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德國的前瞻∕綠建築巡禮 任何建築都能與太陽做朋友

文 / 徐仁全    
2007-05-24
瀏覽數 83,600+
德國的前瞻∕綠建築巡禮 任何建築都能與太陽做朋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德國一直被推崇為詩人與思想家的王國,其實它也是建築王國。

特別在近年來,德國建築界引領「生態建築」「永續建築」風潮,走在最前端,吸引全世界專業界前仆後繼前往觀摩。

在一貫理性主義的簡約、實用、功能與型式的建築風格中,再注入全新的環保、節能、共生觀念,正是德國綠建築風潮。

性格理性、簡潔、精準、不拖泥帶水的德國人,反映在對地球生態的重視也不囉嗦。

為了降低對石油100%、天然氣80%的進口依賴度,德國從法規上限制耗能,要求新建築物一律符合新標準,使能源消耗進一步降低。

三級節能建築,政府帶頭衝

德國在2002年實施的新建築節能規範(EnEV2002)中就明文,將新建築物分為三級,分別為「低耗能」「被動式:每人每年用不到5度電;台灣平均住宅用電每月為500至700度電,依夏季及冬季不同」,以及「不釋放溫室氣體」三種。

其中,被動式不只住宅,住商大樓也需符合。「不釋放溫室氣體」也可稱為正能源屋,則是最新、難度最高,不僅能源要完全自己自足,甚至產生的能源比消耗的能源還多。

在德國,並不是裝上幾個省電裝置,或用幾片無毒建材就是所謂的「綠建築」。

就有不少德國建築師認為綠色建築法規太嚴格,連大樓興建時會耗損多少能源,大樓完成後可減少多少二氧化碳的排放,或是大樓內可減低多少暖氣使用量等,都要精準計算出來,才能拿到建照與使用執照。

這當然增加了建築師的工作負擔,也大大增加建築成本。因此政府以公家機關新建建築做為示範。從柏林的國會大廈、中央火車站,到舊礦場再利用的Mont-Cenis Herne(微氣候帷幕,採「屋中屋」的原則興建)及柏林市府官股民營最大房地產公司GSW等,都是政府主導的綠建築典範。

柏林成為綠建築沃土

政府帶頭示範,讓尚未全面推廣的昂貴生態建築,有了市場空間,甚至成為一股品味流行,帶動民間效法。

就以柏林來說,最著名的要算波茨坦廣場(Potsdamer Platz)。1991年柏林市政府將此廣場分成四個區域,分別賣給新力(SONY)集團、A&T等大企業,一時間成為全歐洲最大規模的建築工地。

由義大利建築師皮亞(Renzo Piano)主設計的賓士大樓,便是這一帶最摩登而宏偉的建築。另一邊被譽為柏林數一數二當代建築的新力廣場,則由德裔美國建築師加哈(Helmut Jahn)設計,已成為新力歐洲總部。

除了新興商業大樓導入綠建築,另一股引領德國綠建築風潮的則是各國大使館。當柏林成為東西德統一後的首都,各國使館紛紛進駐,新使館建築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頗有爭奇鬥豔之勢。

尤以在緹爾公園(Tiergarten)以南的北歐五國大使館最具特色。由多位北歐建築師合力設計,簡單線條滲出典型的北歐美學風格,大片青藍銅製百葉牆的廣場,五國五棟大樓各有其特色,也各呈現不同的風格。

除了擁有寬闊空間,大量的玻璃設計,裡裡外外一覽無遺之餘,陽光灑入,空間感更形強烈。最難得的是,這裡看不到警衛守門,有如開放空間,讓遊客在外欣賞建築、在內參觀展覽,甚至坐在花園享受日光與午餐。

跟著《遠見》與工研院產業學院見學團,一起巡禮幾個德國綠建築的科技與設計之美。

綠建築巡禮1.德國國會大廈

玻璃穹頂 讓議事攤在陽光下

德國國會大廈在1882年時是德意志帝國議會大廳,之後成為威瑪共和國議會,1999年成為德國聯邦議會至今。同年,國會大廈有了新風貌。在英國知名建築師弗斯特(Norman Foster)打造下,國會大廈戴了頂全新的皇冠——大玻璃穹頂。

目前這個玻璃穹頂,每天吸引上萬人次觀光客,排上一個多小時的隊伍,爬上這個號稱世界最偉大的民主殿堂頂峰,成為來到柏林旅遊不可缺少的行程之一。

建築師弗斯特在改造國會大廈時表示,希望帶給國會大廈四大新意義:

一,它應該被世界認定為最偉大的民主殿堂。

二,它應該讓民眾容易親近。

三,此棟建物要對環境是友善且節能,才能符合世界潮流。

四,從歷史角度出發,更尊重歷史與古蹟。

穹頂兼顧導光、遮陽及通風

就以最受矚目的玻璃穹頂來說,它既是舊的設計,也是新的嘗試。

圓頂式的穹頂,從古羅馬時期一直是歐洲建築的傳統特色,直到今天也沒被遺忘。

新的嘗試則是建築師把穹頂材質從過去的石材,改為玻璃鋼架,外表看起來有現代科技感,同時又節能,讓太陽光導入國會殿堂中,也具有民主、透明化的蘊涵。

穹頂中間立了一座倒三角錐的鋼構圓筒,從下往上看有如一把向上吹奏的號角,在它身上則布滿鏡子,360面鏡片可將光導到底下的議會大廳內,頗有讓「議事攤在陽光下」的意味。

原則上,白天議事廳內均可以自然光線為燈源,除非是陰天時才需要室內輔助照明。玻璃穹頂同時也是一超大的排風口,室內熱空氣向上升時,就透過此穹頂往外排出。

連結在倒三角錐的頂端,有一面12公尺高、像一個垂掛的遮陽大扇子,隨著電腦控制緩緩移動,能避免太陽直射在鏡面上而過熱或在議會大廳內產生反光的情形。因此這個大玻璃穹頂兼具有導光、遮陽及通風的功能。

玻璃穹頂除了環保節能外,還可供人民自由上下參觀,兩條旋轉式的步道,讓遊客可步行上到玻璃穹頂端,從頂端透過玻璃可直視底下的議會大廳,這象徵國會是可親近的,官員不再是高高在上,而每位選民也可監督選出的議員。

汽電加太陽能,電力自給自足

國會大廈的電力供應也十分環保,採用生質柴油汽電共生發電機,污染極少。

位在地下室的發電機除提供電力外,其產生的餘熱也都被充分利用。

一部分存入地底下300公尺深的熱層,等當冬天到時再抽出使用。另一部分則是在夏天時,將餘熱送到60公尺深的地底,進行熱冷交換後再送出,以降低室內溫度。

在玻璃穹頂外的露台上,也設有300平方公尺面積大的太陽光電板,透過太陽能,也能夠取得40kW的電力,做為大樓使用。

整體來說,國會大廈透過光源引進、自給汽電共生發電機、太陽能發電等再生能源提供電力及熱能,約可自給自足八成的電力及九成的熱水供應。

且國會大廈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經從改建前的7000噸,逐年降低至現在的400到1000噸左右,已減少90%,算是再生能源複合利用,及永續性建築的優秀典範。

綠建築巡禮2.柏林中央火車站

透明月台 40公尺下依舊照見天日

「沒到過柏林火車站,就不算來過柏林,」台灣建築師沈伯卿這麼說。

柏林中央火車站2006年5月才正式啟用,是柏林最新的地標,也是柏林最大的太陽能建築物。

全歐最大的十字交叉火車站

過去柏林有兩個火車站,為統一交通運輸,德國國鐵局才決定興建中央車站。

中央車站採用大量的玻璃帷幕及鋼骨,由兩棟高46公尺的大樓組成,中央則以教堂式的圓頂穹狀來做為車站主體結構。

車站內的鐵路動線則以十字交叉設計,分別提供南北及東西向的火車進站,在不同樓層間穿梭交會。

德籍設計師吉肯(Meinhard von Gerkan)的用意在使柏林成為橫跨歐洲大陸的交通樞紐,讓旅客以柏林為中心,四通八達到歐洲各地都很方便。

德國國鐵局前後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投入100億歐元(約台幣4500億)更新鐵路捷運系統,隨後又在十年前開始動工興建車站,總共又花了7億歐元,興建這座全歐最大的火車站,被稱為「十字交叉的火車站」。

在德國國鐵局董事長梅多爾(Hartmut Mehdorn)眼中,這座車站也像一間「玻璃大教堂」,因為,遠看確有幾分類似一般歐洲教堂基座以十字交叉的設計味道。「如果德國國鐵局沒有把原設計圖自行修改過的話,那就更像教堂了,」吉肯接受當地媒體訪問時提到。

市內最大的太陽能光電應用

建築師原來的設計是兩棟大樓間的中心車站建築物,以圓穹玻璃頂做為造型,但德國國鐵局為節省鋼材、降低成本,自行將圓弧穹頂修改成了不太圓、接近平弧的造型。建築師得知後,氣得告了德國國鐵局一狀。

但是事情並不是這樣而已!由於月台也是以長條圓筒形的玻璃罩為造型,前後共長321公尺。沒想到興建到一半,德國國鐵局又為了節省經費,左右各短了一截,少了100多公尺。建築師得知後儘管怒火衝天,卻也只能搖頭歎息。

不過這些插曲並無損於柏林火車站在綠建築上的地位。

訪客來到車站東西向的列車月台上,迎光面的南方玻璃帷幕上,可清楚看到一片片太陽能光電板。左右月台共陳列了780個模組,面積達1萬7000平方公尺。每年約可產出16萬kW的電力,雖只能提供柏林車站約2%的電力所需,但這已是柏林市內最大的太陽能光電板應用。

另外在中間十字交叉的月台,由於大量採透明玻璃,光線可從20公尺高的天花板直射入40公尺底下的地底月台,也發揮運用光源,減少燈耗的效果。

車站正面的整片玻璃帷幕及上方的玻璃屋頂,也大量採自然光,搭配著多層次的內部光源,讓整個車站呈現出來的感覺是明亮寬敞,充滿了現代感的律動及流暢。

火車站主體一共分為五層,地下第二層是遠距離及高速火車軌道,其上三層是各式的商店、餐廳及通往不同方向的出口。最上一層是區域鐵路,連接整個大柏林市區及其周邊的衛星城鎮。

整個架構就像透明的解剖圖般,不論你在那一個位置,你都可穿透看清楚所在位置,只要有一點點方向感的人,是不會在這棟車站內迷失的。

柏林車站幾乎是德國向全世界宣示走向環保節能的代表作,帶頭效應正在全歐洲發酵。

綠建築巡禮3.阿德勒園區光電中心

大小阿米巴 把光變成調色盤

坐落在柏林近郊的阿德勒(Adlershof)科學園區內的光電中心(Photonik Center),在1998年完成後就引起建築界的震憾,更成為綠建築人士抵達柏林時參訪的重要景點之一。

從外形看,光電中心就像兩個阿米巴變形蟲,圓弧狀的外觀,加上不規則的彎曲線條,一大一小左右對峙,有如變形蟲的圖案,在一堆方方正正的廠辦大樓中,格外顯得凸出搶眼。

大小阿米巴係WISTA管理顧問公司所興建,當初主要是提供光電應用業者一處研發及實驗空間,故取名為光電中心。

大小阿米巴的外部採用玻璃帷幕,搭配仿光譜的色系,由39種不同色彩的遮陽板(或窗簾)在背後襯托,增添建築物的美感。

因為光就是由不同顏色所組成,光電中心就用不同顏色來代表,反應光的元素。

從外觀看,一塊塊大小不一的玻璃窗,搭配不同色彩遮陽板,看似一幅五顏六色的調色盤,與一旁黑灰色的水泥建築物就是不一樣。

兩棟建築物樓地板面積共1萬1000平方公尺,造價約2500萬歐元(約11.25億台幣)。

光電中心採用大量玻璃就是要讓光線投射到室內,讓室內隨時有亮光可運用。只有少數實驗室因特殊需求而會避開光,其餘辦公室都能享受到大量的光線,減少燈光使用。

兩層活動帷幕,避免溫室效應

不過玻璃帷幕的缺點是通風不佳,易造成溫室效應。為避免這種情形發生,建築師特別設計了兩層玻璃,第一層的玻璃帷幕是固定,但未全然封死,在上下玻璃接縫間留有空隙,讓風可自然在其間流通。

第二層玻璃窗採用上下開啟式的窗戶,冬天時可緊閉以保溫,夏天則可全打開達到通風效果,並不會有一般溫室效應的產生。

大小阿米巴建物中間有一處圓形天井區塊,水泥的顏色是由淺變深,頗有旋轉向上的感覺,兼具透光及通風之用,也是一處員工休憩、討論的空間。

在節能環保設計方面,屋頂設有太陽光電板,可將太陽能轉換為熱能,降低暖氣用量。而室內的暖氣供應設計是放在天花板附近,從上往下吹,可減少灰塵揚起,較能滿足實驗室的需求。

建物內走道及隔間水泥沒有粉刷或上漆,還可看到水泥模板拆下後的印記,類似日本清水模的處理方式。除簡潔外,也達到減少材料,為綠建築的最佳說明。

大樓頂端全是電機及冷卻設備,這是為了避免在室內放置機電及冷卻設備,會浪費空間,又可同時減少機電設施所產生出的高熱或噪音問題。

在大阿米巴建物的旁邊,還特別種植了十棵大樹。春夏時大樹綠意盎然,有遮陽的效果外,葉子在圓弧型的玻璃上出現倒影,也是一美麗的圖案,增加不少綠意,成為附近員工休憩的場所。

下一次到柏林,別忘了去看看這個怪怪綠建築。

綠建築巡禮4.新力廣場

降落傘頂蓬 輝映柏林生命力

位在柏林新城市中心的波茨坦廣場旁的新力廣場(SONY Center),是德裔美籍建築師加哈(Helmut Jahn)的大作,他最新的作品就是泰國曼谷新機場。

加哈的建築風格簡練且純粹,在新力廣場上可清楚的看出他的風格,高度的自然與人工結合是最大特色。

大量採用幾何形狀如方形、多邊形、圓柱型,各形狀間的相互堆積與交織,是其特色;巧妙地運用各種材料如金屬、透明玻璃及高科技材料,則表現出都市紋理、科技、結構、空間和機能。

新力廣場由十棟建築物所組成,中間空出4000平方公尺大的廣場,做為休憩場所,最壯觀的設計是廣場上空架著一具超過100公尺寬的大頂篷,也有人稱它為降落傘,更有人稱它是小富士山。

由玻璃、鋼架及高科技纖維織品所組成的大頂篷,依附在周圍七棟大樓的建築物上,呈放射狀架在各大樓頂端,有如降落傘卡在半空中似的。

白天傳導光線,夜間粧點市容

在東西德尚未統一前,波茨坦廣場是不被重視的。廣場是個三不管地帶,一片荒蕪。後來柏林圍牆倒塌了,此廣場的大片土地被新力及AT&T等跨國企業搶購,開發為柏林新興商業中心。

新力公司定位新力廣場要「成為柏林的那道新光,照亮整個德國」。因此,光線,對新力廣場十分重要。

新力廣場上的頂篷,最重要就是展現光的傳導及折射。透過玻璃導入自然且透明的概念,讓在廣場上品嚐咖啡或小歇的旅客或上班族,都能感受到光被滲透、被折射等多樣化的表現。

頂篷是從1998年開始施工,進行兩年,在千禧年之際與新力廣場一起落成啟用。頂篷中央有一大傘骨,長67公尺,篷寬最大達100公尺,靠著鋼架連繫撐起篷布,其實是玻璃與高科技織品所組成的傘包。

由於傘包內有24片高科技纖維織品搭配,為白色布料,遠看有如一片白雪覆蓋的富士山,此頂篷也有小富士山之稱。

入夜後,頂篷內的LED光源開始點亮,透過自動控制散發不同的色彩光源,從深藍色到洋紅色,模仿日落的感覺,也代表心情從白天、黃昏、日落到夜晚,各有不同的顏色心境。燈光每21秒會轉換一次,直到夜間停止。

白天透明亮麗,晚上嫵媚動人,各述說著不同的故事。

新力公司認為,新力廣場是日本送給德國的一件禮物,以感念日德兩國在二次大戰中的友誼。同時,新力廣場也代表新力進軍歐洲市場,特別是開始挺進東歐市場,一改過去對東歐較陌生的感覺。

光與古蹟共舞,喚起城市生命

在新力廣場也可看到新與舊的結合。一處二次世界大戰前留下的Esplanade旅館,建築師刻意將它留下,並融入了新力廣場中的保存古蹟。

其實Esplanade旅館原本位址並不在此,為配合廣場大樓空間位置而使用電腦操控移了75公尺,才將它安置在現有位置上。同時,為保護遺跡,外觀用了全新的強化玻璃外衣保護,配上LED多彩的燈光,讓它跟廣場上方的大頂篷相互應,成為最佳的新舊融合、新舊交替的範例。

順道一提的是,新力廣場也有柏林最大的電影院Cinestar IMAX,內有全歐洲最大、高20公尺的3D大螢幕。

遠近知名的柏林電影博物館(Filmmuseum Berlin)也在這裡。除了可看到德國人的電影發展史跡外,還有1930年代德國女星瑪琳‧戴德莉(Marlene Dietrich)的遺物獨家蒐藏──超過30萬件資料、1萬5000多張照片,以及3000多件衣服和遺物,相當值得一看。

全球著名的柏林影展也是在此舉行,廣場上各大名導及明星穿梭其中,更襯托出新力廣場的多采多姿、身價非凡。

現在的新力廣場,不僅聞不到一絲絲的鐵幕味,取而代之的是歡愉、光榮與欣喜的感覺。看來新力廣場帶給德國的不僅是一棟建築而已,它更為柏林彩繪了全新色彩,讓柏林亮了起來。

綠建築巡禮5.賓士柏林旗艦店

豪華大郵輪 向河床借冷氣

走進這座由4300萬歐元(約新台幣19.35億元)打造的柏林賓士旗艦店,發出的第一聲肯定是「哇!」因為它實在是令人歎為觀止。

如果要說這座賓士旗艦店是銷售中心,倒不如說它是座汽車博物館,展示著超過300輛各等級的賓士車,加上親切又不帶壓迫感的服務,有種逛博物館的自由自在。

更甚於博物館的是,訪客可以任意坐上喜歡的賓士車,在車內啟動電子設施,隨便把玩都沒關係,酷吧!

但賓士旗艦店不只是車子有看頭,建築本身也是赫赫有名。

賓士旗艦店出名的,在它運用光線、通風設計及引進戶外冷空氣等措施,讓室內即使在夏季也不需使用冷氣,在冬天更能享有溫暖的陽光,不需大量使用暖氣等耗能需求。

在千禧年啟用的賓士柏林旗艦店,由德籍建築師杜納(Volker Donath)及萊曼(Gunther Lamm)共同設計。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讓賞車成為一件輕鬆愉快的事,特別是在無壓力的環境下能從容不迫的做出最正確的決定,不會留有一絲絲的後悔與不快。

鋼架為「龍骨」,覆以透明帷幕

建築師把賓士柏林旗艦店想像成一艘航豪華大郵輪,從外觀看上去就有如一艘大船。船頭還刻意塑造成船頭尖凸狀,像是大船在汪洋中航行乘風破浪之態。

樓高27公尺,長160公尺,寬有46公尺,說它是大郵輪,一點也不為過。整棟樓全部採鋼架為主體支撐結構,輔以玻璃帷幕做包覆。即使是屋頂,也大量採用強化玻璃,用意即是引進大量光源,讓室內各個角落都是清晰明亮,白天不需再使用燈光。

內部設計採開放式空間,以四層甲板式的造型作樓層區隔。

這樣的設計靈感也是來自郵輪,以主廣場為中心舞台,各樓層甲板環繞著主廣場,且各樓板是相連的,以螺旋式緩緩上坡來取代樓梯。

這樣的設計用意在使顧客賞車動線有延續性,不致產生中斷而掃性。

如果你從最高層四樓開始往下逛,順著坡道全部的展示區,走到底層,完全不用上下樓梯,也沒有斷斷續續的行走動線。

賓士在展示區設計也有些巧思,最高樓層車款即是賓士最高級的車款,上千萬新台幣的賓士頂級車Maybach就在這個樓層。

只有事先預約並查核過私人資產、確定購買能力後的賓客,才能進入這間貴賓室,由專人解說服務。

在同一樓層陳列的是S級賓士車,算是台灣大老闆們的最愛,包括S600、S500等高級車款,皆可在此樓層見到。皆下來則是E級、C級及B級,最小型的A級賓士車就在最底樓層,與M級及G級的休閒車款並列。

最受歡迎的車款應屬S600,因配有衛星電視及車上遊樂器,很多顧客在裡面一待就是一個多小時,常常玩得忘了時間。

「買車不能趕,要給他們時間,」態度親切又專業的服務員如此說。

引入河床低溫空氣,調節室溫

大樓的空調設計也很有趣,由於緊臨著河道,透過地下管線,大樓可以抽取河床邊較低溫的空氣,做為夏天調溫之用,冬天的時候則引進日照,換取充分的暖氣。

一樓廣場中心十分寬敞,去年世界盃足球賽時,還曾創下3000位足球迷擠在廣場上觀看賽事,打破賓士柏林旗艦店啟用以來最多人聚集的紀錄。

廣場中有兩個20公尺高的攀岩牆及一個15公尺高的人工瀑布,瀑布的水採用磁力吸引,讓水得以緩緩下滑並減少噪音,同時也避免水向外濺。

瀑布的另一功能是調節室內溫度,在夏天時引進一旁河床底下較冰冷的水做為水源,從上沖下時,水花可與空氣中的熱空氣進行冷卻交換,達到降溫效果。

中庭後方懸掛了一台有20年歷史的老賓士跑車,並與地板水池中最新款的SLK跑車相呼應,展現承先啟後的賓士精神。

一樓大廳後方更有一棵橄欖樹,但可別小看它,它可是有750年歷史,特別遠從義大利南部引進,做為鎮店之寶,同時也象徵柏林賓士旗艦店生生不息,永續經營。

賓士柏林旗艦店如此雄偉的建築設計,也吸引來自全歐的賞車購車人潮。

去年在此賣出2萬輛賓士,每天成交約55部,驚人的銷售數字與雄偉建物搭配可說是相得益彰,也讓柏林賓士旗艦店成為全歐銷售常勝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