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吶喊不足以救中國

文 / 陳平    
1989-04-15
瀏覽數 9,600+
吶喊不足以救中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凡歷史上人們對一篇作品清一色的褒貶,未必是它成敗的標誌;觀眾的冷淡才是它最大的失望。「河殤」之所以成為幾十年來海內外最為爭議的中國作品,是由於它不僅震撼了廣大知識分子和普通民眾,也震撼了上下幾千年的中華文明。這既是一種大眾傳播媒介的成功,也是一個文明變革的訊號。

長城是包袱,也是資本

很多人幻想世界上的事物可以「取其精華、棄其糟粕」的。譬如說,他們要社會主義的安全,不要由此而來的均貧;要資本主義的效率,不願因此而擔風險。換言之,他們要西方商業文明的繁榮,但不願為其付出代價。這類理論雖然美妙,但近乎異想天開。

事實上,「優點」和「缺點」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長城所象徵的「大一統」,在閉關政策下是革新進步的沈重包袱,而在開放政策下卻可以成為國際競爭的最大資本。

最近,保羅.甘迺迪所著「強權和興衰」一書,就預言美、蘇強權的衰落和歐洲、日本、中國的興起;諾貝爾物理獎學者史蒂芬.溫伯格更預言,二十一世紀是「中國的世紀」或「統一歐洲的世紀」。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