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衛生署長 侯勝茂 在Law & Love間找平衡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6-09-14
瀏覽數 16,500+
衛生署長 侯勝茂 在Law & Love間找平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其實我進入衛生署,完全都不在我的生涯規劃裡。念台大醫學院時,我只想要當一個很會開刀的外科醫生,又有人說我很會耍嘴皮子,應該當個教育家,我又去學教育。

當署長後我認為我應該要扮演一個領導者,而不是管理者。管理就是一直跟別人說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但領導者應該要說出一個道理,讓大家來配合。我的願景可以分成四大塊,提升全民健康、健康人生的教育,參與國際衛生組織,並建立一個健康安全的台灣。

我也把扶植醫學生技產業當成我的願景。但是檢討醫療業這幾年對台灣的貢獻卻不高,2005年的「兩兆雙星」,半導體產能已達1兆1131億元、TFT-LCD(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則有9761億元。但「雙星」之一的生物技術——與醫療產業最為相關的,僅產出1585億元。想當初考大學時,醫學院分數比理工科還高,而現在產值卻只是半導體業的尾數,這值得我們深思。

善用優勢/走快不需闖紅燈

為何健康生技產業無法超越?有幾個限制。首先,生技產業必定是個知識經濟,才能有足夠的規模創新。台灣研發的經費比例雖然高,但總數卻比不上一個歐美的藥廠。

另外,價值鏈必須能夠延長,才能建立獲利模式,但新產品卻受到執照限制,以及價格規範。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