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檢討台灣〉如何面對世界熱平擠 「再生能源條例」立法院6年未決

文 / 游常山、黃浩榮    
2008-10-01
瀏覽數 20,450+
檢討台灣〉如何面對世界熱平擠 「再生能源條例」立法院6年未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攸關台灣太陽能發展的「再生能源條例草案」不僅過去六年還躺在立法院抽屜裡,今年7月立院更封殺了鼓勵再生能源研發的「國家石油基金」,一口氣凍結了1∕4經費。影響所及,工研院一年5、6億台幣的研究經費將會停擺,而且一般民眾安裝太陽能也可能沒有補助。

當德國已於1990至2005年間,減少18%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遠優於「京都議定書」所要求的8%標準,高居世界第一名時;同期間台灣碳排放量卻大幅增長將近140%,也是全球第一,但卻是個令人憂心的倒數第一。

過去20年來,台灣的能源消費量與二氧化碳排放量均年年上漲。以2006年為例,台灣全年產生的碳排放高達2億7000萬公噸,平均每人排放11.87噸,高居全球16名。

若從排放部門來看,這2億7000萬噸的二氧化碳,以能源工業排放最多,比例高達61.9%;其次為工業19.9%、運輸交通14.0%。

要有效減碳,調整能源發電

「台灣的能源發電結構必須進行調整,才能有效減碳,」國內最大風力發電業者德商英華威總經理馬維麟說。

的確。根據能源局統計,2007年台灣發電量中,來自燒煤、燒油、燒天然氣的比例超過78%;而來自「無碳再生能源」的發電量中,3.43%來自水力,來自風力與太陽能的更只有0.17%。比起德國目前已經14%電力來自再生能源,差距甚遠。

台電電源開發處長余勝雄表示,雖然社會有節能減碳的共識,但除了水力外,「零碳排」的風力、太陽能發電,目前尚屬呱呱墜地的階段。

主因在於成本過高。例如風力發電機、太陽能電池板,目前在台灣的建置成本均相當高昂:一台2MW(百萬瓦特)的風電機成本要價1億6000萬台幣,還得加上昂貴的土地與社會成本。倘若裝設太陽能電池來滿足一戶四口之家的電力需求,成本也高達75萬元,平均下來一度太陽能光電的成本達15元,是台電現行電價的五倍以上。

因此若再生能源要在台灣發展起來,初期政府的補助是絕對必要的。

事實上政府也已經向先進國家取經,制訂了「溫室氣體減量法」與「再生能源條例」兩份草案。然而,兩份攸關台灣發展潔淨能源、降低空氣污染的重大法案,迄今仍在立法院的深宮裡,靜靜當著「睡美人」。不過,這個睡美人也未免沉睡過久了。

潔能減碳,行政立法歧見大

早在12年前,行政院已經對「節能」「減碳」議題,提出政策宣示。1996年行政院第四次修訂「台灣地區能源政策」時,便宣告將開發與推廣新能源及再生能源使用。而1998、2005年兩度召開「全國能源會議」,更一再重申台灣將加強對降低碳排和再生能源的技術研發與推廣。

這幾年來包括經濟部、工研院等部門也舉辦各項活動,向國人引介國外的再生能源相關技術與產品。經濟部甚至早在1999年就宣布將推動太陽能發電計畫。

近年隨著全球暖化危機擴大、以及高油價時代到來,行政院在今年8月28日也通過「能源安全策略」報告,進一步宣示降低對進口能源的依存度,希望提高國內自產的再生能源與核能比例,將從2007年的9%提高至2025年的18%。

然而,儘管行政單位忙了十多年,開會、討論、又宣示,看似虎虎生風,但只要相關法案一送到國會競技場裡,便猶如虎落囚籠、欲振乏力。

各方利益角力,法案像牛步

2006年由行政院通過的「溫室氣體減量法」草案,明訂中央機關應推動對「再生能源及能源科技發展」以達成溫室氣體減量的目標。

法案曾在去年立法院一讀通過,但隨即由於「應否明訂減碳總量目標」,而爭論擱置。

眼看今年9月立院開議,「我們已經將這項法案列為優先審議法案,應該很快就能付諸實行,」環保署長沈世宏期望本會期能通過,在2025年讓再生能源達到全台減碳8%的目標。但是能否順利通過呢?還有待觀察。

至於「再生能源條例」,細訂了政府獎勵各類再生能源業者的實質補助辦法等,堪稱未來再生能源產業的「憲法」,但是從2002年送交立法院後,其間歷經多次審議,至今仍原地踏步,未見曙光。

「因為大家都考慮很多,想要包山包海,各方的利益都想塞進去,彼此就會有意見衝突,」台電電源開發處長余勝雄講得坦白。多位官員、業者也私下表示,背後牽扯太多派系、財團的利益關係,才會「卡關」經年。

法案購回電價低,反應兩極

不過這個「再生能源條例」,草案中的若干內容也令業者抱怨連連。

例如政府購回再生能源價格太低,最令業者叫苦連天。

由於根據現行「電業法」規定,目前再生能源發電業者無法直接對外出售電力,只有靠台電依據「台電再生能源收購辦法」,以每度電2元的價格向業者購電。

「我們只期待一個合理的收購電價,」來自德國、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的英華威董事長費佛樂(Karl-Eugen Feifel)拿出世界主要國家對再生能源的購回電價資料指出,台灣的購回價格是全球最低,「加上現在各項原物料漲價,一度2塊錢根本不夠反映成本。」

馬維麟也強調再生能源對減碳的效益:一台2.3MW的風電機一年可減少的二氧化碳,相當於500公頃(約19.2個大安森林公園)樹林可以吸收的量,但是「將來如果還是一度2元的話,我們只好回去了。」

她接著指出,「台電的發電成本是每度2.9元,而收購風電只有2元,」政府似乎有意大占風電的便宜。

購回電價太低,致使業者入不敷出;然而部分人士也批評「政府補貼是圖利特定業者」,更令業者大感不平。

「這是個嚴重的誤導,」益通總經理蔡進耀反詰表示,「全世界都在這麼做,如果業者賺不到錢,誰還願意進來做呢?」

向來肩負促進各類能源產業的「乳母」角色的台電,儘管對法案本身沒有太多意見,但眼看著今年虧損1000多億、明年更可能超過2000億的局面,台電的余勝雄也不禁感慨地說:「只靠著公家單位去推動,很困難。」

除經濟補貼,更重宣導教育

除了經濟補貼,加強對民眾宣導節能減碳、再生能源的重要性,也是政府的首要任務。

「德國人從小就接受這樣的教育,對環保的意識根深柢固在日常生活裡,推動起來就容易,」蔡進耀講述他對德國的觀察。

環保署長沈世宏認同這項觀點,並指出環保署也積極在企業、學校、社區中加強宣導,以落實馬總統對節能減碳、發展綠能產業的競選政見。

全面使用安全而潔淨的能源,無疑是全國民眾的共同理想。但當再生能源僅能扮演「輔助能源」的配角時,未來台灣能源的主角該由誰出任?天然氣?核能?氫能?這無疑更是關鍵的問題所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