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夏鑄九:本土認同過了頭,很危險

2004-05-01
瀏覽數 24,900+
夏鑄九:本土認同過了頭,很危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承認區域的不同,因為台灣雖小,各有不同特產,北斗的肉圓跟彰化的肉圓長相就不一樣,這種地方差距在農業社會是最強烈;而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地方的特色會被消弭掉。

我很好奇,地方的歧異、特色,是我這種人為了強化地方特色努力做的事,因為已經快被弭平,怎麼這幾年地方的差異愈來愈被強調。

資本主義的最大特色,就是把地方主義的特色消失,都跟台北一樣,台灣的土特產愈來愈沒有意義,因為都可以在百貨公司的地下室裡買到。

我認為localize這個東西,是我們的感情之所繫,是我們的鄉愁;因為它很脆弱,但是過分去強化它,它絕對不是天堂。

本土化不是一個可以努力以赴的政治理想。深究本土化,就會發現它是不能寄託理想,因為這裡面有很落後的東西,舉個例子說,性別歧視,你不能將它本質化。

我們需要開放我們自己,去學外來的新東西。不能把台灣本質化,不能什麼東西都要台灣的才好,這都變成了政治操弄的結果。

本土認同過了頭,很危險。因為裡面沒有哪些東西是可以讓我們改善生活。

我認為台灣是有區域差距,但一直不是很嚴重,過去政策重北輕南,可是那不是政府有意圖的,應該是重都市輕鄉村、重工業輕農業。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04 / 05 月號

第21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