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大」企業家與「偉大」企業家

文 / 高希均    
2005-12-01
瀏覽數 23,400+
「大」企業家與「偉大」企業家
Line分享 articlefont

賺大錢的是「大」企業家,捐大錢的是「偉大」企業家。做大官的「稱做」大人物,做大事的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一)向韓第教授繳白卷

11月上旬在上海浦東舉辦的第三屆全球華人企業領袖高峰會論壇,出現了一個意外的驚喜與收穫:幾乎一半以上與會的主講貴賓(從台達電董事長鄭崇華、寶來集團總裁白文正、理律法律事務所的陳長文律師,到人文學者余秋雨)都指出企業社會責任的迫切性。

去年秋天我赴英國拜訪英國管理大師韓第(Charles Handy)教授。他說他正在挑選十位慈善家投身公益的故事。他說入選的人要有二個條件:(1)靠自己的本領創造了大量財富;(2)然後放棄本業,投入公益,自己主持,來用掉自己的財富。他問我能否推薦合適的台灣企業家?台灣有不少符合第一個條件的,但我想不出符合第二個條件的人。我只能向韓第教授繳白卷。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陳怡蓁夫婦近來花很多的時間投入公益,逐漸接近。

這就誘發了我決定邀請王建先生擔任會中第一位主題演講貴賓。他講述在內湖社區大學、高雄、花蓮等地所做的愛心工作;然後話鋒一轉,談到三年來在浙江平湖創辦新華愛心高中的理念與已經出現的成績。他告訴三百多位與會人士,這個高中辦完二十年,就捐贈給當地政府。他高亢地說出:「帶著愛心(從台灣)來,不帶半根稻草走。」全場激起了熱烈的掌聲,還有人悄悄地取出手帕。那真是一場感人的二十分鐘演說。

(二)CSR是什麼?

10月底在北京的《中外管理》雜誌主辦的論壇上,我應邀就「二十一世紀的企業社會責任」做專題演講。

首先我指出當前中國企業發展的現象是:

‧民營企業在全國經濟活動中的比重愈來愈增加。

‧國內外市場的競爭愈來愈劇烈。

‧企業的利潤愈來愈微薄。

‧正派經營愈來愈必要。

‧社會責任愈來愈無法逃避。

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是指企業在遵守倫理與品德原則下,重視股東權益、勞動者人權、消費者權益、環保影響、社區參與、財務資訊披露、以及對利害相關人的責任。諾貝爾獎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有句名言:「企業的社會責任是幫股東賺錢。」儘管我一直是這位大師的仰慕者,但是他這樣的說法過於狹窄。

事實上,企業善盡責任(從捐款到注重環保)有眾多明顯與及時出現的好處。因此,它實在是一項投資,而非支出,更非負擔。我們至少可以列舉出六個好處:

(1)增加消費者對企業的信任。

(2)改善企業形象。

(3)有利於吸收投資。

(4)增加員工向心力。

(5)提升公司競爭力。

(6)容易招募優秀人才。

面對全球化趨勢,《遠見》雜誌於今年6月頒發企業社會責任獎,就是在鼓吹它的迫切性;就是希望力爭上游的企業

——能與世界標準接軌;

——能與楷模經營接軌;

——能與永續發展接軌。

孫震教授說得好:「企業倫理是一種絕對價值;唯有如此,企業才能永續經營。」我也坦率地指出:「東方社會最缺的不是人才,是人品。」

(三)三個「二」

當我看到台灣三十餘位企業領袖與大陸的企業領袖一起在上海峰會中面對面討論時,大家都驚喜地發現:不像在政治領域,他們的看法是多麼的相似!從自創品牌、企業購併、民營化、到藍海策略,彼此分享經驗,開誠交談,使我對CHATs(中國、香港、澳門、台灣所組成的「大中華經濟圈」)的發展更具信心。

讓我呼籲兩岸的企業家,要攀登二座山:前山是「企業利潤」,後山是「社會責任」;有選擇上的優先次序,但放棄後山不是一個選項。

企業家要有二顆心:一顆心是「事業雄心」;一顆心是「公民良心」。最佳的組合不是選其中一顆心,而是二顆心要同時結合。

企業家要有二股氣:豪氣是企業利潤領先群雄;志氣是社會責任一馬當先。受人責難的企業,就是那些只有豪氣,缺少志氣。

跨世紀最偉大的管理學者杜拉克剛剛去世;不要忘記他生前的這句話:「我不知道做一個有財富的死人有什麼意義!」

賺大錢的是「大」企業家,得到重視;捐大錢的才是「偉大」企業家,得到尊敬。在第三屆的上海峰會中,企業家之間的共鳴,已經播下了「奉獻」這顆種子。

評論企業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