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外交才子錢復 感慨中再回首

文 / 王力行    
2005-03-02
瀏覽數 32,500+
外交才子錢復 感慨中再回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錢復曾任蔣中正總統之傳譯、蔣經國總統之駐美代表,為李登輝總統掌舵外交,擔負多項台灣在國際社會求存圖強的歷史任務。

他的風雲歲月見之於外交場域,從退出聯合國、中美斷交、八一七公報、軍購、中美貿易失衡到江南命案等等,錢復無役不與,在國際現實下忍辱負重,臨政治危境時絕處逢生。

《錢復回憶錄》第一、二卷,歷時五年完成,以國際觀點回望台灣四十年政治發展,並披露諸多一手關鍵史料。

錢復於回憶錄問世之際,接受《遠見》雜誌專訪,暢談寫作緣起,

也對當前台灣國內外情勢發表了直率的評論;與會者尚有張作錦及高希均。

Q:你寫這本回憶錄想要表達的是什麼?你希望讀者用什麼樣的心情來閱讀這本回憶錄?

A:我有幾個目的,頭一個目的,就是要遵照長輩的叮囑,完成長輩的希望。

這套回憶錄,我大概是1999年開始整理,2000年開始動筆寫。我無法空憑想像來寫作,而是一定要有相關的文獻、證據支持才行。所以我寫的過程,是先看我的日誌,仔細的看,做筆記;然後再看新聞局內的相關報導與資料,重要的地方還要註明出處。在這個過程中,我真的覺得自己的資質很差,記性也不好,很多事情,我記憶中是一個樣,在日誌與文件中又是另一個樣。這個發現是很重要的,這表示人類的記憶,是有可能愚弄人的。所以我希望,在這本回憶錄中,能把這一點強調出來,這也是我在寫這本回憶錄的一個小小心得。

此外,有些看來像芝麻綠豆的事情,我們都把它記錄下來,這就是「存真」,讓大家看到,當時的我們是多麼地糟糕,多辛苦。現在的人批評當時的人很容易,但實際上,面對的是完全不同的時空環境。

回到從前看台灣

看我的回憶錄,讀者需要回到當時的時空,這樣才能瞭解,我們這一世代的人所經歷的各種事情。台灣不是一天就發展到現在的繁榮景象,台灣也有很悽慘的時候。記得1963年1月1日,美國援外總署署長來看陳誠副總統兼院長,告訴我們要停止美援的訊息。1965年7月1日,陳誠副總統說了一句話:「窮人怕過年,」這句話給了我好深好深的印象。我們真的是窮人,是靠人家的施捨來過活的。但現在的我們,都忘了當時的苦日子,缺乏知恩感恩的心,所以我把每一個階段,我們很困難的交涉過程鉅細靡遺的描寫出來,就是要告訴大家,替國家掌舵的那幾位前輩,是怎樣才能把國家帶上比較美好的道路。

但也不是掌舵的過程都十分順利,例如1981年聖誕節前夕,在孫運璿院長的辦公室前,為了核四是否要興建,我與一位同事就槓上了。但今天我回頭看,我很佩服他的見解。我的思想不是一成不變的,我隨時都在改變,拿核四的興建來說,以前我是贊同的,但到幾年前,我改變看法了,我現在就不贊成核四。我為什麼反對?因為核能發電是一個非常細緻的東西,一定要像三、四十年前的台灣,每個人都認真打拚,才能讓核能發電維持安全與效益。但現在,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責任何在,不願意負責,就不適合建核能電廠。

我有很多的觀念常常在改變。例如,一直到我擔任國大議長,我都主張我們的制度應該走向總統制。但我後來改變了,我認為台灣的現況並不適合走向總統制,因為民意總是不斷變動,今天可能選擇這一群人當民意代表,明天又選另一派人擔任政府的其他職位,這樣易造成政府空轉。所以,我現在堅決主張,中華民國應該要採取內閣制。因為內閣制非常簡單,我今天選出來的人,以多數的力量來組閣,政府內是意見一致的,就不至於空轉。

Q:但現在總統是民選的,立法委員也是民選的,要如何才能達到內閣制?

A:這很簡單,總統仍然維持民選也可以,或改回由國會間接選舉也沒有問題。我們不要把民意看得這麼重,總統只要相貌長得好,站出去可以代表國家,能處理國書簽訂等事務即可,不要把民意想得這麼大,台灣最糟糕的就是每個人都在想:「我有多少票,我有多少民意基礎。」

我很高興我退休前六年在監察院,讓我對黨能有一個中立的態度來觀察。黨內出來的候選人,通常會經歷三部曲。頭一個階段,是得到黨內的提名。接下來,向黨部要鐵票、要責任區。第三個階段,則是當選之後,回頭對黨的態度卻是,「因為我有民意基礎,所以我能選上,黨對我有什麼權力?憑什麼告訴我要做什麼,」這就是台灣的選舉。

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就是政黨政治與民意政治。民意政治指的是,由選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不能僅憑一己的喜好來決斷政策,而需要回到選區,徵詢選民的意見,之後再對政策做決定。就像6108億元軍購的問題,就要探求選民們真正的需求。但現在,民意代表選上了,老百姓只要求他們出席紅白喜事,或是交通違規的銷單。

而在政黨政治上,則是選前有黨,選後把政黨往後一踢。所以我們的民主政治現在是一塌糊塗。

回到你剛剛提的問題,總統民選完全不構成問題,因為在內閣制中,總統選舉不是看政策目標與政治方向,而是看他能不能代表國家。他本身是沒有實權的,除了禮儀方面的實行,沒有其他的權力。英國女皇也是如此,她在國會裡的致詞是由總理擬好的稿子,一字不差地唸出來。內閣制有內閣制的作法與優點,但我們因為大部分的人是留美的,所以以為只有總統制最好。但以台灣此時此刻,恐怕還是內閣制最合適。

三一九特調會中,我沒有什麼貢獻,但我會把相關的事情都寫出來。我有三到四個建議,讓今日國家這麼樣一個對立與撕裂的情況,可以得到一些緩解,其中一個,就是採用內閣制度。

經建會任內最開心

Q:你的公務員生涯接近四十三年,其中最開心、最驕傲的事情是什麼?

A:我最高興的一段,就是在經建會的這一段。因為在經建會服務,我覺得我是直接對老百姓有貢獻。

我在書中寫到,我從美國回來,一下飛機,車子開上高速公路,看到高速公路進退兩難,變成大停車場,我心裡就在想應該怎麼解決?高速公路的用地太大,所以要再蓋高速公路很困難,但台灣的交通問題,不解決不行。

我想了幾個辦法,第一就是雙層的高速公路。美國的高速公路就是兩層的,但台灣多地震,所以我從美國找了最好的工程師,請他們為我做規劃,所以做了五股到汐止這一段的雙層高速公路。做好後,心裡的那份充實與滿足感,是很難形容的。

第二個就是捷運。第三個是高速鐵路。高速鐵路最早是要做磁浮式,登輝先生想做磁浮式的,但我不贊成,因為磁浮式的高速鐵路我們是白老鼠,以往沒有人做過。所以我們還是採用法國、德國已使用過的高速鐵路模式。但十幾年了,高速鐵路還沒搞出來。

要把台灣弄好,有四個必須著重的地方,第一,是土地,要把台灣有限的土地進行充分的運用。第二,是交通,我常說,大台北是兩個世界,一過了淡水河,路又窄、空氣又髒,在那裡生活的人,覺得自己是二等公民,所以要靠交通來開發新市鎮。因此,要建高速鐵路、要建北宜高速公路。

我還記得,當時是歐晉德提出建北宜快速道路的提案,我認為這個想法很好,讓台北與宜蘭的距離縮短到只要四十分鐘,當地空氣又好,風景也好,不像台北縣,住的是鴿子籠,空氣又不好,房租又貴,同樣的房租,在宜蘭可以住很好的環境。

第三是水利。我老早就看出來,台灣一定會缺水,所以大聲疾呼一定要蓋水庫。我是第一個提出海岸水庫的人,為的就是要「涓滴歸公」。翡翠水庫還有很多水會流到海裡,但海岸水庫就是一滴不漏。可惜的是,土地徵收的補償費等問題爭議不斷;另外,一些沒有徵收的土地,在水庫建成後,也有可能成為保護區。所以土地的問題讓水庫沒法順利建成。對政府來說,做這些事應該要有一整套的辦法,讓老百姓可以拿到合理的補償。

第四個就是能源,但是我當時關於能源的想法,還是興建核電廠。

本文出自 2005 / 03 月號

第22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