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何處練劍 學院練劍V.S.江湖練劍

文 / 宋秉忠    
2005-04-21
瀏覽數 20,050+
何處練劍 學院練劍V.S.江湖練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鴻海董事長兼總經理郭台銘曾表示,他不迷信大牌及學歷。他說:「告訴我,哪一家大廠老闆是來自IBM,好的學歷和外表條件,不一定能造就真正應付現實競爭的實力,反而是最難困的環境下,才能鍛鍊出膽識。」

然而,1979年時任台大商學所所長的陳定國在台大開了「企業經理進修計畫」,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等人都曾上過課。「郭台銘整整上了兩百多小時的課,」陳定國說。

淡江大學管理學院院長陳定國,曾經擔任美國台塑JM公司副總裁以及泰國卜蜂總集團資深執行副總裁,擁有非常豐富的理論和實務經驗。對於如何培養總經理,他說「象牙塔(大學)可以練劍,江湖(企業)也可以練劍,」但是接受企管教育絕對是總經理之路不可或缺的一關。

陳定國算了一下,從大學畢業到當上總經理要二十年,從碩士到總經理要十五年,總經理念了EMBA也要十年才會成功。他強調,郭台銘和尹衍樑到了三十五歲左右才念EMBA,到五十歲左右才真正開始揚名。

不過,不是每個接受企管教育的人都會變成郭台銘。唯有管理企業的實務經驗,才能真正熟用企業管理知識。豐田汽車前社長張富士夫就是一個例子。

豐田汽車至今堅持,任何技術背景的學生剛到公司,一定要到工廠實習三年,瞭解其他部門的工作,並培養團隊精神。由於不少人熬不到兩年就不幹了,公司也可藉此篩選不適應公司文化的人。

當一年前,豐田打敗福特,躍居全球第二大車廠時,不少美國商業雜誌稱讚張富士夫是「製造專家」,透過簡化製程,強化了豐田的競爭力。但事實上,出生在中國大連的張富士夫大學念的是法律,但因為曾在工廠實習過,因此熟悉製造流程。

在多變的台灣產業環境中,許多企業領導人更是看重專業經理人的臨場反應。

聯電董事長曹興誠曾在成大的演講中,巧妙地以打球比喻台日的企業經營方式,以及各自需要的人才特性。

曹興誠說,日本企業經營如同在打高爾夫,在擊球之前,要先做很多規劃,是要打短桿或者長桿,是要冒險一點,還是求安全,規劃很多,想掌握未來的所有狀況。

而台灣企業就好像打網球,在比賽場上沒有時間讓你去思考,對方無論是抽球、上網,或吊球,你都得馬上反應,唯一能掌握的是事前的練習,累積經驗,好在場上隨時應變。

所以,曹興誠多次在大學演講時反對在大學時代就做生涯規劃,因為「像打網球一樣,永遠沒法真正預測,可是你要培養能力可以馬上回應變化球」。

【江湖練劍】

工業技術研究院董事長

林信義的手傷

企管大師陳定國說:「象牙塔可以練劍,江湖也可以練劍。」那曾任中華汽車總經理的工研院董事長林信義則屬於「江湖派」。

林信義從成大工學院畢業後,就直接下到企業的最前線——車間、生產線,親手操作車床、機具。到現在,他的左手虎口還留著一條長長的傷疤,這是當年在工廠工作時被刀具切傷的。

工作十七年後,林信義才又回到政大企家班讀書,雖然企管教育給他理論架構,但真正能幫助他解決公司日常事務的know-how卻是來自工作。

林信義任職於中華汽車期間,經常因為業務需要,從各部門抽調人力組成「專案小組」,但專案小組卻受制於各部門的「本位主義」,經常成效不彰。

從各部門經理的角度,抽調人力、物力去支援一個與自己績效無關的專案小組,對自己有什麼好處?當然就不會真心的支援。

針對各部門經理的這種心態,林信義從實務中學習到的解決方案是:首先要有一個比經理層級更高的主管(例如副總經理)直接領導專案小組;其次是經常找各部門經理詢問專案進度,如果不是認真支持專案,該經理可能會一問三不知。

此外,台灣許多企業習慣每個月給員工打考績,以為這樣才能即時反映員工表現。但是林信義從工作中得到的經驗,卻是三個月打一次考績,反而可以減少憑主觀印象去考評部屬。

而且,在打考績前,他會找部屬面談,聽聽看他們對自己的考績有什麼意見,如此才能讓「默默耕耘」的員工出頭。

「這些可不是我在政大企家班學的,」林信義下意識摸了一下左手的傷疤。

不過,林信義同意:有了工作經驗後,再去念EMBA。因此,在他擔任中華汽車總經理期間,大批中高階幹部被送到政大念EMBA。而幹部念完EMBA回來的確跟以前不一樣。特別是理工出身的同仁;在過去,他們只相信數字,但是一個組織的氣候、文化,卻是無法用數字表示出來。

雖然自認是「江湖練劍」的林信義,在他主管中華汽車期間錄用的兩百多個碩士中,有近九十人是MBA。

【學院練劍】

中華汽車總經理

黃文成的MBA歲月

中華汽車總經理黃文成1977年從成大機械系畢業後,立即考上當時號稱「全國最難考的研究所」——政大企管研究所。黃文成說,政大商學院兩年的生活是他人生的巔峰。

與自稱是「江湖派」的林信義相比,黃文成的管理之劍是在象牙塔中練成的。

二十多年前的政大企管所可謂全台灣最難考的研究所,黃文成考的那年,有一千五百人應考,只錄取三十多人,成大應屆更只有他一人考取。對工科學生來說,考政大MBA必須準備會計和經濟學,念起來非常辛苦。

在成大時,他的房間剛好在宿舍大門邊,樓上是學生舞廳,每天都有舞會。每回有同學要出去吃飯或跳舞,經過他房門都會喊:「阿成,別念了,去吃飯或去跳舞,」但四年下來,阿成只跟同學去吃過飯,舞是一次都沒有去跳。

不過,辛苦是值得的。政大企管所當時的課程設計和師資培訓是與美國密西根大學合作,因此緊跟國外MBA教育潮流,師資和上課採取個案研究,在當時都是國內最好的。

黃文成記得楊必立教授講的「產業經濟」,首先就是講「系統」概念,對他的啟發最大。

黃文成指出,組織是由各個組件組成,管理組織一定要瞭解系統,否則會見樹不見林。

即使擔任總經理,黃文成也強調,管理非一人可做,總經理和基層員工工作性質不同,但都是一個組件,都具有不可替代性。

還有陳定國老師教的「分析規劃與控制」。黃文成回憶,陳定國個性爽朗,真的把企管知識念通,因此上課不鑽牛角尖。

黃文成還記得陳定國講的一句話:不謀而成,零分;謀而猶敗,一百分。

黃文成在中華汽車就是推動這種觀念,要求部屬事前規劃,即使失敗也沒關係。

黃文成的論文指導教授是陳定國,論文題目是「精密工業新產品研發潛能與方向」。為了寫論文,黃文成先後拜訪過一百多家企業。由於政大老師與企業互動良好,他才有機會到這麼多家企業拜訪。

政大商學院還每兩週就請企業CEO到校演講,在當時是創舉。

當時,企管教育一般只有英文教材,但政大商學院已編好厚厚一大本台灣的個案,納入互盛、天仁等本土企業,做為個案研究的教材。個案研究能幫助學生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

同班同學之間相互激勵,也是學習的助力。黃文成說,上課時,大家都搶著回答老師的提問,因為如果別人搶先,後者就不好回答。也因為這樣,同學們課前準備特別認真,一天到晚都可以看到同學在圖書館收集資料。

對於政大校風的影響,黃文成笑說,當時同班同學只有他不住校,其他同學「為了追政大女生」而死守校園。大家住在一起,自然要重視對方的感受,做事會先考慮別人,政大人比較有團隊精神。

既然企業是一個系統,「太個人,比較適合待在專業領域,」黃文成說。

本文出自 2005 / 04 月號

第22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