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非關奧運 京奧之前,中國經濟就已下坡

文 / 林祖嘉、曾志超    
2008-10-01
瀏覽數 29,100+
非關奧運 京奧之前,中國經濟就已下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短短兩週的奧運盛事,已經畫下休止符。然而,中國在這場四年一度的運動比賽中搶盡鋒頭,無論在比賽場外的眩麗奪目表演,抑或是國際一流的比賽場館,或者是在賽場上橫掃51面金牌,均展現出一個經濟強國的崛起。

然而,奧運結束後,許多人憂心中國是否會像多數舉辦國一樣,奧運過後經濟從此一蹶不振?本文想要探討奧運之後的中國經濟走向,首先,文章將先探討各主辦國舉辦完奧運的情況。緊接著探究北京奧運結束後是否也會發生類似的問題。第三部分,則是進一步討論影響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其他問題。最後,為台灣的因應之道。

成長將趨緩?歷來均有低谷

舉辦奧運的國家普遍會經歷所謂的「低谷效應」(Valley Effect)。奧運舉辦前幾年,主辦國積極興建各項基礎設施,旅遊業、房地產等受奧運行情推動,消費者的支出也會因為奧運熱情而增長。但隨著奧運的結束,奧運投資與觀光旅遊業快速萎縮,因此在奧運結束之後,舉辦國經濟易陷入衰退的窘境。在過去11屆中有8次令舉辦國在會後經濟成長趨緩,尤其是最近舉行的6屆奧運會中,除了舉辦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的美國外,其他舉辦國都有過這種後遺症。

根據CNN報導,1964年東京奧運會當年,日本GDP增長率達11.2%,而次年下滑至5.7%;1976年蒙特婁奧運會之後,加拿大GDP增長率從5.2%降至3.5%;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後,美國從7.2%降至4.1%;1988年漢城奧運會當年韓國GDP增長率達到10.5%,次年下滑至6.1%;1992年巴塞隆那奧運會後,西班牙GDP增長率從0.7%降至-1.2%;2004年雅典奧運會後,希臘從4.2%降至3.7%。惟一一次上漲,出現在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見表1)

發展動力多元 京奧只是其一

至於奧運的低谷效應是否亦會在中國發生?本文基於以下幾項理由,採取較為樂觀的態度。

第一、中國近年來的經濟發展與奧運投資關係不大:自2001年北京成功爭取到2008年奧運主辦權,從2001年到2007年,中國大陸平均經濟增長率達到10.5%。

與其他奧運主辦國不同的是,中國經濟成長主要動力源自於外商大規模投資、高儲蓄率、大量基礎建設、勞動生產率提升及技術能力躍進等因素,與奧運之關連性不大。換言之,即使中國不舉辦2008年奧運,經濟仍會高速增長。

第二、北京經濟對中國影響有限:後奧運經濟是否衰減,關鍵是看主辦城市GDP在整個國民經濟中所占的比例。根據瑞士信貸所整理的資料顯示,無論雅典(34.2%)、首爾(27.7%)、雪梨(24.5%)、莫斯科(23.7%)或是巴塞隆那(12.4%)在整個國民經濟中所占的比例都大大高於北京(3.6%)及亞特蘭大(1.9%)。(見表2)

同時,中國大陸為了京奧所支出的總投資為2900億元人民幣,只占2004年全大陸全年資本形成的1%不到,更何況這些支出是在過去七年之間完成的。另外,根據大陸學者的估計,由奧運支出所帶動的大陸經濟成長率不到0.5%。也就是說,其實奧運支出對於中國大陸的經濟影響其實是非常有限的。因此,本文贊同世界銀行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的觀點,其認為中國整體經濟規模大,與奧運相關的投資比重小,故中國不會出現「後奧運經濟蕭條」的問題。

第三、未來還要舉辦大型活動:中國在奧運過後的數年,還要接續舉辦國際大型活動,例如2010年的上海世博會及2012年的廣州亞運會,相關的基礎建設仍將持續進行,外界所擔憂的投資並不會中斷。

綜上所述,北京只占全中國人口的1%,經濟僅占全大陸經濟總量的3.6%,奧運雖然可能對北京經濟產生影響,但對大陸整體經濟影響不大。

內外衝擊 才是減緩主因

縱然奧運對中國未來經濟影響較為有限,然而近年來全球經濟下滑,中國內部環境亦有諸多問題,不免對中國經濟產生一些負面影響。

首先,在外在環境方面,美國發生次級房貸問題,引發全球金融市場的劇烈衝擊。又遇到原物料的上漲,尤其是原油價格的劇烈攀升,對多數產業均發生嚴重的影響,造成各國通貨膨脹壓力增大。

次級房貸造成需求面的減緩,原物料的上漲又引發供給面的衝擊。兩者加在一起,勢必導致景氣復甦時間拉長。這兩波劇烈的衝擊,已經使得全球景氣大幅衰退。中國為世界工廠,主要仰賴出口外銷至全世界,全球經濟下滑,中國經濟勢必將受到影響。

其次,中國內部也有幾項阻礙經濟成長的因素,諸如人民幣升值、勞動合同法、企業所得稅法及降低出口退稅等問題。

2005年啟動匯率結構改造起,人民幣從8.28兌換1美元,至2008年7月底已達6.86兌換1美元,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升值幅度達7%,中國大陸出口為主的產業深受衝擊。加上自去年底起,實施全世界最嚴格的勞動合同法,大幅削減優惠的企業所得稅法,大力壓縮對加工出口業的出口退稅比率,造成勞工成本遽增、勞資對立、土地成本攀升及環保要求嚴苛等問題,企業處境更是雪上加霜。據報導,在中小企業最發達的浙江,營業額在500萬人民幣以上的5.14萬家的企業中,2008年上半年有1.07萬家營運呈現虧損。在廣東地區的港商,關廠企業更超過萬家之譜,足見問題的嚴重性。

由於以上因素,中國經濟雖然不至於大幅修正,但將由高速成長轉向趨緩。早在奧運之前,中國經濟就已開始走下坡。中國今年第二季GDP成長率只達10.1%,已經連續四個季度下滑。中國大陸出口增加率在2003及04年高達35%,到2007年還能維持25%以上;但今年急轉直下,6月增加17.2%(3月更只有6.3%),累計1至7月增長22.6%,成長明顯趨緩。最新公布的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連續兩月(7月及8月份)低於50%,顯示製造業活動下降,這是該指數開始調查三年來首次下挫,反映了經濟增速減緩的態勢還未改變。

轉型升級 台灣應走的路

台灣近年來經濟的成長動力,主要仰賴對中國大陸龐大的出超數字,才對經濟成長有偌大貢獻。如今面對中國經濟成長動能逐漸下滑,以代工為主的台商又面臨人民幣升值、勞動合同法、土地與環保政策、企業所得稅法及降低出口退稅等衝擊,上半年大陸珠三角台商,已有上千家台商倒閉或停止投資,前景堪憂。7月份台灣對外貿易由出超轉為入超,即與此問題息息相關。

面對此一趨勢,本文建議台灣應該朝以下三方向調整:

第一、製造業轉向其他區域及產業:過去台商利用中國大陸廉價的人力與土地資源,大量生產價廉物美的產品,外銷至歐美各國。如今環境丕變,相關成本大幅成長,台商亦應加以轉型,始不至於遭市場淘汰。製造業應由沿海區域,移向生產較便宜的內地城市,甚至轉往越南等工資較低的國家。

另外,依照先進國家發展經驗,隨著國家經濟的發展,服務業在GDP所占的比例將逐漸提高,已開發國家的服務業產值幾乎都達七成的水準,日本68.5%、德國72.2%、台灣為71.1%、美國更高達79%。大陸服務業1979年僅占21.6%,2000年後已經成長至四成的水準,未來可望進一步擴大。台商應掌握此一趨勢,逐漸由製造業轉向服務業發展。

第二、由出口轉向中國的國內市場:台商大多以代工為主,代工產業僅需專注於擴大生產規模,降低生產成本。但其卻極易受到景氣波動所影響,還得忍受歐美品牌大廠動輒砍價,毛利率逐年下滑的窘境。台商應善加利用中國龐大的市場,適時在中國發展品牌,擺脫為人作嫁的代工宿命。

第三、政府應輔導廠商轉型及產業升級:政府應擔任台商的後盾,協助廠商轉型及產業升級。政黨輪替後,兩岸關係和緩,台灣政府應主動(或委託民間機構)至大陸各地,調查各地的經濟環境,與台商的困難。積極協助台商與中國中央及各地政府溝通,以利其在中國市場上發展。並輔導廠商產業升級,使其在中國市場邁向微笑曲線的兩端發展。(作者林祖嘉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系教授、曾志超為北京大學法學院博士候選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