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改變一生的另類旅遊 阿拉斯加海角天涯的感動

文 / 游常山    
2007-02-08
瀏覽數 36,650+
改變一生的另類旅遊 阿拉斯加海角天涯的感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48歲的劉玉音,每年都要跑兩趟阿拉斯加,去探視在當地念大學的兩個女兒。她在這個全年冰封的北美大陸最西北角,待過春夏秋冬四季,遍嘗大塊山水之美。

4月底開春,河水裂冰,劉玉音帶著還在念小學的兒子,去河邊採過貓蕨類,當作開春的爽口蔬菜。「好水嫩、好脆好好吃,」一直是華航員工眷屬、專職家庭主婦的劉玉音,因為先生席國治的飛機維修工作,有幸在阿拉斯加住過六年,迄今難忘那美景。

到了5月則是香魚季節。海水漲潮,迴游山區,山區內海灣盛產香魚。華航台北到安克拉治航線的機師、空服員,到劉家作客,都指名要吃香魚。

短暫的秋天,則是採香菇季節。當地政府實地野外開班授課,教人如何辨認有毒或是無毒香菇。夜裡,夜宿山谷,滿天星斗,極光若有若無,「在北極杉樹森林谷地中,很神祕的氣氛,極光看來綠綠的、灰灰的,像一層很薄的布,盪啊盪的,」劉玉音陷入美好的回憶。

近十幾年來台灣人出國旅遊十分興盛,幾乎快要玩到沒有地方去了,接近北極的阿拉斯加,反而因為人煙稀少、自然生態保留完整,正逐漸成為不少台灣人的新寵。昔日被台灣忽視的天涯海角:美國第49州阿拉斯加,開始進入台灣人的「一生旅遊計畫」。

據統計,台灣人赴阿拉斯加旅遊,光是在冬天淡季的旅客人數,二年來竟暴漲66%。

「前年冬季是299人次,去年是500人次,成長2/3,而夏天的旺季從前年6000人,去年就破1萬人,」阿拉斯加州政府駐台灣辦事處代表姚培華指出。

「成長率很快,阿拉斯加州政府都很樂意花錢對台灣旅行業者促銷,」錫安旅行社董事長、台阿觀光推動小組召集人吳西謙說。

七座國家公園,極致荒野之美!

阿拉斯加的另類吸引力在哪裡?

首先,半年冰雪覆蓋的阿拉斯加,擁有七個國家公園,每個國家公園都有招牌特色。

其中,卡麥特國家公園(Katmai National Park)因為盛產鮭魚,最為有名。

特別是到了夏天,鮭魚準備要回溯入海,公園內的布魯克斯河,迴游的鮭魚是紅鮭魚,產卵季節從8月到10月,產卵前,魚身由銀色變成鮮紅色,整條河水因為鮭魚充血,竟變成紅色的河。

因為有鮭魚,所以以鮭魚為主食的阿拉斯加棕熊也非常多。

「啊,抓到了!」看台上有人興奮大喊,在瀑布下,全身浸在水裡的棕熊捕抓到鮭魚,所有觀賞遊客都興奮不已,台大畢業的一對熱愛生態旅遊的夫婦──林心雅和李文堯,親眼目睹這個難得奇景,特別在台灣出版《跟我去阿拉斯加》,記錄這畢生難忘的見聞。

林心雅說,極地風光雖美,卻也因為是原始荒野,充滿危機。例如,讓人看了血脈賁張的棕熊也會吃人。日本專拍阿拉斯加風景的攝影家──星野道夫,就在1996年7月,到阿拉斯加的對面,俄羅斯境內的勘察加半島拍攝棕熊,因為夜宿屋外帳篷,同行一位俄國電視台攝影記者的食物沒有收好,引來棕熊,當場把星野道夫咬死,震驚美國及日本生態攝影界。

但是林心雅和李文堯兩人從台大登山社時代就熱愛大自然,定居美國後,從來沒有停止這項探索荒野的嗜好。

夫妻倆走遍美國近40個國家公園,他們還是對阿拉斯加情有獨鍾。自從1994年首度造訪後,往後連續12年,每年都要定期造訪阿拉斯加。

「每一次,我的心都被那出乎意料的自然荒野之美深深打動,被那靈動的野性,那樣率真狂傲的自由,深深地震撼著。而每次在心底迴響的,並不是要不要再來或是何時再來,而是該不該留下來度過此生,」林心雅走遍北美州的國家公園,一直不能忘懷阿拉斯加對她宿命般的吸引力。

狗拉雪橇或冰雕,冰雪魅力!

大自然無比的吸引力之外,阿拉斯加的魅力也在人與大自然的互動對話,甚至是冒險家以生命和無情冰封荒地相搏鬥的魄力和勇猛。

和鐵人三項一樣,屬於搏命級「極限運動」之一的狗拉雪橇,在此地非常盛行。每年3月第一個星期的週末,是阿拉斯加的年度旅遊盛會──Iditarod狗拉雪橇大賽。

3月的另外一個盛會是冰雕大賽,規模可以媲美黑龍江省哈爾濱以及日本北海道的札幌大通公園冰雕展。

狗拉雪橇,從安克拉治到諾姆,長達約1700公里、每次為期十天的長途比賽,阿拉斯加人順便舉辦慈善募捐,凡是願意參加拍賣,出最高金額者,可以在開賽第一天,和去年度的Iditarod冠軍、亞軍得主,一起坐上他們的狗雪橇,在安克拉治遊街兩小時。「最高也不過是300美元,台灣人都出得起,」美國阿拉斯加州政府駐台辦事處代表姚培華形容。

阿拉斯加是美國第一大州,面積是台灣的41倍大(排行第二名的德州,也不過是台灣的17倍大,德州約和法國一樣大)。美國最高的20座山,有17座在阿拉斯加。

冬天,這裡冷冷清清,但是到了盛夏時節,旅館一房難求,房價喊到三倍貴。

隆冬的阿拉斯加,知名小說家傑克.倫敦筆下的「野性的呼喚」,大山大水、「獨釣寒江雪」的空曠疏遠,彷彿真能感受到來自大自然呼喚,成為品味高的台灣人的新寵。

總統府資政康寧祥,去年3月曾應邀首度參訪,在戶外看台灣的冰雕師父吳庭國的巨幅冰雕「達摩降龍」,對華氏零下40度的苦寒大地,深刻領會。

「在這裡需要一條像毛毯那樣的毛裘外套才夠暖,」披著一身灰熊熊皮大衣的奇那溫泉山莊(Chena Hot Spring Resort)行銷總監丹妮絲說。

琉璃般的北極光,冬季首選!

拚了酷寒到極地,阿拉斯加的冬天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冬季觀光首選,當然是看北極光。

第二大城費爾班(Fairbanks),全年每兩天有一天可以看到極光,吸引全球逐光的觀光客。

費爾班兩小時車程外的郊區,深夜山風拂來,腳底是踏破霜雪的一陣窸窣,身體直打哆嗦,寒意直入骨髓。倒是月色清朗,直如廣寒宮的意象,月夜清輝,詩意盈懷,只是擋不住寒顫。冬夜不擁暖被窩而眠,何苦受罪?

去年底一群12人、包含台灣旅客、夾雜著白、黃膚色三個國籍的「北極觀光特攻隊」,搭上夜宿的奇那溫泉山莊獨門交通工具:鐵履帶爬行、裝甲戰車般的「雪戰車」(Snowcoach),往寒夜深山直奔而去,只為一睹名震全球的北極極光!

驀然,「那裡就是,綠色!有了,有了,看到沒有?」淡淡的幾抹綠光,若有似無,正是聞名遐邇的北極極光!必須以相機超過十秒的B快門才能留住那淺若翠綠琉璃的光帶,而肉眼所見,還不如北方北斗七星高的小熊星座那根勺,以及對應著勺柄的,北極星!

那稍縱即逝的極光,是以砭刺入骨的寒冬守夜換來的。

費爾班的隆冬季節,每天日照不到四小時,雖還不到北極圈的永夜,其實也差不多了!

「那樣的酷寒對老人家的血管其實不太好,所以每次我要去,都要向太太報備請假,」觀光局台阿觀光推動小組召集人吳西謙笑著說。

但是物極必反,極寒之地有地火,奇那溫泉山莊的天然溫泉,「讓你頭髮結冰、飄雪,脖子以下卻泡在熱騰騰的硫磺溫泉中,」去過阿拉斯加不下十次、74歲的吳西謙生動地形容。

「去過阿拉斯加之後,那種環境和空氣,讓你整個人都像洗過一樣,說不出來的乾淨清爽,雖然這種零下幾十度的隆冬旅遊,其實是很辛苦的,」帶團去過阿拉斯加的錫安旅行社企劃部經理任婉瑜說。

搭上北極特快車,觀景去!

另一個到阿拉斯加不可錯過的次要選擇,就是搭北極特快車。

以奧斯卡影帝湯姆漢克斯為造型、又邀他本人配音的迪士尼卡通《北極特快車》,活生生就是阿拉斯加寫照。

從北極圈邊緣的費爾班往南,一星期只開一班,南下火車,會經過北美第一高峰麥金萊峰(Mt. McKinley),海拔6174公尺,比東亞第一高峰玉山還高半個頭。

麥金萊峰位在迪那利國家公園(Denali National Park)內。此刻,闃然無聲的雪地上,國家公園已經被冰封,一年只有6月到9月,總共有四個月的開放期間。

霧很濃,看不到矗立在國家公園內的這座原住民的聖山,但是雪原無聲,鐵橋下的冰原峽谷,壯觀則壯觀矣!總是缺人氣。這樣荒寒的冬日,蠻荒的氣息甚至漫入緩緩徐行的觀景火車內。

火車外是一個無風無聲的冬日午後,夕陽和朝陽竟是同一個方向起落,也罷!不過四小時的日光吧?北極大地,空空蕩蕩,乾乾淨淨。

若是真的怕冷,不想跑遠,就在第一大城安克拉治的動物園,去看看珍奇、龐大的北極動物也充滿了樂趣。

永夜的北國寒江雪中,最充滿童心樂趣的活動,莫過於去看麋鹿、北極熊。最近因為美國富商、CNN董事長泰德透納(Ted Turner)捐出巨資,使得來到安克拉治的全球遊客,都有幸看到幅員遼闊的北極受傷動物的中途之家野生動物園:落單的狼、稚齡的棕熊、一群大角鹿……。

渾身雪白、800公斤的北極熊,皮毛純黑、一大叢造型絕美大角麋鹿(Moose為聖誕老人拉車那種),還有來自西藏龐然大物般的犛牛。

雪花飄飄中,反而當地人視為珍品的是泰國大象,可惜氣候太嚴寒,大象在此未能享天年,居然只能活到25歲。

台灣客提起木柵動物園的大象爺爺林旺,幾乎是百歲人瑞的年紀才過世,安克拉治動物園主管人員咋舌不已,但是也只能兜售寒地大象用腳掌畫的抽象畫:每幅要價800美元起跳。

阿拉斯加太大了,短短一週,無法像定居的華航眷屬劉玉音那樣享受四季之美,但是走馬看花,即便是嚴冬,好玩的觀光資源還是多到不可勝數,也難怪有愈來愈多旅客喜歡這個新旅遊選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