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領導學之父華倫.班尼斯

2005-03-01
瀏覽數 18,550+
領導學之父華倫.班尼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華倫‧班尼斯(Warren Bannis)改變了我的生命。我是1966年於波士頓麻省理工學院(MIT)史隆管理學院(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作為期一年的進修時認識他的。那時我還在讀書,他是研究團體和變遷領導的知名學者。從那時起,我對他的想法一直有強烈的興趣。

班尼斯曾擔任四任美國總統的顧問,包括前總統甘迺迪與雷根,寫過二十幾本關於領導的書籍,在全球各地擔任顧問與發表演說。最難得的是,他實踐了自己宣揚的管理學理念。在四十二歲那年,他放棄麻省理工學院安定的教職,轉任紐約州水牛城紐約大學的執行副校長,稍後擔任辛辛那堤大學校長達七年之久。

這些實務經驗並非一帆風順,但他說:「就算用全世界來交換,我也不願錯過。在成為領導者的過程中,我學到許多關於領導與我自己的重要事情。」在我探討的大師當中,他是少數拿自己的理論到真實組織裡進行測試的專家之一,結果成就斐然。我們看到他對領導者工作複雜性的深刻瞭解,他對人類的缺失軟弱所表現出來的同情與仁慈,以及他對一切事物的強烈興趣。

自認屬於狐狸類的班尼斯

班尼斯喜歡引述英國哲學家柏林(Isaiah Berlin)對刺蝟與狐狸的區分。柏林認為,刺蝟只知道一件大事,狐狸則明瞭許多小事。班尼斯自認屬於狐狸一類,他能欣賞世上的眾多刺蝟,所以他把著作與演說撒向全世界,藉著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解說譬喻。他認為,談到助人瞭解領導為何物時,棒球隊教練的經驗絕不比享有盛名的奇異公司(GE)前任執行長威爾許(Jack Welch)遜色。他的文章包含古希臘悲劇劇作家沙弗克力斯(Sophocles,經典作品為《伊底帕斯王》)的名句,愛爾蘭詩人葉慈(W. B. Yeats)的詩段,以及曲棍球巨星格雷斯基(Wayne Gretzky,被譽為北美職業曲棍球聯盟最出色的球員,1999年退役)的睿智話語。這些名家之言令他的著作讀來津津有味,讓他的演說聽來繞樑三日。

班尼斯在領導方面的開創性著作為他與同事納努斯(Burt Nanus)合寫、1985年出版的《領導者》(Leaders)。書中訪問了美國九十位領導者,其中六十人來自企業,其他三十人來自各種非營利組織,包括首次登上月球的太空人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與空中繩索特技家瓦蘭達(Karl Wallenda,創辦「偉大的瓦蘭達」馬戲團,該團以不用安全網的空中危險表演名揚全球)。

班尼斯說,他在這些成功的人身上尋找共通特質,最初他覺得這些人的差異遠超過共同之處。他說:「有些人為了追求成功刻意裝扮,有些人不修邊幅;有些人伶牙俐齒,舌燦蓮花,有些人口齒不清,言簡意賅;有些人像約翰‧韋恩(John Wayne,美國早期西部片明星),有些人恰恰相反。」只有少數人擁有強烈的個人魅力。我認為,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班尼斯的這項發現實在是好消息。

班尼斯以領導者與管理者的區別為起點,分析書中的九十位領導者。「領導者把方向設對(do the right thing),」他說:「管理者貫徹執行(do things right)。」兩者的角色都很重要,但本質截然不同。他看過太多高階主管展現優異能力,拚命推動錯誤的決策。他認為,當時的美國管理過度,領導卻有所不足。

班尼斯的這項研究是基於印象所得,而非來自統計數字。他並未要求受訪的領導者填寫問卷或勾選答案,而是要他們坐下來與他一席長談,每人通常花四、五小時,有時對一人連續訪談數日。他說,這個過程很像鑽油井,這裡扎一下,那裡刺一回,盼望突然湧出石油。在訪談過程中,他得到許多有趣的發現,如60%的企業領導者仍與元配維持婚姻關係,對婚姻制度依舊充滿熱情。但是他的研究方法帶來的真正快樂,是得到大量的人生故事,而故事蘊藏的涵義往往比當事人的分析詮釋更為豐富。

領導可以後天培養

班尼斯認為,正確的領導方式不只一種,每個人都得找出最適合自己的領導風格。這項看法著實激勵人心,不過班尼斯也提出領導者共同具備的四項特質或能力,包括:一、注意力管理(management of attention);二、意義管理(management of meaning);三、信任管理(management of trust);四、自我管理(management of self)。

對領導者與管理者做出前述重要的區分後,班尼斯認為有必要用管理學的語言來分析領導者的工作。他的分析顯示,領導是一種可以培養的技能,只要領導者願意努力,就能發展出領導能力。換言之,後天培養的領導者可以跟天生的領袖人物一樣出色。

注意力管理指領導者必須找出一個令人敬佩的目標或願景,凝聚每一個成員的心智與精力。領導者必須心中有夢,決心實現夢想。班尼斯說,他擔任辛辛那堤大學校長期間,有次發表演說,一位觀眾提出問題。「華倫,」這名男子問道:「你喜歡當這所大學的校長嗎?」班尼斯停了一下,才說:「我不曉得。」後來班尼斯說:「那一刻我突然明白,我要的是『當』(be)校長,而不是『做』(do)校長。」從這段故事可以看出,班尼斯擅長運用自己的人生經驗,深入詮釋他的管理學理論。

意義管理是指領導者有能力把自己的夢想傳達給部屬,讓他們認同夢想的意義。信任管理指領導者言行一致,誠懇正直。自我管理意謂著,領導者必須徹底瞭解自己有哪些弱點與優勢,並須具備堅強的心智,他人的批評有理時,必須虛心接受。領導者還得知道何時須改變方向或策略,何時須義無反顧堅持到底。

威廉斯(Harold Williams)擔任蓋提基金會(Getty Foundation)總裁期間,曾接受班尼斯的訪問。班尼斯要威廉斯說出對他成為領導者影響最深的經驗。威廉斯答道,對他影響最深的是諾頓西門公司(Norton Simon)在遴選總裁時刷掉他。令他怒火中燒,對方提出說明,但他認定這些理由全是一派胡言。終於有位朋友告訴他,這些理由中有一部分確然屬實,建議他修正某些缺點。他知過能改,一年後,當上蓋提基金會的總裁。

《領導者》一書確立了班尼斯在管理學的權威地位。該書簡明易懂,又是在1980年代推出,當時美國各界正憂慮自身的競爭力趕不上新興的亞洲國家。

領導者如何放牧一群貓

到了1990年代,班尼斯開始把注意力轉向亞洲國家的領導者,深信關鍵在於領導者能否創造能生產智慧資本(intellectual capital)的環境。他認為,領導與管理才華洋溢、充滿創造力的員工就像放牧一群貓。這種員工富有獨立精神,具有藝術家性格,他們厭惡權威,又須通力合作來產生具體成果。為了深入瞭解這種領導方式,班尼斯找出過往與現代社會中七個令人振奮的「偉大團隊」,這就是《七個天才團隊的故事》(Organizing Genius)。

班尼斯探討了製造出全球第一枚原子彈的曼哈頓計畫(Manhattan Project,譯註:美國陸軍部1942年實施的一項研發原子彈的祕密計畫)。他前往全錄公司(Xerox)設於加州的帕洛艾圖研究中心(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譯註:首創電腦GUI介面的技術),會見正在改革電腦科技的專家。他造訪迪士尼(Walt Disney)的攝影棚,洛克希德(Lockheed)的「臭鼬工廠」(skunk works,譯註:為洛克希德設於加州的先進技術設計部門),以及蘋果電腦(Apple)的麥金塔(Macintosh)小組。

他總結說,每一個偉大團隊都有獨特的優點,也有共通的原則,如成員有共同的夢想,每個人都不惜犧牲自我,願意一起圓夢。這些團隊的成員都很年輕,都覺得自己受到欺壓而一心求勝。他們願意忍受長時間的工作方式與斯巴達式的嚴酷要求。儘管領導者覺得他們是危險的改革分子,他們仍然需要領導人的保護,因此領導者的任務之一,就是對這些人撐開大傘提供庇護。

領導者還有其他任務。領導者必須隨時提醒部屬,讓他們明白自己的工作為何具有無比的重要性。蘋果電腦創辦人暨執行長賈伯斯(Steve Jobs)創業之初曾對員工說:「你們正在改變世界。」領導者必須創造互相信任的氛圍,讓員工能提出異議,激烈爭論,事後繼續同心協力一起工作。領導者必須培養一種文化,鼓勵員工發揮好奇心與求知欲,讓他們勇於冒險與進行新的實驗,而不必擔憂遭到處罰,這就是領導者的職責。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領導者必須帶來希望。要是沒有希望,一旦碰到橫逆險阻,員工很難堅持不懈,然而逆境無可避免,有時就是會降臨。

研究過偉大團隊及其新型組織的工作方式後,班尼斯覺得自己過於注重個人領導者的角色。他認為領導是一種共同任務,遂將關注的議題從領導轉向伙伴關係(partnership)。他指出,組織將成為一種聯盟,由許多半自治的團體組成,權力會分散到各團體,而非集中於核心階層。新的領導者深諳「賞識的力量」(power of appreciation),他們知道自己並非無所不能,必須藉著培養與鼓勵員工的優良構想與表現來獲得成果。

班尼斯以他的典型寫作方式,提到英國十九世紀兩位政治領袖葛萊斯敦(William Gladstone,譯註:英國前首相暨自由黨領袖)與對手狄士雷里(Benjamin Disraeli,譯註:英國前首相暨保守黨領袖)的故事。據說你跟葛萊斯敦共進晚餐時,他會讓你覺得他是全世界最聰明傑出的人,感到自己正與世上最重要的領袖之一同席;跟狄士雷里共餐時,他卻讓你覺得你才是世上最聰明傑出、也是最重要的人(據說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對這兩任首相印象差別甚大,在比較兩人時說出上述事例)。

彼此擁抱,才能展翼飛翔

夢想與信任也很重要。沒有夢想與信任,所有員工都將淪為修理機器的技工。但是夢想與信任再也不能由領導人從上而下施予員工,領導者必須耐心培養,讓整個團隊建立共同的夢想與互信的氣氛。新型領導者最重要的角色將是善選員工,決定誰可以加入團隊。班尼斯說,你需要一台「Rolodex」(為PDA的品牌之一),以便找到合適的員工。

在此我要引述一首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譯註:布萊希特為德國已故著名詩人與劇作家)的詩「一個工作者的疑問」,班尼斯曾用這首詩闡述他的共同領導觀點:

誰建造了底比斯的七座城門(Thebes of Seven Gates)?

諸王的名字寫在書裡。

拖著石片前進的是君王嗎?

還有巴比倫(Babylon),多次被摧毀

是誰多次將它重建?

年輕的亞歷山大(Alexander)征服印度,

全靠他一人?

凱撒打敗了高廬人(Gauls),

出征時難道沒有廚師為他煮菜?

西班牙的菲利浦(Philip of Spain)看到他的無敵艦隊(Armada)沈沒

潸然淚下,

莫非沒有別人傷心痛哭?

斐特烈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贏了七年戰爭(Seven Years War),

還有誰是贏家?

希望你能明白班尼斯引述此詩的用意。

班尼斯指出,今日的組織是個混合體,聚集了多個聯盟、組合、網絡、矩陣、模組、暫時系統、專案小組、跨功能小組與特別任務小組。除了傳統的金字塔型組織,這種混合體無所不包。在這些群體中,過去盛行的由上而下的領導方式,以及一位英雄人物帶領組織的作法已失去效力。新的領導者不能再仰賴權威,必須憑藉影響力做事,必須發揮說服力而非支配力。班尼斯引述盧奇安(Lucian de Croszonza)的名句來說明這個道理:我們都是單翼的天使,唯有彼此擁抱,才能展翼飛翔。

下一期我們要討論哥夏爾(Sumantra Ghoshal)的觀點,他提供了印度方面的管理學知識,讓組織研究更加豐富。

必讀班尼斯

《領導者》

為探討領導方面的開創性著作,以領導者與管理者的區別為起點,分析了九十位領導者,歸納出領導者應備的四項特質。該書確立了班尼斯在管理學的權威地位。

《七個天才團隊的故事》

書中總結指出,每個偉大團隊都有獨特的優點,也有共通的原則,如成員有共同的夢想,願意一起圓夢;團隊的成員都很年輕,願意忍受長時間的工作與斯巴達式的嚴酷要求。儘管領導者覺得這些成員是危險的改革分子,仍需對這些人撐開大傘提供庇護。

領導者 停看聽

●領導者把方向設對,管理者貫徹執行。

●領導者應備的四項特質:注意力管理、意義管理、信任管理、自我管理。

●領導是一種可以培養的技能,只要願意努力,就能發展出領導能力。

●領導與管理具創造力的員工,關鍵在於能否創造能生產智慧資本的環境。

●偉大團隊都有獨特的優點,領導者必須對團隊撐開保護大傘。

●領導者必須隨時鼓舞部屬,讓他們感受自身工作的重要性。

●領導者必須創造互信的氛圍,鼓勵員工發揮好奇心與求知欲。

●領導是一種共同任務,領導者必須藉由「賞識的力量」,以培養與鼓勵員工的創意與

表現來獲致成果。

●領導者應耐心培養團隊的共同夢想並帶來希望。

●今日的組織是個混合體,領導者必須憑藉影響力做事並發揮說服力。

班尼斯:

就算用全世界來交換,我也不願錯過(各項實務經驗)。

在成為領導者的過程中,我學到許多關於領導與我自己的重要事情。

本文出自 2005 / 03 月號

第22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