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2.新接觸〉生態旅遊 郝龍斌遊亞馬遜,引動大省思

文 / 王一芝    
2007-07-01
瀏覽數 13,750+
2.新接觸〉生態旅遊 郝龍斌遊亞馬遜,引動大省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3年底,因反對環評列入公投,辭去環保署長一職的郝龍斌,接到一通來自巴西亞馬遜大學魚類學教授趙寧的越洋電話。

趙寧是郝龍斌多年老友,東海大學生物系畢業後,就出國研究魚類,長年定期到亞馬遜河進行調查,當時的他,正發起「Buy a fish, save a tree」(買一尾魚,救一棵樹)活動,於是邀請郝龍斌,跟著他到當地觀察生態。

雖然郝龍斌學的是食品科技,在兩年又七個月推動大小環保政策的期間,早就累積了關懷環境的熱情,自然對身為世界最大熱帶原始林,水量又占全球水流量20%的亞馬遜河神往不已。

正巧當時他的好友、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徐仁修,又送了一本撰寫自己到亞馬遜河冒險經歷的書《亞馬遜河‧探險途上的情書》給郝龍斌,更加深他非去不可的決心。

十日亞馬遜,驚豔珍植稀獸

隔年1月,郝龍斌帶著太太以及一群教授朋友,飛到位於巴西亞馬遜河下游、接近出海口的大城瑪瑙斯(Manaus),跟著趙寧坐船溯河而上,體會為期十天叢林與河水的故事。

三年之後,坐在台北市政府11樓接受採訪的郝龍斌,仍忘不了當年對亞馬遜河的第一印象,「亞馬遜哪裡是河?根本就是海!」

只不過,叢林裡大量落葉掉到水裡腐爛,把一整條河的水染成黃褐色。

大多數時間,郝龍斌會跟著熟門熟路的趙寧,捨棄20人坐的研究大船,改搭小舟循支流深入叢林,兩岸密林莽莽,茂盛的樹葉鋪天蓋地而來,導致支流區域密不通風,空氣十分悶熱,也見不到陽光。

也許正因為遮天蔽日,那一次的生態之旅,郝龍斌見識到各種稀奇古怪的植栽花木以及珍禽異獸。

例如,手掌大的蜘蛛、五彩繽紛的鸚鵡、拖著白羽毛尾巴的昆蟲、長滿刺針的奇樹等……,整條亞馬遜河熱鬧非凡,果真是名副其實的動、植物天堂。

郝龍斌說,雖然這十天只在河面上行走,卻一點也不會膩,「每天有一大堆新奇的事情發生,是一趟非常快樂的生態之旅。」

一向被認為嚴謹、理性的郝龍斌,曾毫不考慮地跳下河,和擠滿河面的食人魚一起游泳,也曾站了一、兩個鐘頭,等著睡蓮從花苞綻放成花朵,甚至乘著小舟夜探鱷魚窩。

他形容,在黑暗中,大鱷魚們領著十幾隻一尺長的小鱷魚團團圍住小船,牠們的眼睛就像紅色燈炮般,惡狠狠盯著研究船上所有人。

「只要你不攻擊牠,牠就不會主動攻擊你,」面對現場「那豈不危險」的質疑聲,郝龍斌一派輕鬆地說,自己還不只一次把小鱷魚抓上船來玩。

據說,地球上已知的動、植物約有150萬種,但生物學家預估還有100萬種藏在亞馬遜河內,尚未被發現。

這些珍稀的動植物讓郝龍斌驚豔,卻沒真正動心,反倒是沿岸的住民,改變了郝龍斌接下來的人生。

探訪遊牧小孩,體會朋友真諦

他記得,有一天傍晚,登岸探訪一戶當地住民,20歲的爸爸、16歲的媽媽、一個3歲小孩,加上一個剛出生的嬰孩,他們一家四口,唯一的家當就是一艘七尺長、兩尺寬的獨木舟。

郝龍斌觀察,他們不是居民,而是遊牧民族,因為沿河覓食或捕魚求售的他們,夜裡就是擇一處靠岸搭帳篷或吊床過一晚。

當大人們忙著升營火,以及在兩樹之間掛上網床準備過夜,一旁的小孩好奇地跑來跟郝龍斌玩耍。

郝龍斌看他們只圍一塊布,什麼都沒有,便主動把身上可用的東西全送給他,包括運動衫、短褲、手電筒等,最後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條泳褲。

那個小孩很開心,轉身跑回他的小吊床,東翻西找,拿出一副食人魚的牙齒遞給郝龍斌,後來他搔頭想一想,又回頭跑回樹林,再拖出一大串每根一尺長的野生香蕉送給郝龍斌。

直到現在,郝龍斌仍記得那個小孩笑著拖住他的腿,不讓他回船上的表情。

「原來他需要的不只是我的東西,而是一個朋友的平等對待,」郝龍斌恍然大悟。

環保佑子孫,急待拯救雨林

近幾年來,國際媒體紛紛以大篇幅報導,亞馬遜河叢林目前正以每年一個台灣的面積消失中,保護亞馬遜河生態的行動是刻不容緩。

但是,「如果保存了完美的生態環境,卻仍有許多苦難無助的人,富裕者和他們沒有善意互動,沒有真誠關心,那麼再完美的環境,也是無情的世界,」郝龍斌心有所感地說。

這趟亞馬遜河生態之旅,也改變了原本希望在辭去環保署長後,好好享受人生的郝龍斌。

回國之後,他心想「人不能就這樣過下去!」於是當時不想從事公職的他,轉而投入紅十字會,「保護環境是為了讓子子孫孫過得更好,當然要做,但現在人過的不好,你能不幫助他們嗎?」他反問。

其實早在幾年前,歐美就已興起生態之旅,旅遊達人查理王說,那是全球人類面臨諸多自然浩劫後,對大自然反動後的一種省思。

眼看台灣旅行社陸續推出南非等生態之旅,代表這股風潮也開始在台灣萌芽,「有時候到外面看看,回來後會更珍惜台灣現有的環境,」郝龍斌樂觀其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