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1個小鋁罐,20萬個美麗新世界

文 / 張元祥    
2005-12-01
瀏覽數 21,400+
1個小鋁罐,20萬個美麗新世界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今年6月,以真人真事為背景的「大愛劇場」,播出萬華環保志工潘林珠的「流金歲月」。收視率從過去的二點多一路飆高至四點多,每天有近一百萬人在電視機前分享她的環保人生。

故事描述身世坎坷的潘林珠從做環保回收中,體現生命的新價值;不但化解她對生命的迷惘,更改變了家庭與人際關係。大愛電視台藝文組召集人楊昇榮分析,潘林珠的故事,正是絕大多數慈濟人的寫照,在平凡的人生中創造不平凡的空間與想像。

慈濟目前有二十萬志工共同護持證嚴法師的環保志業。去年,散布全國的四千五百個大大小小資源回收站,總共回收八千兩百萬公斤的資源,光是紙類的回收成果,就讓地球上超過一百五十七萬棵二十年生的樹木免遭砍伐。

草根性的環保運動與集結,是慈濟環保志工特有的文化;在今年6月聯合國世界環保日上,成為全世界唯一獲邀演講的團體,「慈濟的環保志業透過志工、委員的發願,逐漸從社區向外擴張成一股全民運動,」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發言人何日生用「志工經濟學」的來形容慈濟的環保成效。

慈濟究竟是如何動員如此龐大的志工人力與整合環保資源?不但引發聯合國環衛組織的好奇,也成為非營利組織研究的顯學。

「因緣式管理」是慈濟特有的志工文化。負責北台灣三千個環保站以及兩萬位志工聯繫工作的慈濟北區環保總幹事陳金海指出,慈濟的志工從來不需要管理,從三歲到一百零一歲,每一個人都「以制度為戒、以愛為管理」,盡其所能做好資源收集與分類的工作;陳金海唯一的任務就是,到每個環保站,替志工加油打氣。

核心動力 來自上人

不過東吳大學社會系教授楊孝則認為,非營利組織的志工多屬於非支薪的志願性質,必須有一個更高的道德象徵做為聯繫,「證嚴法師的德行與志業,就是慈濟最核心的動員能量,」他分析。

五年前從認識證嚴法師,到瞭解慈濟的志業,國泰金控董事許欽琳,即使擁有令人稱羨的社會地位,仍堅持親自到第一線擔任環保志工,「能為上人的志業盡一份心力,就是最大的福報,」他說。

慈濟大學人類學研究所教授許木柱也認為,環保志工的意義,不能光從經濟效益來分析資源回收的所得,而是親臨現場的體驗與感動,「挽起袖子做環保,才能感動自己、感動別人,」他指出。

環保站 散發愛力磁場

營造一個無私心與真善美的環境,是慈濟環保志工另一項無形而強大的動員能量。慈濟環保站就像一座修行的道場,從「境化」的氣氛培養「淨化」的心靈,相互扶持與成就以及溫暖的家庭氛圍,讓慈濟的環保志工,不需要「呼喚」,就會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環保站的關懷比親情還濃郁,」2001年經歷脊椎重大手術的環保志工蔡麗英,原本醫生估計要穿六個月的脊椎保護鐵衣,她在病床上唯一惦記的是回收站裡師兄師姐,第二個月就迫不及待地回到環保的第一線,第三個月就在眾人驚異聲中,脫掉了厚重的鐵衣。

慈濟大學宗教與文化研究所副教授盧蕙馨則分析,社會空間容易凸顯階級與身分的差異,相較於簡陋雜亂的慈濟環保站,身分名位已不再重要,反而凸顯環保議題的價值感。

營收滋養大愛 淨化志工

二十萬的環保志工與文化傳播,原本沒有交集,在2003年響應證嚴法師「垃圾變黃金、黃金變愛心、愛心化清流、清流繞全球」的理念,將環保資源回收的部分所得,轉作大愛電視台的護台基金,藉由電視台全球播映的感染力,達到淨化人心的目的。

「慈濟環保志工最大特色是結合物質與心靈的隱喻(metaphor),」對非營利組織動員有深入觀察的東吳大學社會系教授楊孝認為,此舉不但提供大愛電視台所需的養分、創造二十萬的基本收視觀眾,更讓志工從每一個鋁罐的回收中,看到心靈淨化的無限想像。

兩年來,慈濟安排超過十萬人次環保志工參觀大愛電視台,親身體驗護持的成果。「站在大廳裡,你會覺得環保工作除了拯救地球資源外,更多了一層心靈教化的意義,」慈濟北區環保總幹事陳金海發現,將環保的收入護持電視台後,志工在回收分類時更覺法喜,「二十萬位志工都是電視台的主人,從一張紙與一個鐵罐中,與全世界的觀眾廣結善緣,」他說。

「上人將一群平凡的人,集結成一件不平凡的志業,」大愛電視台新聞部副理葛傳富認為,看似簡單的環保運動,背後卻是無可取代的慈濟經驗,「在慈濟,一個被丟棄的鋁罐,都可以創造出美麗新世界,」他說。

慈濟委員 陳松田夫婦-從製造垃圾到回收環保

大年初一清晨,打算休息一星期的慈濟八德環保惜福站負責人蕭秀珠,不放心地回到環保惜福站看看。沒想門口一位七十多歲的環保阿媽,拎著一大包回收的資源蹲坐在門口,蕭秀珠趕緊請她進屋休息,「老菩薩說:『你們休息了,我就沒地方修行了』,」感動之餘,更讓蕭秀珠體會到環保工作的神聖。

原本從事免洗餐具批發的陳松田、蕭秀珠夫婦,十餘年前是北台灣數一數二的免洗餐具供應商,當年整條渭水街的騎樓都堆放著「松德免洗餐具」各式樣的保利龍碗筷,「大從餐廳、小到路邊攤,提起『松德』沒有人不知道,」一個個千年不化的保力龍碗,為陳松田夫婦創造一個月超過新台幣千萬元的營收。

走過早年的貧窮,當時沒有環保概念的陳松田夫婦,從濟貧開始接觸慈濟而認識環保的觀念,但一時間又不知轉行做什麼,每天都活在痛苦的掙扎中,「當時經常做惡夢,夢到上人看到自己弟子在製造垃圾,因此而被嚇醒,」蕭秀珠不好意思地說道。

逐漸縮小「松德」的規模,陳松田夫婦在1998年完全收掉原本「製造垃圾」的事業,全心投入慈濟環保志工的行列。並在三年前,將建國南路高架橋下,占地四百多坪的雜草荒地重新整理,在清出近二十輛卡車的垃圾後,闢建出八德環保回收站,並將堪用的衣服與物品重新整理結緣,成立慈濟第一個惜福站。

在八德環保惜福站裡,看不到傳統資源回收場的髒亂無章,取而代之的是回收紙類所散發出特有的味道,用回收資源搭建出的簡易房舍,牆壁四周掛滿證嚴法師的肖像與靜思語錄,三十多位志工自動自發的拿出小板凳,井然有序地將回收紙類分類包紮,不時會傳出愉悅、分享的笑聲。

「每一個慈濟環保站都為生命找到全新的出口,」陳松田指出,資源回收不但從垃圾中找到可貴的黃金,環保志工更從實踐中找到生命的新價值,「許多老菩薩原本都是家裡的三等公民(等吃、等睡、等死),但在環保站裡,他們卻是保護地球資源的尖兵。」

不僅是紙類與鐵鋁罐的資源回收品,八德環保惜福站的志工,更整理出堪用的物品與衣物結緣濟貧,一件件衣服整理過後,幾乎與全新的一樣,「還有新人結婚的禮服是從這裡結緣出去呢!」蕭秀珠自豪地說道。(張元祥)

國泰金控董事 許欽琳-學習縮小自己

清晨六點,秋天的晨曦透著露水微微的寒意,永和市寶福路的巷弄裡,七十多歲的許欽琳穿著慈濟灰色的環保衫,一如往常掃著路上的垃圾,順手拾起地上的鋁罐,放進預備的塑膠袋裡回收。

他不是市公所的環保人員,更不是街頭的拾荒老人,名片上一長串的頭銜,其中一項是「國泰金控董事」,但真正令他引以為傲的頭銜是「慈濟慈誠志工」,「我是慈濟正規班嚴格訓練出來的,」自我介紹時,許欽琳總是驕傲地加上這一句。

三十年來一直保持打掃巷道及游泳習慣的許欽琳,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上近二十歲,走起路來仍是挺直腰桿、健步如飛。早年接受日本教育而且自視頗高的他,不但凡事講求規劃、律己甚嚴,對於同仁的錯誤,也經常不假辭色地予以糾正,甚至還有一點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

早年,對於太太加入慈濟擔任志工忙進忙出,許欽琳並不在意,也只有金錢上的捐助,直到2000年被太太「騙去」面見證嚴法師,他的人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在國泰我知道辦醫院的辛苦,沒想到一個女人家的德行能感召這麼多人,將慈濟醫院經營到現在的規模,」深受感動的許欽琳從環保志工開始,身體力行證嚴法師的志業。

2001年開始,許欽琳每月固定六天參與慈濟的環保志工,再重要的會議及訪客,都排在慈濟的後面;一個上午下來,往往要搬運超過兩千公斤的回收資源,辛苦地回收與分類,或許只有數百元的成果,但許欽琳認為,其中獲致的快樂與滿足,是捐款百萬元都無法比擬的,「做環保的過程中,我獲得重生的機會,」他強調。

早年一頓飯局下來,花費數十萬元在許欽琳來說是常有的事。擔任環保志工後,他發現辛苦回收一公斤的白紙,只有不到新台幣2元的收入扶持大愛電視台。「以前我是挑好的吃,現在是挑便宜的吃,」省下許多不必要的浪費,許欽琳更珍惜周遭的每一項資源。

去年,許欽琳到澳洲開會,用餐時餐飲的包裝紙被隨手棄置垃圾桶,他不自覺地從垃圾中拾起嶄新的包裝紙,放進行李箱準備帶回台灣,同座的友人對這位「堂堂」國泰金控董事的舉動瞠目結舌,許欽琳卻仍怡然自得,「惜福是上人送給我最寶貴的禮物。」

出入都有轎車代步,極少需要忍受颳風烈日之苦,加入慈濟環保志工的五年多來,不論颳風下雨,許欽琳在環保的第一線參與資源回收工作。出太陽,脖子上披著一條毛巾,是他標準的配備;下大雨,20元的黃色輕便雨衣套在身上,與其他師兄享受汗水與雨水悶在雨衣裡的暢快,「在慈濟,讓我體會眾生平等、學習縮小自己。」許欽琳從七十歲開始,展開新的人生。(張元祥)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