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理律法律事務所新執行長 李念祖 理律的無形資產

文 / 范榮靖    
2008-01-24
瀏覽數 74,300+
理律法律事務所新執行長 李念祖 理律的無形資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對台灣最大法律事務所而言,今年是一個全新的里程碑。

過去,一提起理律,總讓人想到陳長文、李光燾、徐小波三大巨頭。如今,隨著徐小波退休,陳長文、李光燾兩人逐步退居幕後,理律儼然進入新的時代。

2007年10月上旬,40多位理律合夥人、資深顧問每人一票,選出下一屆執行長。結果揭曉,從2008年元旦起,64歲的陳長文卸下理律法律事務所執行長一職,改由小他10歲的李念祖接棒。

未來,理律主要事務交由李念祖負責;陳長文專任所長,李光燾繼續擔任首席資深顧問,適時提供協助。

出線靠形象,攻憲法捍人權 

令外界好奇的是,李念祖為何脫穎而出?

在理律,論收入貢獻,他排不上前十名;論和企業的關係,他也表現平平。

但論公益、論形象,他卻在法律同輩中遙遙領先。

「他的當選實至名歸,沒人比他更適合了,」李念祖大學同學,現為理律資深顧問劉瑞霖由衷地說,李念祖對人權的奮鬥、對公益的付出,這些無形資產帶給理律遠比有形收入更重要。

李念祖,現年54歲,個子高大、聲音洪亮、體力旺盛,做起事來總是全力以赴,衝勁十足。

他的手中時常戴著哈佛畢業戒指,上頭鐫著哈佛校訓「VERETAS」(拉丁文,意即真理),胸前領帶也印著數個同樣校訓,恰巧與他一生都為基本人權這個真理打拚,相互呼應。

在法律界,李念祖是少數主攻憲法的律師。舉凡言論自由、平等權、參政權、財產權、工作權等,都是他捍衛的基本人權。而且經常無酬勞為弱勢付出,也經常無酬勞參與大法官釋憲工作。

2000年大法官釋字第509號解釋,就是他辦理的眾多案子之一,台灣新聞自由從此向前跨一大步。

往後,媒體工作者依其所得資料進行報導,只要有相當的確信所言為真實,縱使不能證明其為真實或事實上非真實,也不能認為媒體涉誹謗罪。

「憲法包含基本人權、政府組織兩大部份,並非遙不可及,而是一門實用之學,和日常生活息息相關,」李念祖認真地說。

投身修憲,出任公會理事長 

因為憲法專業,他參與了1980年代修憲工程;之後,國民黨推薦他出任第二屆國民大會不分區代表。

2002年,他又因投身公益許久,當選台北巿律師公會理事長一職,持續推廣法律改革工作。

「律師這個行業,每人不免自負,他能獲得各界認同,很不簡單,」李念祖的台大法研所同學,現為永然法律事務所所長李永然觀察。

同是哈佛校友的陳長文稱許,「對我而言,念祖是位青出於藍、爭氣的法律人;對理律而言,是位傑出企業家法律人。」

李念祖畢業於東吳大學法律系、台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哈佛大學法律學研究所(LLM),專業訓練扎實。

整個教育過程,啟蒙了他對於憲法的認知,也為他開啟不一樣的人生道路。

原本,他對於法律系並無太多想法,只因阿姨、姨丈都是法律系畢業,加上性向測驗也測出他適合主修法律,才選法律系。

恩師李模,教學業與做人 

直到大四升大五那年暑期工讀,他開了竅。

當時,他到司法院行政部(法務部前身)工讀,整理民法總則相關書籍,意外發現,短短100多條文,卻有30多本書籍探討這個領域,每本見解又都不同。

他一本一本翻閱,一本一本比較,才瞭解到法律並非一成不變,從不同角度切入,就有不同答案,他整個人像打通任督二脈,境界更上層樓。

其中,他特別佩服前教育部次長、經濟部次長李模撰寫的版本。因此,大五那年,他跑去旁聽李模在東吳所開的四門課程,也經常在課堂上提問。

李念祖學弟,現為東吳大學法律學院院長潘維大回憶,當年他大一,李念祖大五,每次李念祖一問問題,就知道是真的下了苦心鑽研,很有深度。

李模影響李念祖不只學業,還包括做人處事道理。

1922年出生,哈佛法學院碩士畢業的李模成名很早,在36歲那年,已完成當律師兼教授心願。

但這時,李模卻發現學無止境。後來,他成立務實法學基金會,也和有志之士共同成立法治建設基金會,致力推動台灣邁向民主與法治的國家。 

在課堂上,李模循循善誘學生,也常講他在哈佛求學的經驗,不要只以當上律師為目標,必須思考能為社會貢獻什麼。

這些談話對已是大五的李念祖影響甚深,也在他心中埋下日後專研憲法的種子。

人權理想,決定主攻憲法 

1970年代末期,李念祖就讀台大法研所期間,適逢中美斷交、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等事件,台灣遭遇前所未有的外交困境,更加深他想要有所奉獻的心。

李念祖清楚記得,憲法教授翁岳生在課堂上告訴他們,台灣想要走上法治社會,必須依靠憲法及司法體制兩大基石才行。

他於是決定主攻憲法,為社會盡一己之力。「到了美國哈佛大學,我更確定這樣的想法,選修不少相關課程,」他的眼光望向遠方堅定地說。

但同樣鑽研憲法,他卻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矢志成為一位憲法律師。「憲法不是存在學術殿堂,而是真正付諸實用才有意義,」他再次補充說。

但這不是個容易的決定。通常,主攻憲法的人,大都從事學者工作,因為成為憲法律師,緊接而來會面對生計問題。

李念祖的台大法研所同學林子儀,同樣主修憲法,現為司法院大法官,在20多年前,一聽到他想當憲法律師,開頭第一句話就提醒他,「你會餓死哦!」

林子儀的這句當頭棒喝,李念祖倒不是沒有想過。

他退而求其次,在憲法之外,又選修仲裁相關知識,當作他的另一專長。

他的想法是,平日以仲裁做為主要「謀生」技能,關於憲法議題,可從經濟案件著手,釐清經濟法律抵觸憲法之處。

為老兵重婚,大法官釋憲 

但出乎他的意料,經濟案件聲請大法官釋憲並不多。1980年代末期,他在理律接到的第一個案子是和老兵重婚議題有關。

那時,按照民法規定,有配偶者,不得重婚。但因大環境使然,不少從大陸撤退來台的老兵,在大陸已有元配,來到台灣,為了傳宗接待,不得已又娶妻生子。

為此,李念祖接受當事人申請,提起大法官釋憲,希望解決這個困擾已久的問題。

大法官做成釋字第242號解釋指出,國家遭遇重大變故,使得夫妻相聚無期,有不得已因素存在,與一般重婚事件不同。

接著,他又幫知名作家劉俠參與立委選舉一案,申請釋憲。

1989年,僅有國小學歷的劉俠,想要參選立委,但動員戡亂時期選罷法第23條卻規定,立委候選人必須高中以上學歷。

李念祖認為選罷法規定違反憲法賦予人民的參政權,提起釋憲,但事與願違,大法官並不採納他的想法。

反對死刑,國家無權力殺人 

失敗其實是常態。李念祖在申請釋憲的道路上,並非一帆風順,甚至對於死刑這個刑罰,太太也不贊成他的看法。

他反對死刑,原因在於殺人的行為既然不對,國家又有何權力殺人,況且被判了死刑,日後卻發現誤判,再也無法彌補。

但他的太太卻不以為然,因為她差點身受其害。

十多年前,他太太在回家路上,突然遭到騎乘機車的歹徒襲擊,臉上被劃一刀,滲出血來。如果歹徒還有後續動作,她的性命可能不保。

李念祖聽聞後,馬上放下手中工作,趕往醫院;之後,也陪她接受淡化疤痕整型手術。

因此他的太太對李念祖反對死刑,始終無法理解。她不解,她已遭受如此傷害,為何李念祖仍是固守己見,不曾改變立場。

之後,他們不斷溝通,李念祖僅在情感上站在太太這邊,但理性卻沒有退讓,依舊反對死刑。

這些年來,類似事情不勝枚舉。儘管不同聲音不停環繞在他四周,他卻始終堅持心中真理,反對死刑、反對戰爭、反對換身分證要按指紋、也反對入境美國按壓指紋,他還一度拒絕前往美國,處處流露對人道的關懷。

「他是個理想主義者,認為不對的事會據理力爭,」理律合夥人宋耀明從旁觀察。 

多年前,李念祖義務幫一位死刑犯辯護。他發現這位當事人並不識字,也不懂筆錄全文意思,卻在筆錄上簽下名字。

他在法庭上,主張這份筆錄不應算數,而法庭辯論過程也應全程錄音、全文記載在筆錄上,而非僅是摘錄重點紀錄而已。

最終,法官根據現行刑法沒有規定,不接受他的主張,但他不就此作罷,繼續推動改革。

思考無框架,個案重於通案 

深受英美法影響的他深信,個案正義有時應該比制度更為重要,難道個案都因制度不善,而被犧牲嗎?

所以他認為,大法官應該個案審判,而非只做通案解釋。

也因他不受現行法律框架影響,「看待問題都會回歸原點思考,屢屢產生創見,在理律又被稱為『創意總監』,」理律資深律師蕭偉松欽佩地說。

近年來,理律處理數件公共工程營建官司,卡在原物料能否漲價問題。按照私法自治原則,如果合約沒有載明可以漲價,營造廠商難以漲價。

但李念祖卻有不同見解。他分析,公共工程建案涉及公共利益,如果拘泥條文,屆時營造廠商倒閉,勢必重新發包,新的價格一定調漲,何必多此一舉。

李念祖看待問題,一向有他獨到見解。

例如,大法官釋字第371號指出,憲法效力高於法律,法官於審理案件時,對於應適用的法律,認為牴觸憲法,應許先行聲請大法官解釋憲法,以求解決。

但問題是,「如果法律明明違憲,法官卻不認為違憲,直接引用審判,產生的問題,誰來負責?」他反問。

千手觀音,一天當48小時用

由於深刻體認,現實情況距離他心中落實基本人權社會,還有一大段路,李念祖在律師工作之餘,也時常在媒體闡述己見,撰寫書籍、發表論文,更前進校園教學,傳播他的人權理念。

在課堂上他時常苦口婆心對著台下同學說,他不期望每位同學都能接受他的想法,但至少學生在上過他的課後,知道有他這樣一派說法就夠了。

大法官林子儀欽佩地說,李念祖為了發揚人權思想,在繁忙工作之餘,不曾荒廢學術,不僅升等教授,也出版三本案例憲法專業書籍,執行力一流。

「他的一天好似48個小時,同時做著許多工作,時間管理能力超強,」理律劉瑞霖觀察。

或許,正因如此,他的言行舉止沒有其他知名律師給人高高在上感覺,反倒處處顯得謙卑。

對待同仁,他也不太有架子。關心每位同仁生活,和他們打成一片,也時常邀請他們去到家中做客,每位同仁也樂意和他分享心事。即使同仁離職,他也一定抽出時間面談,深入了解箇中原因,有時更談了三、四次。

在年終尾牙,他也男扮女裝,打扮成一位太后,取悅同仁。

人的願有多大,力量就有多大。接下執行長一職,李念祖的心情沒有太大起伏,只知責任更重,也將繼續為他一生奮鬥的人權理想打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