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半生歲月為台灣找出路 異域孤軍丁善理

文 / 宋秉忠    
2005-11-17
瀏覽數 44,900+
半生歲月為台灣找出路 異域孤軍丁善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人在胡志明市。越過繁華的西貢河北岸,一到南岸,感覺並沒有離開台灣。

越南第一個加工出口區「新順加工出口區」,是模仿高雄加工出口區而建成的,直到現在都是越南最驕傲的示範區。1999年《歐元雜誌》旗下的《企業區位》(Corporate Location)評選新順加工出口區為亞太最佳加工出口區,還勝過新加坡的蘇州園區。前美國總統柯林頓、前日本首相小淵惠三等外國政要到越南參觀改革開放成果時,越方都會帶外賓到新順加工區參訪。

新順加工區的南邊,坐落了越南第一個以現代都市概念設計的新都市中心「富美興」,有類似天母的購物中心及豪宅,不久之後,也將出現類似台北東區的國際展覽中心。連接胡志明市對外交通的阮文靈公路,寬一百二十米,是越南最寬的公路,它的出現帶給越南人的驚艷,就如同當年的中山高之於台灣人。

曾提供胡志明市45%電力的協孚火力發電廠,則是讓胡志明市不再一個月停電五百次。它的發電功率與林口火力發電廠相近。

開發南西貢造福越南

當中央貿開員工在解說這些由董事長兼總經理丁善理推動的建設,經常不經意地用台灣現成的例子作比喻。

如果,丁善理為台灣人帶來的是驕傲,那麼他推動胡志明市向南發展的「南西貢開發計畫」,則是真正造福了越南人。

新順加工區已吸引8億美元外資,每年貿易額16億美元,雇用四萬九千名越南勞工,加上間接受惠者,人數超過十萬人。

有一回,丁善理在新順加工區出口看到大批下班人潮時,他笑說,「將來我跟大伙排隊去見閰王的時候,也許能有間貴賓室可以坐著等。」

1989年之前,這塊現在被劃為胡志明市第七郡的地方,是一大片沼澤,從胡志明市要坐船前往。套句前胡志明市市委書記武塵志的話說:只有抓螃蟹、捉田螺的人才會去。由於環境惡劣,在越戰期間,這裡一直是越共的游擊地區。

因此,當丁善理建議越方向南發展時,有越共官員脫口說:「南邊,那不是越共出沒的游擊區嗎?環境很惡劣。」

丁善理則認為,向東到第二郡發展,要跨越西貢河的主河道,河寬近三百公尺,同時又要能夠通行一萬噸以上的大船,橋必然要造得非常高大,費用驚人;而且,第二郡人口比南方密集許多,將來拆遷比較困難。

後來,事實證明丁善理的遠見。一家韓商1996年原來計畫要在第二郡設工業區,但因為造橋和拆遷的費用,而於次年退出。兩年前,這家韓商花了1億多美元,在富美興的南方取得三百公頃地。

企業守則:新速實簡

中央貿開在越南的成功,除了丁善理過人的眼光和每天晨泳所培養的過人體力外,也來自他對於「新速實簡」企業文化的身體力行。

「新速實簡」原先是抗戰期間推動新生活運動時的口號,官校出身的丁善理不但時時刻刻跟部屬說,也時時刻刻身體力行。

與中央貿開員工交談,經常可以聽到他們講起「丁總」的小故事,而這些小故事最後築成丁善理的越南傳奇。

談到「新」「創新」,丁善理本身就是一個創意王。他隨身都帶著紙條,車上、居家、浴室、口袋、晨泳的袍子裡,只要有點子,立刻寫下。中央貿開的部屬最怕他從口袋拿出一疊紙交待工作,有時很小的紙上,可以記著五、六條事,然後一條一條撕開交辦。

在建江省造林時,必須用人工把酸鹼度達到三度的土壤全部翻起來,然後利用雨季的雨水沖刷土壤,降低酸性,但是這項工作非常消耗人力,雇用的工人曾多達四千人;而且,人工推起的土堆(隴)不夠高、不夠厚實,很快就被雨水沖平。

後來,丁善理與一位朋友龐炳成參考當地農民的犁頭,發明了「丁龐犁頭」,加上當地俄援時代留下的推土機,工作效率大增,不但工人減到五百人,造林成本也由每公頃1000美元降到300美元。丁龐犁頭還獲得越南的國家專利。

慣用軍事術語溝通

創意要怎麼來?丁善理告訴員工「處處留意,皆學問」,為了讓員工不斷腦力激盪,他經常突然考員工。

有時候,問題與工作無關,例如「越南有馬嗎?」有時開車經過一棵樹,他突然要求新進員工:「查一下那棵樹叫什麼名字!」目的就是要逼員工從不同的角度想事情。

為了推動「速」,丁善理在兩年多前曾要求所有主管必須閱讀《執行力》一書;在丁的影響下,中央貿開的員工習慣用軍事術語溝通,例如,主管交辦工作有時會說:「在一四○○時前回報」;「攻占山頭」可能指達成某個專案等。

「實」就是實際。丁善理在越南除非重要外賓到訪,否則終年一身卡其服。受到他的影響,中央貿開在用任何一筆錢前,都是考慮再三。

像建造一百二十米的阮文靈公路時,根據當時交通流量,第一期工程只做十二米,中間當安全島,留作未來拓寬甚至是蓋輕軌之用。兩旁的道路一開始不鋪瀝青,因為沼澤地土軟,鋪了瀝青很快就下陷,因此先鋪土,讓卡車經過,壓個兩、三年,等土質已經堅固了,再鋪瀝青。

「簡」是指把複雜的事簡單化。丁善理經常給中高級幹部上《孫子兵法》,鼓勵他們謀定而後動。

丁氏管理:攻心為上

丁善理最被員工稱頌的是他的「攻心為上」。

1996年,中央貿開與一家大陸公司合組建設公司,並由大陸人張培出任總經理,當時中央貿開以台灣員工為主,從來沒有一個大陸主管去領導台灣員工。

為了凝聚兩岸員工的向心力,丁善理在張培的布達會上,特別請了所有台灣員工和所有大陸員工出席。

丁一開頭就問全部員工:人與宇宙相比,誰比較大?

下面回答說「當然宇宙大。」

丁又問:「在座有誰經歷過國共內戰?」這回沒人答話。

丁就說,「人類在整個宇宙中是那麼渺小,但卻應該有宇宙般寬廣的胸懷,既然我們在座的都沒有參與過那場生死的爭鬥,那為什麼我們要為父輩之間的爭鬥造成的後果負責呢?」

一席自問自答,化解了一般台商企業內最讓人頭痛的台幹與陸幹矛盾。後來,張培在紀念丁善理的文章裡,特別提到這段往事。

丁善理御下甚嚴,他的孩子還記得,每年暑假只要是請爸爸透過關係幫他們安排的打工,一定不會是「好事」。不是被安排到飯店當泊車小弟,就是被帶到堅江種樹。

次子丁廣鋐還記得,有一年暑假跟父親去堅江造林,當地氣溫高達攝氏三十七度,一天喝十多瓶礦泉水,竟然可以整天不用上廁所。

教部屬愛太太

丁善理曾說,如果他只要求一百分,交到第一手,就只剩下七、八十分,再往下傳,執行出來就不及格;若要求提高到一百五十分,最後執行出來還有八十分。所以,有些中央貿開的員工在公司看到丁善理,有時會低頭不敢打招呼。

不過,鐵漢也有柔情。丁善理的部屬都知道,丁善理非常愛他的太太,有時候在外面有了得意的事,他一定儘快跑回家,跟太太分享;這時候,如果看不到太太,他心情一定很不好。

因此,中央貿開的男員工都知道「丁總」的愛太太理論:「給太太買東西,不能問價錢,因為給太太買東西,是買太太高興,而太太的高興是無價的。」

協孚電廠一名越南員工回憶,有一次,他替電廠即時排除了一項機械故障,替公司避免了巨大損失。丁善理立即發獎金給他,但是奇怪的是,他又在公文中批示:「必須買禮物給太太」。這名員工聽丁總的話,第一次買了美國香水給太太,結果太太高興極了。

9月23日,在胡志明市舉行的丁善理逝世周年紀念活動上,也許是越南正在慶祝抗日勝利六十周年,也許是因為越南政府正在調查南西貢計畫是否有越南官員收賄,當天並沒有太多越南官員到場,反而是現任的堅江省長千里迢迢從南方趕來出席紀念活動。

為越南人造林、辦學

堅江造林起因是丁善理發現,台灣每年要進口兩百多萬噸原木作紙漿,將來如果各國環保意識抬頭,進口成本一定大增,因此決定在堅江投資造林。

造林所在的堅江省曾經是越南最窮困的地區,土壤酸化,連樹都長不出來。後來在丁善理的努力下,當地居民現在已經能養魚、種稻,當年的省長現在更已經晉升為副總理了。

在造林期間,丁善理看到在馬路旁流離失學的兒童,就在路旁建愛心小學收容他們。在造林的現場,丁善理又辦了越南子弟學校,由台籍員工出錢出力教導越南工人的小孩。

後來,雖然越南政府藉故收回中央貿開在堅江的人工林,但是丁善理與中央貿開兵團在雨季結束前的五十八天,搶種一千兩百多萬棵樹苗的故事、建學校的故事,卻不因丁善理的死而被淡忘。

也因此,堅江省長在得知丁善理的死訊後,輾轉透過許多人,才找到丁家後代,並出席9月23日的紀念活動。

從1988年受命為台灣找出路起,丁善理跑遍俄羅斯、緬甸、南非、東歐等地考察,最後決定落腳越南,把人生的後半輩子奉獻在這塊被他視為第二故鄉的國家。

在富美興的企業本部裡,丁善理的辦公室被永久保留下來,在他的遺像前,有一面陸軍官校的校旗;另一面旗,則覆蓋在他的棺木上。

黃埔校訓:「不貪財、不怕死、愛國家、愛人民」,不正是丁善理一輩子所追求的目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