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黎 安
黎 安

1988-06-15

從你輸我贏到你贏我贏
我想目前我們的確面臨一個嚴肅的時代,我們應該要問自己,到底五年之後,台灣和大陸的關係是如何,十年之後又如何?是不是台灣這個自由、繁榮的基地還能維持,還是中共統戰可以成功,把台灣吃掉?在近期、甚至一年之

全球焦點

1988-06-15

明天夜裡有雨?
離開美國威州河城的那天早上,天突然下起雪來,帶來了料峭春寒。整幢喬木環拱的玻璃紅木屋,及後面的楓林、河流、峽谷都蓋上了純白。若不是相信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會捨不得出門的。行前照例撥了電話通知郵局停信,

全球焦點

1988-01-01

戲劇伴侶,患難夫妻-訪吳霜談她的父母
問:你出生藝術世家,小時候的家庭氣氛如何?答:我是家裡最小,也是唯一的女兒。在我的印象裡,小時候見得最多的是爸爸。因為媽媽是演員,總是白天休息,晚上去演戲。我想她是全中國大陸最忙的演員之一。她有時一天

兩岸要聞

1988-01-01

樂觀背後的辛酸-吳祖光憶述人生境遇
問:您第二次來美國參加愛荷華國際寫作計畫,有何深刻的印象或感想?作為一個二十世紀的作家,打開視野的機會是不是很重要?答:當然很重要。這次來參加「寫作計畫」成」日三十周年慶祝活動,雖然只有四天,但是給我

兩岸要聞

1987-06-01

終站
當命運拆散了骨肉親情時,也只有認了。親情的悲傷是深沉的,人在深度悲傷中容易變得堅強,人性的光輝就是這樣磨練出來的。妹妹和我,就這樣,無可奈何地,悲傷地,認命地被命運所捉弄,她被打入地獄的深淵,我如斷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