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稻米專家「基龍米克斯」 防疫不能沒有它

文 / 蔣濬浩    
2022-05-30
瀏覽數 10,750+
稻米專家「基龍米克斯」 防疫不能沒有它
圖/基龍米克斯打造全台第一家商用核酸工廠,總經理江俊奇預估第四季可量產。張智傑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因為疫情,「核酸」在新聞中不斷出現,核酸檢測對防堵疫情至關重要,而台灣之光「基龍米克斯」正是核酸生產的領導者,原因竟與20年前的台灣水稻有關,為什麼? 

新北汐止科技園區中,有一座新工廠,被視為防疫國家隊的關鍵拼圖。如果沒有這家工廠,台灣國產疫苗和PCR檢測試劑,將無法完成本土化,台灣防疫品的供應鏈,也將繼續陷入他國宰割。 

這座工廠不大,總占地面積不到一個羽球場;製作的產品更小,是必須在顯微鏡下放大數百倍才能看清的生醫原物料:「核酸」。 

該工廠自今年3月底落成至今,包括國內疫苗大廠、PCR檢測試劑廠及藥廠,都已表達出想向該廠合作的意願;工研院生醫所更允諾,未來在抗癌藥和醫材的開發,都將大大仰賴這間工廠的核酸產品。 

稻米基因起家,曾復育台灣鮭 

掌握這項關鍵技術的公司,是去年甫滿20歲的基龍米克斯,談起這家公司,如何成為防疫國家隊的關鍵拼圖,還得從一株水稻說起。 

20年前,當基因檢測尚未被大眾所知時,基龍米克斯創辦人周德源,已經將台灣的基因檢測技術帶向國際。 

當年,還是中研院水稻基因體中心主持人的周德源,率領團隊成功完成全球首次的「第五條水稻染色體」定序工程,讓台灣基因學研究首度走上國際,台灣國旗,更被視作該染色體的代表符號。 

計畫結束後,不捨團隊就此解散,周德源與兒子周孟賢決定以基因體(genomics)的音譯為名,創辦基龍米克斯(下稱基米),希望能父子攜手將台灣基因技術,透過企業形式保存下來。 

但做研究與做生意,終究兩碼子事。基米董事長周孟賢回憶:「創立初期很艱辛,父親365天都得進實驗室,思考怎麼讓公司活下去,從業務、研發、會計全靠父親從中研院帶出的6人團隊完成。」 

20年前,「市場對基因科技不了解,學研單位也不認識我們,」周孟賢坦言,除了人手不足,基因產業的商機究竟在哪,無人知曉,「當時就我一人,要負責跑全台實驗室,說服他們和基米合作。」 

沒沒無聞、勤跑實驗室找業務,是基米前十年的常態,直到遇見「鮭魚」,才讓基米的名氣迎來了一個關鍵轉捩點。 

2011年,海洋大學注意到,櫻花鉤吻鮭(台灣鮭)正面臨瀕臨絕種的危機,於是決定找上常年合作的基米,投入「櫻花鉤吻鮭基因解碼計畫」,希望透過基因解碼,找出復育台灣鮭的方法。 

要分析台灣鮭,並不容易。基米總經理江俊奇表示,台灣鮭是本土特有種,基因未知性高,在缺乏國際文獻的輔助下,分析難度甚高,「一旦解碼成功,必然能打開基米知名度。」 

2013年,基米與海洋大學成功解碼台灣鮭基因。當時的海洋大學校長張清風就表示,這等同賦予學界一套強力分析工具,透過對比鮭魚間的基因,就能避免魚群近親繁殖,從而增加魚種健康度。 

事後分析,台灣鮭計畫成功,其實彰顯了基米的十年磨一劍。一方面,在台灣鮭之前,基米已在十年間,擁有解碼數百種生物基因的經驗;二來,是在計畫開始前,基米正好跟上了國際基因檢測的風潮,引入當時國內少有的「次世代基因檢測設備」。精準的設備投資,加上豐富的分析經驗,才讓台灣鮭基因,得以被世人所見。 

助攻中研院發現新癌種 

復育台灣鮭計畫,讓基米快速闖出名聲,但江俊奇也不諱言,2013年前後,正是基米財務壓力最大的日子。 

「那幾年壓力很大,每天都在煩惱錢從哪裡來,」江俊奇回憶,當時基米蠟燭兩頭燒,一方面,為上興櫃,必須尋找出資股東;另一方面,基因檢測的國際市場,又正迎向第三代轉型,若不加碼投資設備,基米的技術恐快速落後國際。 

「怎麼辦?還是要買,這是時代趨勢,」江俊奇感慨地說。看準大勢所趨,基米自2015年起購入「第三代定序設備」,成為全台唯一擁有一、二、三代基因定序的廠商,這也象徵基米基因定序能力的全面性,從便宜快速、CP值高的基礎分析,到精密、複雜的特殊計畫,基米都能承接。 

幸好,牙一咬,這場投資,竟讓兩大國家型計畫找上門。2017年,基米連續接下「台灣人體生物資料庫」及「癌症登月」兩大計畫,一夕之間,躍為台灣基因檢測國家隊,並與多家醫學中心一同共事。 

「滿驕傲的,這表示基米被國家看見了,」江俊奇坦言,基米在參與過程中,不但建立本土新式定序平台,更在2020年協助「癌症登月團隊」發現新亞型肺癌,該研究更在該年度成為頂尖期刊《細胞》的封面故事。 

不只如此,與國家隊的緊密合作,也讓基米看見台灣基因產業發展的局限。 

江俊奇指出,由於健保資料庫開放緩慢,加上「台灣人體生物資料庫」尚在建置中,導致台灣仍缺乏足夠資料庫,可讓科研單位進行研究迭代,一但研究量能不足,基因檢測的市場發展,就容易停滯。 

瞄準核酸商機,打造第二曲線 

看見基因檢測的市場局限,反讓基米有機會省思,還有哪些服務能為公司創造出第二曲線。 

「答案,就是核酸,」江俊奇解釋,所謂核酸,是組成DNA的基礎元素,但除了組成DNA外,核酸也是許多生技產品的原料,舉凡核酸藥、疫苗佐劑、PCR檢測探針,也都是核酸衍伸產品。 

生產核酸,對基米而言並非難事。早在創業初期,基米就從基因檢測業務中,發現了核酸的商機,並自2011起著手生產核酸產品,給各大實驗室使用,至今仍是國內最大供應商,但十年過去,這些產品卻止步實驗室,無法真正邁入商業或臨床用市場。 

「止步原因,就是以前進口的商用核酸,便宜好買,」基米營運長張佐維解釋,市場需求不足,讓基米對於發展商用核酸,有心無力,始終未升級設備,「直到疫情爆發,才讓我們看見市場的缺口。」 

工研院 PCR篩檢機的難產就是一例。日前工研院開發出全球最小的PCR篩檢機,雖獲市場關注,卻因買不到其中的「核酸探針」而停滯。工研院生醫所研究員陳柏樟透露,疫情下,全球核酸大斷貨,工研院只是眾多受害者之一。 

看準商機,20223月,基米打造全台第一家能用於商用的核酸工廠,並將於今年第四季起開始量產,預計全國疫苗廠、快篩廠、藥廠,都是基米潛在客戶。 

「不敢說苦盡甘來,但至少做到受惠台灣生醫界,」回憶基米20年的歲月,周孟賢顯得欣慰,他坦言,比起過去十多年的跌跌撞撞,如今的基米已逐漸找出方向,「父親生前叮嚀我,要為台灣基因產業多做事,我想我還有在這條路上。」 

 

基龍米克斯  
董事長:周孟賢  
總經理:江俊奇  
資本額:6.2億  
主要業務:基因定序、核酸合成  
成績:台灣基因定序市占龍頭、成立全台第一座GMP核酸合成廠 

數位專題
複製台積電模式 「疫苗世界盃」台灣怎麼玩
快篩疫苗防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