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大葉開溫 vs. 北大林毅夫 一場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角力

文 / 宋秉忠    
2006-10-01
瀏覽數 37,450+
台大葉開溫 vs. 北大林毅夫 一場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角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葉開溫、林毅夫──這兩位1971年同時考進台大、同樣念農學院、在同個社團(大一學生代表會)、後來分別在兩岸一流大學教書的同學,只因一個留在台灣,一個去了大陸,而造就了兩人不同的命運,更因緣際會見證了兩岸大學不同的發展。

只不過,這一次,明明在民主自由的台灣,台大植物所所長葉開溫受到了像似社會主義式教育制度的束縛。而在一黨專政的中國,北大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則像在資本主義式教育體制下,盡情發揮。

台大葉開溫的處境

經費緊 挖角條件比人差

今年夏天,林毅夫替北大挖走了兩位台大經濟學大師,引發輿論關切。

針對北大挖角一事,台大校長李嗣涔在接受《遠見》雜誌專訪時特別提到,植物所剛從海外挖來一位國際知名的大陸植物基因專家吳克強,8月1日到任。

雖然,李嗣涔有點得意地介紹了植物所這次挖角的成就,但是在找到吳克強之前,所長葉開溫不但「三顧茅廬」,而且是「六出祁山」,至少有過六次以上的失敗經驗。

這些失敗個案剛好反射出今日台大在吸引人才上的罩門,當然,連台灣最佳大學在徵才上都遭遇這種困難,台灣其他大學的處境可想而知。

三年前,一位在美國普渡大學拿到博士學位的台大學生,校方已同意聘他為助理教授,但卻被「中國科學院上海植物生理研究所」挖走,對方給他新台幣800萬元的研究啟動費(購買實驗室設備及聘請研究助理),而本人還可以留下15%——120萬。

葉開溫表示,從來沒聽說研究啟動費還可以進教師的口袋,他笑著說,上海這種條件,連他都想跳過去。

接著,香港大學一位兼任講師來應徵,台大也同意給他副教授頭銜。葉開溫心想,這個人在港大只是兼任講師,台大一下子給他副教授,等於替他節省了三、四年的奮鬥時間。而且,此人的太太是台灣人,丈人在嘉義開了一家農技公司,回台灣,很有發展的機會。

但是,不過10天的時間,得知台大挖角消息的港大,立即聘這位台灣女婿為助理教授,月薪達新台幣30萬元,是台大副教授的四倍。

申請難 外籍教師不如菲傭

最讓葉開溫震憾的是,香港這樣一個比台灣還講究法治的地方,學校10天內就能決定一件人事案。

按照台大新聘教師的程序,第一步先在國內外媒體刊登徵人廣告兩個月,第二步,送新聘委員會審查,第三步送所教評會,第四步送所務會議,第五步送一學期只開兩次會的院教評會,第六步送一年只開兩次的校教評會,年初一次,年終一次。從開始登廣告到校教評會通過,需要一年的時間,很多人才就在這繁複中流失掉。

向海外求才的過程中,葉開溫才體會到,台灣對待一位國際學者,比起對待一個菲傭、一個大陸新娘,根本沒差別,甚至是更麻煩。

葉開溫曾經找過一位來自大陸的美國副教授,但因為她的博士是華中農業大學,教育部不承認她的大陸學歷。

想求才 還得全校親自奔走

至於能夠找到「比我還強」的吳克強,葉開溫也覺得有「運氣」的成分在裡面。

1964年出生的吳克強,加拿大薩克基萬(Saskachewan)大學博士,在美國西維吉尼亞大學任教,目前已經在植物學的頂尖期刊(如《Plant J》《THE PLANT CELL》《Plant Mol. Biol.》)發表10多篇論文,數量目前居植物所之冠。

吳克強知道大陸在待遇上可以很有「彈性」,不過,這也意味著「因人而異」。台大的聘用條件雖然較死板,但也意味著較規範,他希望在這樣一個較規範的地方工作。

就像其他大陸人民一樣,從未來過台灣的吳克強覺得,台灣對他有一種特別的吸引力,加上兩岸交流現在已經很頻繁,經由台灣與大陸交流,也許會有更多的機會。

只是,原先答應給吳克強的400萬啟動費,學院只能給100萬,迫使葉開溫只好直接去找校長要錢,還好台大今年有教育部「五年500億」中的30億特別預算,才獲得校長承諾補足300萬的缺額。

北大林毅夫的境遇

獲支持 做中國的學術特區

至於葉開溫的台大同學林毅夫,目前在北大的海闊天空,葉開溫可能連想都很難想到。

知名的英國劍橋大學馬歇爾講座已經邀請林毅夫在明年的講座上發表演講。始於1946年的馬歇爾講座,每年從世界著名經濟學家中挑選一位主講人,其中的13位後來得過諾貝爾經濟學獎。

2004年,林毅夫創辦的中國經濟研究中心10周年慶時,前後共有10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蒞臨演講。

1979年,在金門服兵役的林毅夫游泳偷渡到大陸後,在北大取得經濟學碩士,1982年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舒爾茲(Theodore W. Schultz)訪問北大時,林毅夫擔任翻譯而大受賞識,在舒爾茲推薦下,林毅夫獲得獎學金,在當時世界經濟學重鎮的芝加哥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1987年回北大任教(他同時也任教於香港科技大學)後,從此展開一段不凡的人生。

首先,林毅夫集合了大陸1977年恢復大學入學考試後第一批「海歸派」(海外歸國學者),成立北大中國經濟研究中心。

林毅夫說,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有三個定位:做為中國經濟學教學的革新中心、做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政策研究中心、做為中國與國際學術交流中心。在大陸、在北大,這三個目標,林毅夫全都達到了。

在時任北大校長吳樹青的支持下,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成為北大、乃至全中國的「學術特區」。大陸最早的總體經濟學、個體經濟學、計量經濟學、發展經濟學和國際經濟學等課程,都從中國經濟研究中心開始。

破格局 影響中國經濟近20年

大陸的「馬克斯政治經濟學」相當於台灣戒嚴時期的「國父思想」,是受到中共當局高度關注的課程,但是1994年,林毅夫打破慣例在「政治經濟學」課程中,介紹了西方經濟理論和經濟學方法論。

從1987年林毅夫回北大後,大陸官方就不斷發生經濟政策的辯論,包括林毅夫在內的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成員,如海聞、易鋼、張維迎等,都是論戰中的主角,他們的意見都直接影響了中共中央經濟政策的制定。

例如,1997年底,林毅夫發表〈關鍵在於戰略目標的轉移──評中共中央14屆三中全會的決議〉,提到國企改革不彰、中央政府財政收入比重偏低、貪腐嚴重等問題,這些後來都出現在中共總理朱鎔基的政策中。因此,就有媒體稱林毅夫是朱鎔基的智囊。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南韓重挫、台灣屹立不搖。大陸國務院辦的《經濟日報》在頭版頭條大幅報導了林毅夫的評論。

林毅夫表示,台灣以扶植中小企業為主,南韓以扶植大型企業為主,中小企業應付變局較大型企業靈活、有彈性,因而讓台灣安渡金融危機。

林毅夫的論點讓原本強調「強強聯合」、以合併發展大企業的中共當局,回過頭來重視台灣發展中小企業的經驗。

林毅夫質疑,如果他還留在台灣,他的意見還會受到如此的重視嗎?

底子硬 學術品質嚴格把關

北大有三個經濟學科系:經濟學院、光華管理學院、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一位北大系主任形容三者的師資是:經濟學院是共軍裝備、光華管理學院是國軍裝備(台商尹衍樑捐款創辦)、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是美式裝備(美國福特基金會贊助)。

其實這種說法只對了一半,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的設備、經費,甚至老師薪水(一年約人民幣25萬元、折合新台幣約100萬元),都不是北大最好的,但教師評鑑卻是北大最嚴的。

包括北大都還爭論不休的教師晉升評等、廢除教師終身制、不留自己培養的學生、論文必須以英文寫作且在國外發表等規定,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從1994年創辦之初就開始嚴格執行。

林毅夫本人更是以身作則,在研究上努力不懈。在1990到2000年期間,林毅夫的論文在國際上被引用次數,排名全球經濟學家第205位,在華人經濟學家中排前兩名。

林毅夫形容大陸經濟學者現在是「近水樓台先得月」,他解釋說,隨著大陸經濟在世界的比重不斷增升,解釋大陸經濟現象的經濟論文,將愈來愈受到國際重視。

政策僵化 台灣的大學邊緣化

葉開溫、林毅夫這兩位昔日同窗不同處境,具體而微地反映出兩岸高等教育發展的優劣態勢。

台大、甚至台灣各大學現在陷入邊緣化危機,部分原因正是受到台灣邊緣化的拖累。

像2005年《泰晤士報》(The Times)的世界大學200強排名,台灣僅台大入榜,大陸則有六所大學入榜。而台大與北大、北京清華最大的差距在於「國際學術聲望」及「雇主評價」兩部分。

《泰晤士報》所選定的「國際學術聲望」,學者給予北大71分的高分(哈佛100分),而在333個回函的跨國公司人事主管中,北大獲得37分,台大的「雇主評價」則是0分。

僵硬的政策也是綁死台灣各大學活力的另一條繩子。

香港各大學可以把每年招生人數的10%,用來招收非本地的優秀學生,但台灣至今不承認大陸學歷,更別說招收大陸學生。

大陸可以用100倍的薪資差距來激勵教師,例如北大的九級崗位津貼,一年最多是人民幣5萬元,最少則是500元,但台灣所有國立大學的教師薪水都一樣。

台大的困境其實反映了台灣各大學的困境,就像台大校長李嗣涔說的,台大排名被北京清華超越不僅對台大是一大刺激,也是對台灣學術發展的警訊。

李嗣涔強調,中國自1998年啟動「985工程」,扶植重點大學的計畫已出現成效,台灣必須加快腳步加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