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加坡的新契機/之一解禁賭場 把國家禁忌變國家競爭力

文 / 游常山    
2007-03-01
瀏覽數 26,200+
新加坡的新契機/之一解禁賭場 把國家禁忌變國家競爭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進入21世紀,全球指標性大都會都在尋找新定位,紛紛在都會中心區進行局部「整型」,引來舉世驚豔讚歎:

紐約斥資22億美元,在911事件的世貿中心原址,重建新地標。紐約的綠肺中央公園,除了龐大的森林外,還舉辦「閘門」裝置藝術,7500幅橘黃色橫幅,沿著公園鋪設,色彩斑斕。

每年遊客人次比整個台灣人口還多200萬人的花都巴黎,塞納河畔鋪了人造海灘,入夏巴黎人蜂擁去日光浴。倫敦將要建立一個超級大賭場。香港有了迪士尼樂園後還不滿足,不僅要在西九龍做七個濱海藝術中心,還想效法隔鄰澳門,來座賭場。

連一向被認為缺乏山水變化、「水清無魚」的新加坡,現在也有了大動作。禁賭40多年的新加坡,2006年一口氣通過了二個包含大型賭場的綜合娛樂區計畫(IR),預計在2009年開幕後,將新加坡遊客從目前900萬人次,推升到2000萬人次,成為帶動高速成長的新引擎。

「如果新加坡不能吸引國際觀光客來第二次,會連帶失去整個南亞、中南半島區域的領導優勢,」新加坡國立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楊沛儒說。

新加坡下猛藥其實是有道理的,因為根據總理李顯龍2005年在國會的演講,他從新加坡旅遊局的報告發現,在亞太地區旅遊市場的市占率,新加坡從1998年到2002年的四年內,從8%降到5%,遊客平均逗留時間從四天減到三天,於是不得不下猛藥。

解禁:為了新加坡的競爭力

建國42年,這樣一心只花心思在提升國家競爭力的蕞薾小國,此次何以把自己的形象,改變得如此徹底?55歲的總理李顯龍在接受《遠見》專訪時坦承:「我在情感上是支持反對者的。」

但是李顯龍卻在2005年4月19日的國會演講中,公開為設立賭場辯護,爭取國會支持。他說,當前世界有三大發展趨勢,讓他重新檢討昔日反賭的立場:第一,新加坡的旅遊業逐漸失去競爭力。第二,全球主要城市都在重新定位。第三,全球娛樂經濟走向綜合度假型態,包括賭場。

李顯龍的首要考慮是,新加坡絕對不能失去國家競爭力。

2001年前後新加坡經濟面臨嚴峻的轉型挑戰,當時政府成立經濟重組委員會,邀請許多財經專家參與。南洋理工大學銀行與金融系副教授陳企業也是與會專家之一,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初李顯龍強調的一句話,「把每一塊石頭都翻開來檢查(leave no stone unturned)」,有問題就修正,沒問題才放回去。」開放賭場這個被視為禁忌的議題,才有機會被提出來討論。

「新加坡喜歡做樞紐,現在國際趨勢,旅遊業是樞紐之母,而賭場又是旅遊業的領頭羊,」陳企業說新加坡開放賭場,不是憑空而來,完全是站在國際發展大趨勢下的最合理思惟。

在「國家競爭力至上」的中心思想下,讓新加坡不惜大刀闊斧,逐步揚棄昔日種種舊市政規劃,開始迎向新型態的娛樂經濟。

金沙IR:定位為商務與會議

兩個IR,第一個是去年3月由美國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Las Vegas Sands Group)競標得到。金沙集團是來自拉斯維加斯的資深賭場業者,近四年來澳門開放外資賭場執照,就由金沙獲得,讓澳門特區的賭檯數目從4萬張,快速增長到25萬張。一般預測若澳門賭業成長不變,今年產值可望超越全球第一賭城拉斯維加斯。擔任金沙集團顧問的陳企業指出,金沙得標除了賭場外,其實是以舉辦國際商展與會議(Convention and Conference)的實力做為核心競爭力,因為新加坡仍缺乏國際級的大型會議商展中心。

根據新加坡政府國家發展部轄下的都市再發展局(URA)局長范秀玲指出,新加坡即將破土建設的第一個IR「濱海灣金沙」,是個綜合休閒度假勝地,包括賭場、歌劇院、藝術科學博物館、購物商城、大飯店、會展中心及宴會大廳,共有六大建築系列。

站在新加坡金融街的高樓上遠眺對岸,一大片填海造陸出來的濱海灣土地上,正在大興土木,工程車進進出出,那是預計在2009年的開幕金沙綜合娛樂區,占地57萬平方公尺,投資金額高達1075億台幣。

雲頂IR:定位為家庭休閒

計畫中的第二座IR,則是去年12月才由鄰國馬來西亞雲頂集團得標。雲頂同樣計畫大手筆,預計斥資高達1118億台幣,讓新加坡二度變臉。

雲頂是新加坡人十分熟悉的賭場,目前每年約有90萬人次的新加坡公民,搭乘六小時的長途巴士,前往馬國首都吉隆坡近郊的雲頂高原賭場旅遊。

定位稍微不同的是,雲頂鎖定的是家庭休閒旅遊客人。雲頂集團拿到的土地就在昔日鳥語花香,專為人口單純的小家庭設計、彷彿新加坡「海洋公園」的聖淘沙島。除了賭場外,最大的吸引點是引進美國好萊塢的環球影城,以及遊樂園、度假飯店、餐廳、購物中心、表演中心等。

根據新加坡政府的說法,二座賭場都只占二座綜合度假勝地的些微開發土地。金沙賭場占批准開發面積3%,聖淘沙的賭場占5%,但卻都是最關鍵、最有聚客力的設施。

「政府一直強調賭場只占開發面積5%,問題是這是最關鍵的5%,沒有這個帶頭,IR就沒有意義了,」定居新加坡25年,台商協會會長、天銀化工董事長施至隆分析。

因此,從總理以降,政府上下,一律強調正確的命名為「綜合度假勝地」。

正名的重要性,是因為娛樂城內的賭場存廢,已引起440萬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留權人士(約占100萬人)的激烈討論。宗教人士與保守派的人民甚至首度架設網站,網路串連反賭場。

衝突:家庭價值與就業機會

個人價值傾向反對賭場的總理公署部長、前任全國職工總會祕書長林文興,今年1月初剛被英雄式地歡送退休。兩年前的4月20日,他對媒體談到該不該有賭場,談到親身經驗,說遇到一位年輕女子向他陳情,遭遇人倫悲劇,家庭破碎,都是賭博害的。林文興語畢,突然打住,一時無法言語,嘴角微微顫抖,數秒後才哽咽說,「做出這個決定(讓賭場進新加坡)不容易,但那可是能為我們製造3萬5000個就業機會,我不能說不。」

而賭場在兩年前,由當時貿工部長、現任外交部長楊榮文大膽提出時,在平靜、秩序井然的新加坡,立刻引發全國性大辯論,也引起現任內政部長黃根成、前任副總理陳慶炎等老一代閣員公開反對。

執政42年來,一向默契佳、共識強的新加坡內閣,首度發生公開在全國人民面前的齟齬,竟然是為了賭場。不禁讓新加坡報業控股集團的《我報》副總編輯蔡深江感慨,「新加坡的新世代政治真的從這裡開始了。」

放手:市場機制由財團營運

爭議過後終於拍板定案,新加坡將如何營運這兩座IR?

引進市場競爭機制,徹底放手給國際財團規劃,是新加坡政府的法寶。這次以激起社會爭議對「家庭價值」共識的大代價,來建立賭場,總理李顯龍想要收割的果實是:讓新加坡在競爭無比激烈的世界旅遊市場,立於不敗之地。

「綜合度假勝地」將是新加坡服務業轉型的一大步。

去年一整年,新加坡股市成長26.59%、房地產價格成長10%,「其實都是IR帶動的,」幾乎每一個碰到的新加坡人都這樣說。

新加坡最大特色就是不斷尋找生存機會,儘管賭場曾經是禁忌,在國際大趨勢下一樣可以開放。不拘泥包袱,與時俱進,正是新加坡立國之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