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9.新實踐〉夢想旅行杜蘊慈+黃惠玲 不上路,不知成吉思汗草原豪情

文 / 林妙玲    
2007-07-01
瀏覽數 19,600+
9.新實踐〉夢想旅行杜蘊慈+黃惠玲 不上路,不知成吉思汗草原豪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嗨!三年後,你要不要和我去很遠的地方旅行啊?」

如果有朋友丟下這句話,你會怎麼回答?絕大部分的人可能興奮地點點頭,然後三年過了再三年,都還沒有啟程。

然而,杜蘊慈和黃惠玲兩人,卻在十年內已經到過很多個「遠方」,不僅一起旅行、一起出書,還把夢想從旅行延續到創業路上,一同創立英語補習班。

十年內,杜、黃兩人走過古絲路,也曾跨著成吉思汗的足跡前進,相繼出版《地圖上的藍眼睛》《迭里溫.孤山》,前者四年內連十刷,並得到獎項肯定。

這兩個看似平凡的台灣女子,為何不惜千辛萬苦,來兌現自己開出的夢想支票?

一個夢想,天塌下來也要去

39歲的黃惠玲與37歲的杜蘊慈,是很不一樣的兩個人,勉強稱得上共同點的,大概只有那份對旅行的嚮往。

1995年,相約三年後的絲路之行,竟然真的實現。

歷經五個月、2萬7000公里,從初夏到深秋,從島國台灣到海拔4100公尺的天山北阿克蘇山口,從北京到莫斯科,這場橫斷歐亞大陸的冷僻路線,台灣從沒人走過,旅行資料也極難蒐集。

從醞釀想法到真正成行,中間不是沒有過掙扎、也充滿了阻礙。黃惠玲的父親甚至一度想斷絕父女關係,藉此阻止女兒拿生命開玩笑;杜蘊慈則一度考慮預立遺囑。

然而,從小喜歡看地圖的杜蘊慈,執意要親自造訪廣袤大陸,回溯千年前駱駝商隊走過的古絲路。黃惠玲也橫了心,告訴自己「有夢就要去實現,天塌下來,大不了被壓成肉餅」。

1998年,相繼離職的她們,一個人各揹20多公斤行李,走出公司與住家之間的兩點一線。

一路驚險,追尋成吉思汗草原

「不要因為路遠而躊躇,只要去,就必到達!」一統蒙古帝國的成吉思汗曾這樣說。

800年後,杜蘊慈與黃惠玲實踐了這句蒙古古諺。

由於途中需要經過中國、俄羅斯、中亞三國、蒙古、新疆等地,簽證難度相當高,杜、黃兩人在與各國接洽好後,幾乎是邊走、邊辦簽證,行程只要一個銜接不起來,旅程就會拉長。

她們幾乎不搭飛機,大都是搭車、鐵路、坐船、騎馬與走路,但也因此多出了許多驚險時刻。

因為票務疏失,七天七夜的西伯利亞鐵路之旅,前幾天她們都在「跑路」,躲避查票員的追查,所幸有鐵路上各國人士的幫忙,最後躲在火車上俄羅斯駐軍的包廂中。

等她們平安走出包廂,竟發現「所有包廂的服務人員,都站在走道上打暗號,為了我們兩人,還真是牽連甚廣。」說至此,黃惠玲眼裡還閃著歷劫歸來的驚喜神色。

一望無際,藍天與綠原的感動

兩人最記得的,是坐火車進入蒙古時的景象:夜半的流星不斷自天際殞落,清晨時則見到戈壁邊緣的日出,當時飄散在曙光中的沙子,慢動作展現不同的色澤與姿態。還有,蒙古的藍空與綠原,真的叫做「一望無際」,令長在台灣的兩人視野一下失了焦,竟然暈起頭來。

「一輩子可能就只去這麼一次」的心態,讓杜蘊慈與黃惠玲完成了1998年的壯舉,但蒼茫的蒙古草原卻具有一種魔力,呼喚著人們。

2004年、2006年,杜、黃兩人二度、三度返回外蒙古,循著《蒙古密史》的記載,一路探訪800年前成吉思汗出生、成長的地方,瞭解到一統草原子民的遺跡軼事。

「蒙古最迷人的,就是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鐵木真在時應該就是這樣子,」做足功課的杜蘊慈,面對著蒙古亙古以來的藍天白雲、草原丘陵,總有能力遙想當年草原上的萬馬奔騰與兒女豪情。

原本她以為鐵木真的出生地,應該有一座「突怒嶔然」的孤山,才襯得起可汗的氣勢,真的去到傳說中的「迭里溫.孤山」時,竟發現只是額嫩河旁的一座小丘。

但,當她再看到自水邊綿延出去的大片豐美草原,終於恍然大悟,「鐵木真之所以成為成吉思汗,就是因為他像這片土地一樣,寬廣、包容,讓人感到他能給予無窮的一切……。」

阿富汗,是這兩個台灣女子的下一個計畫。她們的勇氣與熱情,讓夢想有了燃料,也讓自己活得地闊天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