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百年來中國文化體質大改造

從文化斷層到文化復興
文 / 林奇伯    
2009-07-01
瀏覽數 23,350+
百年來中國文化體質大改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國正掀起一波文化復興運動。這是繼五四運動、文化大革命後,中國近百年來最重要的一次文化體質改造。

有人說,這和14世紀發生在歐洲的文藝復興運動很像,都有商業貿易所造就的中產階級在支撐,從傳統經典中汲取養分,然後在藝術、音樂、文學、建築等領域展現,百花齊放。

只是,和14世紀的歐洲比起來,今天的中國更富裕,影響力更大,文化底蘊更深,和商業活動結合更密切。

2008年,大陸包括電影、媒體、動漫在內的文創產業,年產值已超過人民幣5400億元。

然而,在文化創意產業背後,教育才是中國文化復興浪潮中最不可忽視的力量!

目前共有一億個小朋友正參與「古經典誦讀」工程,1998年第一批參與誦讀的學生已開始進入職場,這群在小學階段就熟記《論語》《唐詩三百首》等古經典的職場新鮮人,正在從根本改變中國文化的體質。

《遠見》特別深入「古經典誦讀」工程現場一探究竟。

學童讀古經 從根打造競爭力

初夏的中午,走進北京東城區的遂安伯小學,遠遠就聽到小朋友童稚的讀經聲。

一年級教室裡,小朋友連國字都還看不懂,老師就先講解課文的涵意,然後帶領大家,一句一句跟著朗讀蘇軾的對聯:「晚霞映水,漁人爭唱滿江紅;朔雪飛空,農夫齊歌普天樂。」

「把農夫的感覺唸出來!有誰想自己試試看?」老師問。每個小朋友都爭先恐後地舉手,想要有表現的機會。

來到六年級的教室,這裡誦讀的是台灣國中二年級才有的教材《木蘭詩》。因為這首詩已經唸過好幾遍了,很多小朋友根本不必看課本,就琅琅上口:「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小學生不只會背詩,對詩詞也有自己的詮釋。問他們,「為什麼要用兔子來比喻花木蘭啊?」幾個人爭相回答,最後七嘴八舌,演變成彼此的討論:「我覺得兔子跑的樣子很像行軍。」「可是,用小鳥比喻也可以啊。」

學生李涵凝在一旁偏著頭想一下,才說:「我覺得是因為兔子不管是公的母的都長得好像喔,所以才辨認不出來。」每天都要上空手道課、很活潑好動的男生徐峰則說:「我覺得迪士尼卡通《花木蘭》比較好看,可是這個詩,就不知怎麼呢,唸起來特別好聽。」

負責學校古經典誦讀項目的老師宋小文說,遂安伯小學是1998年第一批參與「試點」的學校,經驗豐富,「詩詞因為有韻律感和故事性,最受小朋友歡迎,所以學校會把詩詞跟《四書》《五經》穿插,免得小朋友只讀《論語》覺得太無聊。」

11年下來,學校也發現,每個星期只要有一天中午抽出半小時誦讀,小學六年一路讀下來,學生的國文程度會明顯比其他學校好很多,「而且那種詩心,是花再多錢都難以培養起來的。」

自我反省 改變中國職場文化

回顧起來,這股龐大的文化復興工程肇始於1995年時,趙樸初、葉至善、冰心、曹禺等多位藝文大師在中共第八屆全國政協會議上的呼籲,希望大陸能建立「幼年古典學校」。

接著,是由台灣的學界推波助瀾,1997年,佛學大師南懷瑾的「ICI國際文教基金會」開始在香港、大陸發起兒童讀經活動。

1998年時,有大陸官方背景的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簡稱青基會)也開始進行「試點」。11年下來,青基會已經編出12本教材,有遍及30個省市、超過1萬所學校、累計超過4000萬人受到經典誦讀影響。

青基會之外,還有許多民間團體也在參與這個工程,幾乎大陸每個小學生都在誦讀古經文。

青基會全國組織委員會副主任趙小華就指出,家長的反應甚至比小朋友還熱烈,因為參與誦讀的學生記憶力、理解力明顯有比較好,語言測驗時成績比較高,對升學考試大有幫助。

但是她也特別強調,最大的影響還是在小朋友的行為舉止上。青基會委託北京大學進行研究,發現唸過《弟子規》的小朋友明顯比較體貼,善於自我反省。

「當年第一屆的小朋友已經進入職場了,他們還會回來基金會擔任義工,其中就有人提到,當老闆指責時,以前唸過《論語》裡的:『發而不中,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就會跳上心頭,抱怨自然少了,還會多反省,」趙小華說,這樣的小孩,在職場上絕對更有競爭力,也能逐漸改變中國職場文化。

前兩次文化浪潮 改變有限

近百年來的中國,不只在政治、經濟上動盪不安,在文化上也遭遇不斷的衝擊,所以發生過三次的文化浪潮。

第一次是,1909年的五四運動,今年正好90周年。當時由學生發難,抗議列強踐踏中國主權,社會各階層跟著示威遊行。

最後演變成知識界對「德先生」「賽小姐」(民主與科學)的追求,是一股結合西方啟蒙運動和救亡圖存的浪潮。

只是,緊接著中國就陷入長期的動盪,中國知識界普遍評估,五四運動精神到今天都沒被完成。

第二次文化復興,則是為文化大革命療傷,在1980年代達到高峰。1966年起,毛澤東發動為期10年的無產階級大鬥爭,全中國陷入混亂狀態,紅衛兵在全國各地掃蕩,恣意破壞文物、古蹟,然後對知識分子進行抄家,人與文化的尊嚴蕩然無存。

已故大陸文壇巨擘巴金,在文革結束後不斷感歎:「十年浩劫究竟怎樣開始的,人又是怎樣變成『獸』的,我總會弄出點眉目來!」

然而,文革療傷並沒有太久,一來是政治環境並未全面開放,二來是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已經在廣東啟動,全體大陸人陷入另一波新的搶錢潮。直到21世紀的交接點上,才發生了第三次文化復興潮。

中華熱當道 自產自銷成風潮

中國文化書院副院長陳越光分析,這個時機點上發生文化復興運動並非偶然。

在內部條件上,改革開放30年,中國邁向小康社會,開始留意到在賺錢之外,藏在內心的虛無必須以文化來填補。在外部環境上,國力增強,全球興起學習中文的熱潮,中國人的自信也開始恢復了,覺得自己的文化其實非常不錯。

在經濟與國力作為後盾下,經過10年醞釀,中國文化界達到百年來首度的百花爭鳴。

中央電視台《百家講壇》節目捧紅易中天、于丹、錢文忠等大學教授,並曾創下0.69%的收視佳績。藉由電視無遠弗屆的傳播力,13億中國民眾對《論語》《三國志》《紅樓夢》等經典開始琅琅上口。

除了傳統文化受到重視,現代的藝術、繪畫、動畫、電影、流行音樂等,也獲得了全面性的關注。

即使金融海嘯襲擊,2009年香港佳士得春季拍賣會總成交額仍再創高峰,達到1.37億美元,有半數拍賣品成交價超過原先最高估價,香港也成為僅次於紐約、巴黎的佳士得全球第三大銷售中心。

北京、上海、廣州,從北到南的各大城市,都出現像798、八號橋、莫干山路這種由藝術家自動群聚的文化園區,也形成「自產自銷」的嶄新商業模式。

影響所及,連法國時尚大師克麗絲汀迪奧(Christian Dior)都選擇在北京798舉辦新裝發表會,並邀集張曉剛等21位中國當紅藝術家以Dior元素為題材,進行「迪奧與中國藝術家」藝術展。

全世界吹起中國風,有近70個國家成立200多所「孔子書院」,學漢語、研究中國儒學。

「2000年前的中國人面對西方的心態還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現在積極起來了,當別人都在學孔子,中國人自己也不想只是當個『口頭儒』,所以努力補課,」陳越光說,大家都在思考,全球化的今天,中華文化到底是站在什麼樣的位置,「世界需要什麼樣的中國。」

傳統文化 軟實力最佳招牌

中國文化界普遍評估,未來中國在三個層面上,將最具聲勢。

首先,全球漢語熱將更加澎湃。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許琳就指出,孔子已經變成體現中國「軟實力」最閃亮的招牌,國家將推動中文成為一種商品,以產業化方式經營,並制定《國際漢語教師標準》,進行考試和認證。

投資大師羅傑斯(Jim Rogers)在《給寶貝女兒的12封信》一書中都特別提醒:「這是中國的世紀,去學中文!參與一個偉大國家的再現,等於購買這個國家的未來!」

第二,經典誦讀聲勢將更加廣泛,古典戲劇、舞蹈、相聲也進入校園,讓小朋友直接學習。學界的修典也更全面,北京大學正在修「儒藏」,總共3000多卷,是中國歷史上最完整的一次。修清史的斷代工程也啟動了,歷經100年,清朝歷史將被蓋棺論定。

第三,中國傳統文化元素將被更廣泛地應用進現代的文化創意產業裡頭。國家已經提出兩個五年計畫發展動漫產業,電影、網路遊戲、音樂、視屏媒體(手機、電腦等)也都在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

最明顯的是,中國民樂偶像團體「女子十二樂坊」,居然能席捲全國,甚至在日本也引發學習二胡的風潮,影響力驚人。

北京知名書籍策劃人王冬就指出「台灣一本書賣一萬本就算暢銷,在大陸沒有十萬本起跳,都不算成氣候。」雖然現在中國開始出現對文化復興浪潮的反省聲浪,但不可否認的是,在與教育、商業密切結合下,中國的文化影響力將愈來愈強。

文化已經成為大陸練好硬實力後,積極想要修練的軟實力。

本文出自 2009 / 07 月號

2020關鍵報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