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日照 沒有廢棄物,只有循環經濟

最具潛力的城市3〉生態立市
文 / 邱莉燕    
2009-07-15
瀏覽數 30,250+
日照 沒有廢棄物,只有循環經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距離山東省青島市兩、三個小時車程、200多萬人口的海邊城市日照,其實只是中國數百個中型城市之一。

但近幾年來,日照的國際知名度卻愈來愈高,正轉型為大陸未來城市的新雛型。有了日照市,也讓全世界知道,儘管中國還是開發中國家,卻已出現生態城市的雛型,符合21世紀的新理念。

6月初來到日照市,真是「市如其名」,暖暖的太陽普照整個城市。日照人常笑著說,這是個深受太陽愛戀的城市,每年有250天的艷陽天,「冰淇淋在這裡融化的速度,可能比任何地方都快。」

正因為陽光充足,日照追求生態城市的第一個步驟,是讓家家戶戶都用太陽能洗澡。

來到日照市9點陽光小區的公寓頂樓,16支真空管的白色太陽能熱水器,一個緊挨著一個,「蹲坐」在青灰色的斜面屋頂上,就像是一個個超大的蝴蝶夾,「夾」在屋頂上。如此的整齊劃一,形成了一道奇特而美麗的風景。

更大、更壯觀的太陽能熱水器奇景,則在日照市港務局的員工宿舍,連綿一大片1000多戶住家,沒有一戶不安裝太陽能熱水器。

立生態示範區 獲世界潔能獎

看上日照豐沛的太陽,中國環保總局在2000年欽定日照為「國家級生態示範區」,從此,這座小城便走向了和中國其他城市完全不一樣的命運。

接收了中央的命令,日照立刻將「生態立市」列為發展目標,立即成立了「生態市規劃建設領導小組」,努力落實。

其中的重點工作,一是推廣太陽能熱水器,一是發展循環經濟,治理生態。

說日照是「最愛太陽的城市」,並不為過。太陽能革命,已經在這個濱海城市千家萬戶的屋頂上成功推進。

日照市市長趙效為在接受《遠見》訪問時提供了一個驚人的數據:「市區太陽能熱水器的普及率,達到95%以上。」

這項成就,讓日照在2007年獲得瑞士第十屆巴塞爾能源高峰會頒贈「世界清潔能源獎」,與美國風力發電和瑞典斯德哥爾摩等齊名。

這是第一次有中國城市獲得這項殊榮,這座中國小城也因此聞名全球。

受惠於陽光的,還有販賣太陽能熱水器的商家,生意特別興隆。

四季沐歌太陽能日照總代理劉祥雲,手下掌管14個專賣店,每家店每天至少售出一台,每個月營收約10~30萬人民幣。

「太陽能熱水器在日照,是很蓬勃的行業,」劉祥雲笑吟吟說,現在的收入,比以前賣衣服打工多好幾倍。

劉祥雲透露,目前市區市場已經飽和,她將把重心轉往日照周圍的鄉下,那裡的普及率約為40%。

太陽能發電貴 先專注熱水器

不過,既然要做生態城,日照為何不仿效德國太陽能城市弗萊堡,生活用電全都採用太陽能板發電,卻只採用熱水器?

「因為太貴了,」日照市台辦副主任隋林若說,其實日照也考慮過太陽能發電,但目前太陽能發電成本比煤炭還貴兩倍,日照的經濟現況還不適宜。因此採取相對便宜的太陽能熱水器,效果才更好。

日照的太陽能熱水器,售價僅約是台灣的1∕3。一次能集熱127升水的,售價約2580人民幣,200升的約賣4300人民幣。在台灣,類似的機器換算成人民幣,一台大約是9000~1萬3000元。

太陽能熱水器這麼普及,更重要的是,日照市政府下達過的一項命令:「興建新的大廈時,要一併設計太陽能熱水器的位置,一體化設計、一體化施工,」日照市規劃局副局長張守元說。

這也是為什麼日照很多新建築的屋頂,總是斜面的,方便太陽能熱水器美美地掛在上頭,像是一個建築的「頭飾」。

買屋,連帶買太陽能熱水器,這個觀念早已深入當地市民心中。隋林若甚至表示:「如果大樓沒安裝太陽能熱水器,這房子肯定不好賣。」

據日照市的測算,由於太陽能熱水器的廣泛應用,全市可減少用電量38億千瓦,減少排放二氧化碳325萬噸、二氧化硫2.13萬噸和粉塵2萬噸,居民的電費,也比以往省了一半之多。

除太陽能,也有風火力發電

除了太陽能熱水器,少數公園的路燈,也裝上了太陽能板發電,能亮一整晚。

而像風能這樣的新能源,日照也開始嘗試。在草澗村、詹埠潭村、四畝地村,日照市投資了337萬人民幣,蓋了156台風車,以風力發電,幫助農民抽水,灌溉農田。

日照不僅懂得追逐太陽,追逐風,其實,它更擅長發展循環經濟,將每個城市最頭痛的工業廢棄物,處理得妥妥當當。

場景轉換到華能日照電廠,這座投資51億人民幣的火力發電廠,偌大的廠區,有著高聳參天的煙囪,數以萬噸的煤渣,堆成一道長城似的煤牆山。

所有的建物是如此的巨大,卻有一處設施特別不一樣:長約25公尺的大水池中,四條水道浪花翻滾,空氣中瀰漫著特殊的氣味。

「這是海水脫硫裝置,」日照市環境保護局開發區分局局長費洪常介紹說:「特地從芬蘭引進的,脫硫效率90%以上。」

海水脫硫的原理是,引入海水,將燒煤時產生的二氧化硫煙氣與海水相混合,酸鹼中和後,產生硫酸鈉,再排放到大海中,不造成環境污染。

電廠的另一處,也設計了循環經濟的機關。巨大的圓艙下面停了一輛卡車,費洪常指了指艙底一個圓洞說,燃煤過後的廢渣粉煤灰,會從洞裡直接掉進卡車,再載運到水泥廠,製成輕質磚。一丁點廢渣也不浪費。

廢物最小化,接軌歐盟技術

這些低排放和零排放的裝置,源自於華能日照電廠另一個響叮噹的身分——「廢物最小化俱樂部」的會員。

故事的一開頭是這樣的:2004年,歐盟對中國展開環境領域的資助計畫,成立了中國——歐盟環境管理合作計畫(EMCP),總預算為1890萬歐元,其中歐盟出資1300萬歐元,中方出資590萬歐元。

當時選定山東日照、天津、上海和四川瀘州做為試驗區,建設生態工業園,日照的廢物最小化俱樂部因而誕生。

俱樂部的會員,以經濟開發區的大企業居多,還吸收了日照市環保局長、經發局長,共有24位會員。

廢物最小化俱樂部所構築的,是與歐盟接軌的環保技術。初期,有五位歐洲的環保專家飛來日照,指導他們怎麼做循環經濟。

發展循環經濟,廢棄物變原料

循環經濟,最通俗的理解是「把廢棄物變成有用的原料」,最大限度實現廢物的減量化及再利用。費洪常便幽默地形容,廢棄物只是「放錯了地方的東西。」

日照的亞太森博漿紙,是俱樂部的會員之一,便成功回收廢水和紙漿污泥,轉成再生水和肥料。

紙廠的廢水經過深度處理,能達到「中水」的標準。在國際上,中水是公認的第二水源,可用於廁所沖洗、灌溉園林、洗車等。再將中水透過地下管道,運至煤炭碼頭,可以噴灑於地面,防止塵土飛揚。

「紙廠不僅節省了要交給政府的排污費,還能節省水費,」費洪常算了一下,亞太森博漿紙每個月的水費至少減了1∕3。

還有處理起來相當棘手的紙漿污泥,含有大量的纖維,臭不可聞。但若是晾乾後,再添加以特殊的成分,便成了有機肥料。

日照市附近的高興鎮,為此特別蓋了有機肥料廠,面積200餘畝,由於「肥水」來源不虞匱乏,年產量可達10億噸。

有趣的是,亞太森博漿紙的生產原料,其實來自另一家公司、嵐橋集團長青木業準備丟棄的廢板材。

廢料變成原料,就像是一齣齣精彩的戲法,天天在日照經濟開發區上演。

日照,確實是個相當善於廢物利用的城市,甚至還把這一套用在城市建設上。

以銀河公園為例,這裡看上去樹青翠、花嫣然、湖水蕩漾,是個休閒好去處,但誰想得到,這裡以前竟然是採石場?

經過祖祖輩輩在這裡開採花崗岩,挖成大坑。現在禁止採石後,擺在市中心很難看,日照市靈機一動,將光禿禿的大圓洞,變身為美麗的公園,「像這樣的公園,市中心有好幾個,」趙效為說。

環保模範,環境好精英進駐

經過長達八年的努力,今天的日照堪稱是「國家環保模範城市」。

空氣品質優良率幾乎達到100%,飲用水源水質、近岸海域水質,均達到中國國家一類標準。全市的綠化覆蓋率達到35.2%,城市綠地面積達到42.4%,人均公共綠地面積更高達20.4平方公尺。

另外,全國綠化模範城市、國家衛生城市、中國優秀旅遊城市、國家節水型城市、中國人居環境獎獲得城市,均是日照的城市名片。

今日的綠水青山,已造就了日照的金山銀山。

光是今年的端午節小長假,日照就接待了64萬名遊客,去年全年總共接待了1466萬人次,旅遊總收入達81.7億人民幣,成長23.6%。

依託良好的生態環境優勢,更吸引了不少高級知識份子移居。

教授花園,是日照最出名的「產學研居基地」,有300多位的北京大學教授,選擇遷移到日照,從事教學研究。近年來,房價不斷上漲,從每平方公尺1200人民幣,升至1萬2000人民幣。

篤信「要讓城市亮起來,先讓城市綠起來」的日照,更大量種樹,還種得很有層次。馬路分隔島上的灌木,有兩種顏色,矮的是深綠,中間又冒出一叢紫色,不然就是黃綠配深綠,配色十分活潑。再加上計程車一律統一漆成「上藍下黃」,不禁讓人驚覺這是一個對顏色很敏感的城市。

最好的例子是萬平口海濱風景區,儘管遊客如織,地面上卻看不到一片紙屑。下海戲水的人們上岸了,身上的海水不免低落到地上,形成水漬。只見清潔工立刻拿了拖把擦乾,避免太陽一照,在地面曬出鹽粒,不美觀。

日照做到了一個國家好幾年都做不到的進步,更象徵中國的城市正跨入另一個新紀元。

本文出自 2009 / 07 月號

2020關鍵報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