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我該凍卵嗎?」是掌控生育權,還是被焦慮行銷洗腦?

破解關於凍卵的種種迷思
文 / 簡惠茹    攝影 / 黃菁慧
2022-05-23
瀏覽數 20,400+
「我該凍卵嗎?」是掌控生育權,還是被焦慮行銷洗腦?
台灣凍卵人口年年攀高,凍卵可緩解女性對最佳生育年齡的焦慮。黃菁慧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最後凍卵可緩解女性對最佳生育年齡的焦慮,但其實30歲到35歲是最適合思考需不需要凍卵的年齡,不必因此影響自己在就業、創業、擇偶上的選擇。

台灣凍卵人口年年攀高,經TFC台北婦產科診所生殖中心推估,每年成長達兩成左右,光是該中心去年(2021)半年內尋求「生涯規劃性」的女性凍卵比例,就成長高達50%,平均為38歲女性。

為什麼凍卵人數年年增加?凍卵真的是30代女性尋求的生命解方嗎?

身為台灣著名生殖醫學中心之一的營運長,年僅34歲的曾琬婷,以親身經歷來解答,她32歲時已經完成凍卵。

頂著一頭俏麗黑短髮,踩著高跟鞋,甜美的外型和光鮮亮麗的打扮,加上TFC公司營運長的頭銜,曾琬婷侃侃而談自己的「凍卵說」。

延伸閱讀

台灣催出「超強助孕團」,磁吸全球求子父母

在出國讀書、創業這些人生規畫之外,「生育小孩」也是曾琬婷很明確的人生清單之一,但是因為創業,忙著衝刺事業的她難以維持感情。

感情的事無法理性規劃,就算有穩定交往對象,也很難確切訂出婚孕時間表,如何自己掌握生育權利?「凍卵」是她想到的解決方法。

32歲就毅然決然踏入診間,凍下自己的卵子,曾琬婷說,面對凍卵有兩大觀念需要轉換。

台北生殖醫學中心營運長曾琬婷,分享自己32歲時已完成凍卵。黃菁慧攝圖/台北生殖醫學中心營運長曾琬婷,分享自己32歲時已完成凍卵。黃菁慧攝

凍卵和尋找伴侶可以同步

曾琬婷表示,從思考凍卵到付諸行動,台灣人需要花費至少2年時間,因為傳統觀念上可能覺得大齡女子才需要凍卵,心理上難免會有自我懷疑,真的需要走到凍卵這步嗎?是不是還有時間找另一半?

但是她認為,尋找伴侶和凍卵其實可以同時並行。

畢竟很多女生條件很好,隨著年紀增長但還沒有另一半的比比皆是,但現在很多女性也不想因此將就,不想為了生小孩而生小孩,也不想為了結婚而結婚,眼看身體就是跟著年齡老化,能不能找到理想伴侶?卻充滿不確定性。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凍卵不僅能讓卵子「凍齡」,更擺脫生理上生育年齡的限制。

凍卵就像買保險,掌握生育選擇權

凍卵後就要以試管嬰兒方式生育,也是許多人猶豫的原因之一。

曾琬婷說,自己就會考慮生兩個小孩,年紀還來得及的話,第一個寶寶可能就會自然生,第二個就用凍卵的卵子做試管嬰兒,做為生育備案。

對她來說,凍卵其實是買保險的概念,既是「PLAN B」,也是留一個希望。

如果真的等到年紀大了,卵子老化,就來不及了。但是如果凍卵後,自己就能掌握生育選擇權,要不要使用的選擇權?掌握在自己手上。

延伸閱讀

試管嬰兒 活產率傲視全球

自述凍卵實戰經歷

2020年11月上旬,曾琬婷開始進入凍卵療程,前前後後大概花費兩個星期的時間,打了四針,兩針排卵、兩針破卵。在台灣完整凍卵費用約10到15萬元左右,後續每年保存費用約2萬元以內。

曾琬婷首先進行了兩項檢查,分別是抽血檢驗AMH和陰道超音波。

AMH全名是Anti-mullerain Hormone(抗穆勒氏管荷爾蒙),這是由卵巢內濾泡顆粒細胞所分泌的荷爾蒙,女性在青春期時分泌量最高,對於排卵和濾泡成熟有調控功能。

AMH數值愈高,表示卵巢卵子庫存充足,反之則卵子庫存低,只要透過抽血就可以檢測數值,檢查卵子庫存量是否符合該年齡區段標準。

第二次回診開始施打排卵針,如果不敢自己施打的話,也可請護理師協助施打。

第三次回診,透過超音波看到卵子生長情形;第四次回診確定了取卵手術日期,進入打破卵針的程序,讓濾泡在34到36小時內自行成熟,醫師才可以從濾泡中取到成熟的卵。

到了取卵日,曾琬婷說,醫師會將超音波探頭放進陰道,取卵針從陰道進到卵巢吸取成熟濾泡,再從濾泡液取出成熟卵子,最後進行冷凍,手術時間約20分鐘左右。

最後將取出的卵子們放到負196度C的液態氮中冷凍,這也是目前生殖中心普遍使用的急速冷凍技術。

生殖中心普遍使用急速冷凍技術,將取出的卵子們放到負196度C的液態氮中冷凍。黃菁慧攝圖/生殖中心普遍使用急速冷凍技術,將取出的卵子們放到負196度C的液態氮中冷凍。黃菁慧攝

延伸閱讀

調查:不孕夫妻竟拖4.6年才治!懷孕率UP必懂的三大觀念

曾琬婷提醒,有些人取卵手術後可能會出現輕微出血或不舒適的感覺,極少部分可能產生「卵巢過度刺激症候群」,這樣的狀況通常在7到10天內會逐漸改善。

曾琬婷也強調,凍卵是一個彈性保留生育的選擇,並非無限延期生育,如果未來想使用冷凍卵子懷孕,就需要透過試管嬰兒方式懷孕,卵子和精子先進行體外受精,再將胚胎植入子宮。

曾琬婷今年出版《凍卵預留卵實力,我的幸福我決定》一書,寫下自己的凍卵經驗,以及12個朋友和診間看到的真實故事。

「希望為女性追求職涯發展的重要時刻,卻遇到生育年齡增長時的困擾,提出一個小小的解決方法,讓女性能勇敢追求自己心目中的幸福,」她說。

凍卵過度商業化、焦慮行銷的反思 

對於目前凍卵議題討論熱絡,禾馨婦產科診所主治醫師烏恩慈近日在自己的Podcast頻道《烏烏陪你聊》談到凍卵到底是否能凍住焦慮?抑或只是現在過度商業化的焦慮行銷?

烏恩慈接受《遠見》記者訪問時表示,當女性考慮是否凍卵的時候,第一件事情應該是想清楚自己是否要生小孩?面臨的法規限制是什麼?凍卵可能帶來的身體副作用有哪些?而不是被焦慮推著跑,沒有達到女性自主的目標,反而讓女性更被生育「綁住」。

烏恩慈強調,她不是反對凍卵,而是民眾應該更全面了解自己面對的風險和效益。

比如,就台灣法規來說,就算凍卵以後,還是要找到另一半才能合法進行人工生殖,否則也是白凍了。

其次,目前連官方都沒有凍卵總數的統計,生殖醫學中心期時應該告訴民眾,到底多少人凍卵後,順利用當年凍的卵懷孕生小孩?成功率有多高?應該要有完整資訊讓民眾參考。

烏恩慈表示,凍卵目前在坊間說法過於單一,且呈現過度商業化的狀況,甚至有18歲的女生來找她諮詢是不是要趕快凍卵,可見凍卵的「焦慮說」和「商業化」影響到的年齡層之廣。

「你想不想生小孩?」才是決定是否凍卵的關鍵

她認為,愈早凍卵愈好的說法沒有科學邏輯,其實30歲到35歲是最適合思考需不需要凍卵的年齡,而在那之前都還太早。

因為之後不會用到凍卵卵子的機率會比較高,而年紀再更大到40歲才考慮的話,因為年紀愈大卵子品質確實會下降,就會面臨需要取卵更多次的狀況。

不過,考慮凍卵最關鍵的,還是要提早思考自己想不想要小孩?

曾經有位40歲的女性找烏恩慈諮詢是否需要凍卵?但是其實她並沒有想要小孩,而是考慮到如果以後結婚,另一伴想要小孩的話,所以猶豫是否凍卵。

烏恩慈說,聽了其實令人心疼,與其考慮根本還不存在的另一伴,不如從自身出發來思考「你自己有沒有想要小孩?」

AMH檢測不等於女性身體健康

對於愈來愈多衛教文章呼籲女性提早檢測AMH,甚至有文宣把AMH定義為女性健檢的必做項目之一,烏恩慈對此提醒,AMH數值僅代表當下卵子庫存數,不代表卵子品質,也無法預測後續衰退速度。

「AMH的檢測意義,應該是讓女性在猶豫到底該不該凍卵或評估該做試管或人工授精時,多一個量化指數參考,而不該成為無謂的壓力來源,」烏恩慈說。

延伸閱讀

也曾痛求「兩條線」!美女醫師陳菁徽歷經流產、試管,終於成為「三寶媽」

烏恩慈強調,這個數值很低的話,不代表快要停經;就算數值很低,也可能還是會自然懷孕。

該項檢測就是給女性一個參考,判斷該多積極使用人工生殖技術來懷孕,一般女生倒是不需要特別去做或納入健康檢查的必要項目。

再者,AMH跟健康無關,數值低不代表不健康。而AMH數值無法改善,跟健康也沒有關連性,只能當做一個提醒,因此數值解釋上要很小心,而不是單純以數據就說可能會不孕。

至於什麼時候才需要檢測AMH?烏恩慈說,如果等到30歲以上跟先生備孕不順利,的確可以去檢驗看看,在徬徨的時候,做為是否要凍卵和做試管的參考值即可。

生殖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