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最具競爭力的區域 北歐五國熱

文 / 林孟儀    
2007-09-28
瀏覽數 56,950+
最具競爭力的區域 北歐五國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到北歐,你會聯想到什麼景象?冰河、峽灣、不毛的北極圈、皚皚雪峰、狹長的國土、漫長的永夜、世界僻遠的另一頭……。

但是這樣地處高緯,氣候嚴寒,頗有遺世獨立之姿的艱困環境,卻已成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區域,孕育出各項實力遠勝過美國、西歐大陸甚至亞洲新興國家的北歐五國——瑞典、芬蘭、挪威、丹麥、冰島。北歐五國,像是全球化經濟下的模範生,在各種國際評比排名榜,無不輪番掄元、名列前茅。

全球競爭力

在經濟競爭力上,北歐五國經常領先世界各國。世界經濟論壇(WEF)的2006至2007年全球競爭力排行榜,芬蘭、瑞典、丹麥囊括第2、3、4名,挪威和冰島則分占第12和第14名。

在此之前,芬蘭其實曾經連續三年奪冠。

■人均GDP

而挪威更是在最近幾年內,快速竄升為全球國民平均所得最高的國家,約6萬美元(約台灣的四倍)。

■最佳商業投資環境

《經濟學人》今年評選的「最佳商業投資環境」,第1名是丹麥、第2名是芬蘭,瑞典是第11名。

■科技創新力

在科技創新力上,北歐五國也是遙遙領先。而經濟學人信息部(EIU)調查2002到2006年全球最具創新力的國家排行,瑞典、芬蘭、丹麥分別是第4、5、7名,台灣位列第8。

■幸福國家

在生活品質上,儘管大自然條件惡劣,每年有半年冰天雪地,但還是由北歐奪冠。聯合國2006年選出的全球最適合居住的幸福國家(人類發展指數最優國家),依健康生活、知識水平、生活水準三項指標做評比,除了已經連續六年奪冠的挪威繼續蟬聯榜首、第2名是冰島、另外北歐三國也都在前15名內。

■最適合人居

而就在今年9月22日,《讀者文摘》(Reader’’s Digest)調查發表的世界上最綠、最適合居住的城市,結果瑞典的首都斯德哥爾摩、挪威首都奧斯陸分居冠、亞軍;丹麥的哥本哈根則排第10。而台北排到第67名,北京則是吊車尾,第72名。

■快樂指數

近年來快樂指數也成為衡量一個國家競爭力的指標,北歐依舊不落人後。

去年英國萊斯特(Leicester)大學教授懷特(Adrian White)公布的「世界快樂地圖」報告指出,丹麥在全球178個國家中,快樂指數最高;其他北歐四國也都在前20名內;台灣則遠遠被拋在第68名。

■政府清廉度

北歐政府清廉度也居冠。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發表的「2006貪腐觀察指數」報告也歸結出,北歐五國的政治清廉度表現優異,芬蘭和冰島並列第1,北歐其他三國也在前8名內。

這一張張的「獎狀」,無不反映北歐國家不僅有經濟競爭力、企業界富創新力、人民生活快樂、環境又適合人居,要說「世界最強的競爭力在北歐」,一點也不為過。

但是,為什麼這地處世界角落的五個小國,今天能夠成為全球聚光燈下的國家競爭力標竿呢?

國際觀/五國總人口2500萬,天邊海角卻胸懷全球

北歐五國論大小,除了丹麥面積4萬3000平方公里,比台灣還大一些之外,其餘四國的面積都是台灣的好幾倍。他們之所以謙稱自己是「小國」,主要是因為人口單薄。人口最多的瑞典900多萬人,最少的冰島甚至只有31萬人,五國人口湊一湊,只比台灣2300萬人多200萬人。

因此,北歐五國人民一直以來的心態,總認為自己來自蕞薾小國。

曾在挪威軟體公司工作兩年、將北歐知名設計家飾引進台灣而掀起北歐熱的北歐櫥窗總經理黃世嘉便提到,他曾經遇到一位丹麥女士,謙遜地自我介紹:「我來自丹麥,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丹麥這個國家?」

正因為自認小國寡民,北歐五國非但沒有鎖國,反而不亢不卑,更加意識到必須張開雙臂擁抱全世界,不能自外於全球化經濟。

若是追溯歷史,北歐五國其實是世界上最早國際化的區域。距離現在1200年前,祖先維京海盜已經從北歐開始往外航行探索;他們是海盜、也是國際商人,從阿拉伯、西歐帶回許多珍奇珠寶。

在《維京宣言》(The Viking Menifesto)一書中,兩位作者史崔德(Steve Strid)和安迪森(Claes Andréasson)提到,生長在蕞薾小國的北歐,應該是缺點,但因為人口少,本土市場小,愈能激發往外看的動機。這使得北歐五小國都非常國際化;例如,人民學語言很快、採用新科技很快、融入其他文化也很快。

人民平均講「三語」,小學生腦力國際化

黃世嘉就指出,北歐五國人民平均都會「三語」,除了自己國家的母語,還精通英語,再學習另一種歐洲語言做為第二外語。

芬蘭人便認為,芬蘭只有527萬人口,沒理由讓外國人遷就芬蘭語,自己反而應當主動學習英語等外國語。

《遠見》採訪團今年8∼9月間在瑞典訪問時也發現,瑞典並沒有本地的英文報紙與刊物,當地人碰面時也是說瑞典話;但是碰到外國人,一轉身竟都能說流利的英文,令人訝異到底他們的英文教育是怎麼做的?

其實早在1849年,瑞典便指定英語為高中學生的必修課,1940年,英語更成為全國學生的必修外語。英語和德語是今天瑞典常用的商務語言。

國際化的教育,語言只是一環。從小就奠定人民的世界觀,也十分重要。

在吳祥輝的《芬蘭驚艷》一書中提到,芬蘭的教科書經過高度的美學與國際化整合,教科書的封面和內容設計,頁頁宛如精品,若是擺到台灣的誠品書店販售,一點也不突兀。

吳祥輝還舉例,芬蘭三年級的數學教科書裡教減法,不用小明、大華當題目,而是放上加拿大多倫多電視塔、芬蘭鐵塔、馬來西亞雙子星塔、台灣明年在高雄將完工的亞洲大廈等建築物與標高,來當演算案例。

同樣的數學課本裡,書裡畫上十面不同國家的國旗,甚至包括台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請小學生算出顏色比例。

一道道數學題,除了學習傳統數學,同時也為芬蘭孩子打開一扇國際視野,奠下國際公民認知的一塊基礎。

擴張多國語言,開拓世界觀,讓北歐人民能迅速適應異地生活文化,容易獲得豐富的跨國工作經驗,企業則便於延伸跨國觸角。

例如,過去幾年,比台灣許多縣市都還要小、只有31萬人口的冰島,國內的大企業諸如包格零售集團(Baugur)、冰島銀行(Kaupthing Bank)紛紛向海外投資,成為收購英國綠洲服飾(Oasis)、惠塔集團(Whittards)等眾多企業的大股東,冰島企業甚至已經被視為逐漸掌控英國零售業的幕後大金主。冰島企業來勢洶洶,因而還上了各大英文主流媒體的版面。

經濟體/深耕教育及研發,知識經濟取代資源倚賴

其實過去十多年來,北歐五國也面臨傳統產業因成本考量,而外移東歐、印度和中國大陸的問題。為了成為仰賴知識的經濟體,北歐五國莫不積極投資於高素質的教育和創新研發。

根據歐盟統計,1995到2004年,北歐各國的研發支出,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重傲視全球。

例如,瑞典的研發(R&D)支出比例高達3.7%、芬蘭為3.5%、冰島2.9%等,五國的研發支出比例,不僅都高於歐盟25國的平均值1.86%,更超越英、美、德等大國。芬蘭更喊出,2010年,研發支出會達到4%的目標。

芬蘭前總理利波寧便曾直言,芬蘭從一個仰賴資源的國家,發展為仰賴知識的國家,就是教育和投資於研究發展的結果。

丹麥北方有一個奧爾堡(Alborg),是無線通訊網路的研究重鎮,包括芬蘭的諾基亞、德國西門子、韓國三星等國際重要通訊業者,在市場激烈競爭之下,仍都願意加入這個共同研究聚落。

奧爾堡大學無線電通訊軟體中心主任寇奇(Peter Koch)表示,共同研究是希望吸引國內外人才,相互激盪創新的想法,以補丹麥傳統產業外移的空洞化危機。

事實上北歐的科技實力,從電信、重工、軍事科技、汽車業等,近百年來一直很強,例如Ericsson、NOKIA、VOLVO、SAAB等品牌早就世界聞名。加上持續不斷的研發能量,北歐五小國的競爭力,正是來自開放取勝的大格局,與不惜投入研發經費的深耕策略。

價值觀/高稅賦、高福利,從搖籃到墳墓全都顧

在北歐,一杯咖啡和一份三明治,要價約新台幣400元;坐一趟計程車,車資可能破新台幣1000、2000元。而北歐人的所得,平均有一半會變成政府稅收。

台灣人民鐵定鬧革命、上call-in節目怒罵的高物價、重稅收,北歐人卻似乎甘之如飴,還能「快樂」得起來,這也令其他國家相當好奇。

其實,北歐五國是典型的社會福利國家,高所得、高稅賦,卻也高福利。

因為北歐政府拿了人民的血汗錢,甚少傳出貪汙、腐敗,反倒建立了殷實的社會安全網,一手照料每位國民從搖籃到墳墓的過程,大體實現了〈禮運大同篇〉裡幼有所養、老有所終的烏托邦境界。

從北歐國內的許多相關調查都不難發現,他們快樂的泉源,都不外是抽象的家庭、健康、友誼、信任感等因素,而不是擁有大筆的財富。

例如,九成民眾都自認生活得很快樂的挪威,於1980年代末期經濟不景氣時,和1990年代經濟快速成長時相比,快樂程度沒有什麼差別。

因為,北歐人民的快樂,並非來自於金錢,或許該說是來自於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所帶來的生活安心感。

吳祥輝在《芬蘭驚艷》書中提到,芬蘭約三成的國家總預算,使用於社會福利。

而芬蘭的學齡兒童,平均每年領取1萬歐元的政府補助,到24歲前平均每人花費的國家社會福利經費,超過16萬歐元(相當於新台幣740萬元);幾乎可說終身免費教育,教育支出只占家庭支出的1%,教育支出都由政府一肩攬下。

又如挪威人,每週工作約38小時,每年享有五週休假,婦女帶薪產假長達九個月,退休後的養老金可達原薪水的七成!

主持多次國際評比的哈佛大學教授沙克斯(Jeffery Sachs)便指出,課重稅是北歐國家的特色,但重稅之所以沒有使北歐五國經濟崩潰,主因在於政府對於稅收運用十分有效率,投資於研究發展,以及給人民良好生活環境上,也間接使得人才不想離開。

主持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排名調查的經濟學家羅裴茲克拉洛斯(Augusto Lopez-Claros)表示,北歐五國因為「總體經濟環境健全,公部門透明又有效率,政府預算與施政優先順序十分吻合,」所以才能屢屢在競爭力評比上名列前茅。

政府人民集體決策、一起前進,不打口水戰

北歐五國自然環境多是森林密布、湖泊眾多,大部分時間氣候嚴寒、地力貧瘠不利農作,甚至是半年永夜。嚴酷的環境除了養成小國的危機意識,更影響集體決策的傳統,還有女性也必須出力,撐起半邊天的平權觀念,以及愛好自然的和諧價值觀。

黃世嘉以在挪威的工作經驗指出,北歐人相當重視集體決策,政府與民間企業皆然。

儘管開會決策過程冗長,不過一旦經集體共識決策通過,全體就朝著既定方向前進,不會再有異議,相當有效率。

「你問我北歐的DNA是什麼?我想其中很重要的一條是,政府與民間之間,一直是開放討論、取得共識、互相合作的,」瑞典VOLVO汽車政府關係聯絡人尼可拉斯(Niklas Gustavsson)就舉例,當瑞典政府提出汽車業發展環保車的遠景時,瑞典的汽車產業就跟政府討論個別該分頭進行什麼,絕對不會跟政府吵來吵去,「那政府先做加油站,先開發替代能源,我再來做汽車!」這種「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爭端並不會出現。

也許是因為自然環境嚴苛、資源有限,北歐企業相當講究效率與以小博大的精神。

例如冬天需要許多暖氣,但是能源有限,因此北歐人一直積極研發省能住宅,窗戶從一層玻璃、兩層、到現在幾乎都是三層,甚至瑞典人已經積極在研發連暖氣都不需要的房子。

黃世嘉也觀察到,北歐企業普遍相當重視效益、效率,懂得用很少的人力,創造最大的營收,或是以最精簡的方式如外包,為企業獲取最大利益。

男女平權、尊敬自然、簡約設計的北歐風格

另外,根據世界經濟論壇評比顯示,北歐五國正是全世界前五名男女經濟差距最小、女性被賦予權利最高的國家。

1906年,芬蘭女性就有投票權,僅晚於紐西蘭。2000年,何樂仁(Tarja Halonen)當選芬蘭史上第一位女總統。

2005年,全世界有九個國家,前一年所當選或連任的國會議員,超過三成是女性,而挪威以37.9%居首。

北歐的自然環境雖未必利於謀生,但壯麗的天然景觀,卻深深烙印在簡約、質樸、優雅的北歐設計風格(Nordic Style)中;不論是銀器、瓷器、玻璃或家具家飾產業,都孕育出無數的澄澈心靈與至簡至雅的傑作。

北歐國家酷愛自然、不愛名牌的性格,使得全球最大奢侈品製造商LVMH集團,遲至2006年,才正緊鑼密鼓地進軍挪威首都奧斯陸,在人均所得早已極高的北歐,開出第一家Louis Vuitton專賣店。

黃世嘉點出,1990年代冷戰結束,社會走向知識經濟,人們普遍衣食無虞後,追求個人風格、身分象徵的「品味」風潮開始興起。

再加上近年來流行的樂活、慢活風,北歐設計的簡潔、自然、回歸人性的特色獲得矚目,在美國、亞洲等地,帶動了北歐設計與消費熱。

政治低調,強鄰夾縫中智慧求生

在外交事務上,北歐五國積極加入歐洲整合,但政治立場中性,尤其是芬蘭的政治低調,值得台灣借鏡。

芬蘭和台灣的處境頗有相似之處,分別位處於強權俄國和中國大陸旁。

曾被俄國統治108年的芬蘭,史上還曾發生過三次的芬俄戰爭,屢屢淪為俄國附庸,但如今芬蘭卻深諳將歷史淵源轉化為資產的道理。

近幾年,俄國經濟好轉,芬蘭也和台灣一樣,面臨一個崛起的鄰近強權。

芬蘭的做法是將過去和俄國往來的經驗值當作優勢,將自己定位成最瞭解俄國市場的國家,打出「想要轉動俄羅斯輪盤嗎?歡迎和芬蘭攜手合作」的誘人口號。

開放的心胸、創新的腦力投資、公部門的效率,以及低調務實的政治手腕,都是台灣所缺乏、北歐卻賴以開創經濟利基的小國大智慧;讓世界角落的小國,雖然地處偏遠,卻不孤懸,依然能成為世界舞台上的要角!

本文出自 2007 / 10 月號

在北歐看見2020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