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號

專訪 日本建築教父黑川紀章 改造日本,光靠建築還不夠

文 / 楊瑪利、藍麗娟        2007-07-01
專訪 日本建築教父黑川紀章    改造日本,光靠建築還不夠


東京赤阪Ark Hill 13樓,一個令人大開眼界的辦公室。

辦公室的盡頭,一對武士刀醒目地端坐木架上。

室內正中央,長四公尺、寬兩公尺的大方桌上,機械式照相機、手錶、建築模型、插著50多個白色大頭釘的地球儀、一落有關「共生」的建築著作散亂橫陳。繞桌而立的座椅難以伸展,因為椅背後方緊貼著齊肩高的天文望遠鏡。再後面,靠牆而立的是40多年來,獲自世界各國的數十座、甚至上百座建築成就獎章、獎牌,以及榮膺世界各國建築、文化、藝術機構的院士證書。

這間辦公室的主人,是日本建築宗師丹下健三過世之後,一般被認為最有機會成為新一代日本建築教父的建築家。

他是:黑川紀章。

著作百來本,闡釋建築的新陳代謝與共生

在日本,甫開幕的國立新美術館、聞名的廣島現代美術館等公立美術館建築大都出自其手,不僅在國際間獲獎無數,他1972年為東京打造的中銀膠囊大樓甚至被選為世界遺產。不僅日本,他在世界40多個國家早已矗立重量級建築,如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梵谷美術館新館、吉隆坡新國際機場、中國南京藝蘭齋美術館、哈薩克首都的都市規劃等。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