素,第一,創新經常起於「問題尋找」而非「問題解決」(problem-seeking not problem-solving),也就是強調分析新而深入的問題,而非快速解決別人給你的既有問題,因此需要「推理」而非「背書」;第二,創新來自「不同」而非「不變」(variation not constant),創意的最基本定義,就是做出與他人不同、與自己過去做的不同、更要與自己今天做的不同,因此需要強調「個人見解」而非熟記「標準答案」;第三,思惟過程講究「創新」而非「大量」(creativity not productivity),也就是強調能激發的多少「新東西」,而非記憶了多少「舊知識」。(這真的讓我想起中學時,所謂的「好學生」要能背下一整本英文字典。)

教改是一項十分嚴肅的工作,雖然不能有太多「輕鬆」的創意,但是,創意與創造力的內涵,一定能為各級教改提供一些思索方向與評估指標。因為在今日與未來的台灣,全民都要能有些創意,各行各業都需要一些創意,不只創意人需要創意。

(作者為亞洲大學副校長;本專欄由劉育東、劉維公、姚仁祿共同主持)

本文出自 2009 / 08 月號

文創航向新藍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