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活用澳門古蹟 當賭城,更當文化城

文 / 宋秉忠    
2006-08-04
瀏覽數 21,350+
活用澳門古蹟 當賭城,更當文化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5年7月15日,聯合國只花九分鐘就通過澳門老城區為世界文化遺產。從此,澳門從賭城升格為文化城,大大提升了都市的魅力。

據與會的澳門文化局官員透露,當天澳門申請案排在第八個,之前七個項目的討論,每一個都非常冗長,使得原來預計在14日討論的澳門申請案被推遲,變成15日凌晨第一個討論項目。

由於先前的第五、六、七個項目都被否決,這位澳門文化局官員擔心得一夜睡不著。

沒有想到,第二天一開始討論,不到九分鐘,與會代表就一致通過。

聽到去年澳門申請世界文化遺產成功,一位台北市官員和一位香港記者曾不約而同地笑說,正是因為葡萄牙政府過去400年在澳門都沒有建設,現在才有老東西保留下來。

實際情況恰好相反。在申請世界遺產這件工作上,澳門前後任政府展現了讓人佩服的遠見和執行力。

撤離之前

買下官邸變成博物館

1982年9月中共元老鄧小平會見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確定中共將會如期收回香港、澳門後,同樣面臨政權即將易手,澳葡和港英政府在古蹟維護上的態度卻完全相反。

台北市都市設計及土地使用開發許可審議委員蕭麗虹,出生在香港,後來嫁到台灣,曾受文建會委託研究各國(包括澳門)都市空間利用。她形容:港英政府是能帶走的,儘量帶走,澳葡政府則是能留下的,儘量留下。

像1920年落成的香港淺水灣酒店是典型的英式建築,1982年被拆,後來在輿論的壓力下,才重建為購物商場。

赤柱海灘是1841年香港開埠後,港英政府的辦公重心。

但是1982年鄧柴會談後,許多英國官舍都被拆遷,特別是建於1846年的美利樓(Murray House),當年是駐港英軍的宿舍,是香港少數僅存的古歐陸式建築物之一。然而,在一片扼腕聲中,於1982年被拆卸,直到1998年才重建。

相形之下,即將撤離的澳葡政府卻自掏腰包,要為自己走過的留下痕跡。例如,仔島的葡萄牙官邸,澳葡政府就買下,現在變成住宅博物館。

文物維護

直接找上聯合國輔導

澳葡政府的文物維護,從一開始就訴求世界標準,直接找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輔導。

澳門除了在1982年成立文物保護專責機構「文化司署」外,1983年公布的法令已將澳門大約128項文物立案管制,條文明確指出仍在使用中的文物應該遵守的使用規範,業主如果要轉讓文物所有權,首先必須先通知文化司署,在30天內,文化司署有權優先取得文物所有權。

列管的文物可說巨細靡遺。128項文物中甚至包括「蓮峰廟旁刻有徽號之石塊」「位於通往望廈坊之石階旁刻有徽號之石塊」。

一本1997年出版、紀念文化司署15周年的專集《澳門文化特色的佐證》,映證了葡澳政府在古蹟維護上的用心。

專集中詳細記載了澳葡政府在古蹟維護上的發想、法令、向民眾及國際宣傳、維修工匠培訓,以及列管文物的維修計畫(包括文物的歷史、建築風格、修護的時間、工序、材料和照片)。

曾經寫過《紅顏未老──澳門的流金歲月》的作家黃仁達表示,澳門對文物古蹟的用心,已讓香港官員遺憾許多珍貴文物都在城市發展中消失了。

去年9月,黃仁達寫了介紹香港的專書,但只寫旅遊,沒講文物。黃仁達說:「香港哪還有文物可說!」

老城整合

世界文化遺產一小時逛完

威尼斯受到全球矚目,並不是一棟、兩棟老房子被保存,而是整個城市被完整地保存下來。更重要的是,威尼斯仍然活著,人們仍然在這個老城市裡生活著。

澳門也是用這種思惟去營造「老城區」。

缺乏像北京天壇、故宮等大型歷史景點的澳門,去年能成功申請世界文化遺產,除了善用中西融合的特色外,也是因為把25個古蹟景點串起來,以整個歷史城區申報。

以前,像「大三巴」這些古蹟是三三兩兩地散布在各處,澳門人即使住在這些「世界遺產」旁,也以為不過是些「破爛房子」。

但是經過葡萄牙統治者及特區政府有計畫地整合,這些破爛房子串成一個完整的古蹟帶,從澳門西南端的媽閣廟、一直延伸到民政總署所在的「議事亭前地」廣場、大三巴教堂。

如此一來,世界上除了澳門,很難找到第二個可以在一個小時內逛完的世界文化遺產。

蕭麗虹表示,澳門政府的古蹟維護觀念很先進、細緻,並不是把古蹟變成木乃伊、封鎖起來,而是採取「活化運用」的思惟,與城市規劃結合,連帶把居民的生活品質提升起來。

像建於1784年的「民政總署」,是澳葡統治時期的行政中心,現在從大門進入,一邊是民眾洽公的地方,另一邊可以看到葡國修道院風格的圖書館,不但座椅裝潢有古典氣息,同時專門收藏17世紀以來的外文書籍。

古蹟生活

在百年市場裡買菜

澳門歷史城區不但塑造古蹟聚落,而且還結合居民生活、藝術表演、購物、閱讀。

像澳門市中心的議事亭前地廣場,以前兩線道的馬路,人車夾雜,現在變成一個類似西門町的徒步區,人車分離。

3月11日開始的第17屆澳門藝術節,每逢週末,廣場上總有戶外表演。

「屈臣氏」「星巴克」的賣場就在有百年歷史的建築裡;廣場內還有一棟兩層樓高、堪稱遠東最大的葡文書店。

議事亭廣場前地附近的「營地市場」,也是一個已有百年歷史的傳統市場,經過改造後,裡面仍然賣現宰活魚,但卻一點也不顯髒亂。

來自澳門的設計師黃永洪在台北的工作室緊臨著大安市場,同樣是傳統市場,但是衛生條件與澳門的營地市場相比,卻差了一大截。

黃永洪非常欣賞像營地市場這種「人可以在古蹟裡買菜」的情景,人可以活在古蹟裡,卻又不干擾到古蹟。

黃永洪表示,這種作法,讓澳門就像個剪貼簿,把現在和過去都粘在一起。

澳門旅遊局駐台代表梁吳蓓琳表示,到澳門,觀光客可以走馬看花,一個小時就逛完所有世界文化遺產,但如果行程加上吃吃小吃、看看書、逛逛街,慢慢品味,也足夠讓人在澳門停留個四、五天。

動員民眾

SARS反成宣傳契機

即使澳葡政府和澳門特區政府,一個是殖民地統治者,一個是沒有人民直選的行政長官,但是他們在執行推動文物保護工作的時候,卻非常注意動員民眾參與。

像1982年首次舉辦由市民參加的澳門文物攝影展,就開宗明義地點出:「澳門的名勝古蹟不只是建築物,也是歷史和文化的代表,要讓大眾意識到只有群眾的力量,才能避免城市價值的下降、城市特色的消失、共同記憶的褪減。」

澳門準備申請世界遺產的工作,從2001年啟動,但在2000年時,就先配合聯合國的青少年教育計畫,在各小學推「文物小記者」活動,讓小學生以記者的身分到各文物景點採訪。

2002年,政府訓練大學生擔任古蹟解說員(文化大使),每週向市民介紹三條不同的古蹟旅遊路線。

2003年受到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衝擊,使得澳門出境人數大減。澳門政府利用「大家都在家」的機會,贊助社團辦島內旅遊,結果一年當中,有2/3的居民參觀過澳門的古蹟,瞭解政府正在推動申請世界文化遺產。

藉古捧古

荒廢老宅風光重返人間

澳門政府的用心,可以從維修盧家大屋(澳門第一代賭王盧九建於1889年)中看出。

結合中葡建築風格,有中式的磚雕、灰塑、橫披、掛落、蠔殼窗;有南歐式的青花瓷、鑄鐵欄杆、葡式百葉窗及半圓彩色玻璃,這種建築風格,中國沒有、葡國沒有,是目前僅存最具澳門建築特色的古建築。

不過,從1949年大陸動亂開始,大陸難民大量湧入寄居,最多時曾住著500多人。

1999年回歸後,澳門特區政府先是派人到香港,勸說盧家後代放棄老宅的所有權;接著,就是逐一與老宅中的500多位居民交涉,以補償金、換房各種方式,將他們遷離老宅。

但是盧家大屋已荒廢半個多世紀,許多澳門人即使經常路過,卻不知道這座老宅的重要性。

因此,當2003年3月,這座「在人群中消逝的古宅」完成初步整修後,澳門文化局立即進行一系列宣傳活動,讓這座澳門最著名的老宅「重返人間」。

文化局先是利用當年3月舉辦藝術節機會,在盧家大屋演出《鄧碧雲夜訪澳門金玉堂》歷史劇。

曾在澳門學戲的已故粵劇女演員鄧碧雲,在港澳的知名度相當於「台灣楊麗花」,文化局藉一個古人來介紹一座古宅,成功地達到宣傳效果。

一張門票相當於新台幣420元(約100元澳門幣)的《鄧》劇,一連上演11場,70個座位,場場爆滿。

當年11月,文化局又利用澳門大賽車50周年紀念的機會,再加演10場《鄧》劇。

2004年開始,澳門文化局每個月又在盧家大屋辦一次中樂團演奏,並且,還不定期邀國際社團,在大屋裡舉辦德國花藝展等活動。

因此,當2005年8月盧家大屋開放參觀以來,即使一週只開放兩天,參觀人數很快就超過一萬人次。

即使一向以「文官效率」自豪的香港,也不得不佩服澳門文官的效率。

2005年8月,香港的知識階層刊物《明報周刊》曾以澳門政府整修盧家大屋為題,表達它對「澳門崛起」的驚訝。

《明報周刊》在文章大前言中提到:「7月15日,來自21個國家的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僅僅花了九分鐘,一致通過澳門歷史城區,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澳門,一個與我們相距一個小時船程的地方,忽然間,由賭城變成文化名城……。

以前沒走過盧家大屋嗎?可是,今天人家上榜了。」

他山之石

小學生在老校舍悠遊

跟香港一樣,台灣在文物保護工作上,也比不上澳門。

從1982年開始、長達24年為申請世界文化遺產所做的準備,比世界文化遺產的稱號更重要。因為透過官民的參與,強化了澳門人對澳門的認同,這或許才是澳門最大的收穫。

面海的利瑪竇小學雖然建校只有50多年,但校舍卻是1868年葡萄牙人蓋的別墅。由於是政府列管的古蹟,不能隨意整修,因此沒有雨天操場、沒有禮堂。

但是校方卻隨遇而安,把附帶壁爐的大廳,變成圖書館及親子活動場。每天,有許多家長帶孩子到學校後,順手就拿起架上的童話書,講故事給孩子聽。

小學部副校長張潔玲更樂觀地表示,雖然沒有禮堂,但是老洋房採光好、挑高夠、通風、牆壁厚。

更重要的孩子從小就在古蹟裡生活,自然可以培養他們保護文物的意識。

在一間教室的布告欄上,還有這樣的海報,上面寫著:「澳門美麗的景色,有一座高高的大三巴。有很多古老的教堂。到處都有美麗的蓮花。有一個廣闊的黑沙灘。」

台灣大部分人的祖先400年前就到了台灣,澳門則有一半人是20年前才到澳門的「新移民」。台灣百年以上的小學比澳門多,但有多少老校舍被保留下來?

只有一個台北市內湖區大小的澳門,透過文化古蹟活出新生命,這個城市成功經驗值得台灣細細研究,努力學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