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日本企業坐禪成風

文 / 呂美女    
1986-09-01
瀏覽數 12,950+
日本企業坐禪成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日本的企業界於四0年代末期,便逐漸對禪宗的方法(坐禪)感到興趣,而正式以坐禪作為社員研習會的方式,則開始於五0年代末期。

戰後的日本雖然成為資本主義國家,然而鑑於個人主義在英、美等國造成的勞資對立,和國民對政府的不信任,使企業缺乏活力,逐漸走向衰退,於是有意走向集團主義政策。

日本企業界同時也想到利用坐禪活動,使過度勞動的日本勞工達到精神、體力的恢復。然而最重要的目的,則是利用員工集團參禪的機會,灌輸企業經營的理念和集團主義的思想。

六0年代開始,坐禪活動越來越盛。到了一九六四、六五年左右,集團坐禪似乎成為企業界共同的休閒活動。

打破「不立文字」傳統

當時,由黃檗宗潮音舍(京都)主辦的企業坐禪,每年至少有一萬五千人參加。此外,曹洞宗的總持寺(橫濱)、臨濟宗的相國寺、妙心寺、甚至連非禪宗的佛寺和日本自衛隊也紛紛舉辦參禪活動。坐禪的場所日文稱之為「道場」,可供一般人坐禪的道場有三十個。

除了誦經,參禪者和禪寺的先生(禪師)一樣,在三、五天的活動期間內,過看勤儉勞動的修行生活。活動採「合宿」方式進行。每天早晨四、五點起床,然後掃除、坐禪、聽道。此外,每天都有以社務或修身養性為話題的座談會。

除了企業家的推動,禪學界打破禪宗「以心傳心、不立文字」傳統,著書立說;利用禪學教義對企業家和員工提出種種忠告,使得豐富的禪學思想能流傳至今。

根據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的禪學書籍目錄顯示,由一九四八年至一九六八年,禪學界至少出版了七十餘冊有關禪學的單行本。企業界坐禪活動的最盛期(一九六四~一九六六年)內,每年平均出版六、七冊新書。比較之下,六0年代出版的禪學書籍,內容比較注意可供企業界運用的教義,宗教色彩更加淡薄。

禪學界在日本經濟起飛之前,便提供豐富而且容易入門的禪學研究方法,可以說是日本禪學能順利被企業界引用的先天條件。其中,享譽國際的鈴木大拙(一八七0~一九六六年)被視為近代日本禪學界最傑出的指導人物。

傳播「東洋智慧」

鈴木大師不但出版了許多介紹禪學思想的書,還利用英文的禪選集和海外演說,將他心目中的「東洋智慧」遠播到世界各地。在台灣的書店裏也可以買到他的作品(翻譯本)。

禪學界對企業家提出的忠告和建議很多,「無常」的觀念與「調和」的方法為其中的主要思想。人類極容易犯的缺點便是,以為自己所在的立場是固定、不變的,而用這種態度去衡量事物。事實上,地球並不像人類原先所想的處於不動的狀態,世上的事事物物也是變化無窮;這便是佛教要求信徒透視的「諸行無常」現象。

對一個棒球投手而言,昨天有精采的表現,並不表示今天也能贏得比賽。遇到強打者,也不必先懼他三分,因為強打者不一定每一場都有全壘打出現。

經營者也一樣。如果每天只把心公司可能虧損、股價下跌、無法向董事會交待等問題,勢必無法專心做好眼前的工作。如果有能透視諸行無常的道行,摒棄雜念,便能全力發揮,做好進行中的工作。

得失相隨

禪學界對企業家提出的另一個忠告則是「得失相隨」的道理。加班對經營者而言,既可以利用原有人力,不必增加員工,也不必增添設備,不利用是一種「浪費」。相反的,員工卻想保有適度的休閒生活,認為強制加班是無理的勞力剝削行為。如果雙方不能拋除片面的主見,便無法避免磨擦和對立。禪學界認為有效率的公司,應該是生產、財務、勞務、販賣各方面都能平衡發展的事業體。「企業禪」(企業界的坐禪)的目標,便是藉由集團生活,調和公司內部的氣氛。促使各部門彼此瞭解與合作,使公司趨向一體化經營。

日本企業界並沒有正面強迫員工參加坐禪活動,但是,在集團主義的導引下,加上坐禪被引為新社員的訓練活動,企業禪的推展十分順利。很多企業家也樂於將自己的坐禪體驗公諸於世。這些企業家的共同特徵,除了腰纏萬貫和活躍於企業界外,還包括長壽和健康。他們使一般日本人都深信坐禪不但可以治病而且可以健身。

在各種靜坐(坐禪)中,流傳最廣的是岡田(虎二郎)式靜坐法。據說每年約有五到八人利用這種靜坐法治癒疾病。

柳田城二郎(九十二歲、日本航空公司顧問)的坐禪經驗已有七十年,一小時的岡田式靜坐是他每天早晨必行的早課。他認為靜坐使人保持平靜,而不要憂慮則是長壽的要訣。

此外,白隱禪師的內觀法和藤田靈齋的息心調法也是經常被採用的坐禪方法。

在經驗的背後,日本的科學和醫學界也進行種種實驗,以證實坐禪對人體腦波和呼吸的影響。

根據日本醫學界的實驗,一般人在睜眼,運用聽力和思考的狀態下,腦波大約是每秒十四至十五個週期,稱為β波。閉眼、心情平靜時的腦波約每秒八至十三週期,稱為α波。比彼波更短的是θ波(每秒四至七週期)與δ波。δ波(0.五至三.五週期)只有在熟睡的時候才會顯現。

經常坐禪者,如果進入禪定狀態,即使睜著雙眼,腦波也可能出現α波。繼續靜坐,則θ波相繼出現。坐禪結束,腦波還是經常出現α波。研究者根據統計指出,修行(坐禪)越久,腦波的運行越平緩,修行時間和腦波的深度成正比。

長息即長生

白隱禪師有句名言「長息即長生」,意即呼吸越深(慢),對人體健康越有益。

普通人每分鐘的呼吸次數約十七次,經常坐禪者則可降到一、二次,甚至五次。日榮證券社社長上西泰藏喜好「水中禪」,他可以在水深五公尺的游泳池底,靜坐一分半鐘,然後再游泳一千公尺。一般認為坐禪可以調整呼吸的深度,增進肺活量,對學習聲樂、舞蹈、及武藝者,甚至一般人都有莫大的幫助。

挾看坐禪的號召力,東京最近出現不少專供各界團體靜坐和研究靈異之學的「冥想中心」。這種冥想中心採企業化經營,不再用禪寺的規則訓練顧客,而是提供場所和資料,供社會人士研究瑜咖、超能力、禪學等。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冥想或坐禪活動,其目的都是想帶給企業界人士健康的身心,與培養員工的向心力。根據日本官方的調查顯示,半數以上的日本人,承認自己工作過度。但是,也有半數以上的日本人,對目前擁有的餘暇感到滿意,同時覺得不工作便會產生罪惡感。這使得外國人(尤其是盼望日本人縮短工作時間、降低生產量的美國人)感到不可思議。不過,如果仔細閱讀六0年代禪學者為企業界擬出的規範,便能體會出強調「人生即努力、努力即幸福」的企業禪,對日本人思想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