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IBM女將飄洋過海打天下

文 / 李翠卿    
2003-10-01
瀏覽數 16,200+
IBM女將飄洋過海打天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她們精神抖擻,幹勁十足,還有人一路從祕書升上來。

她們是行跡不定的候鳥,今天飛東京,明天飛紐約,後天,也許是北京。

她們在職場立下了彪炳戰功,為國際資訊老店IBM再下一城。

過去,一般人事主管考慮外派幹部人選時,女性總是居於劣勢,不只民間機構如此,早期外交特考人員甚至還限制女性名額。雖然現在這種「歧視」已有改善,但「女性不適合外派」仍是人事圈中能做不能說的迷思。

不過,也有不少企業勇於跳出這種框架,IBM在推動「性別平權」方面,一直不遺餘力。美國《職業婦女》雜誌(Working Mother)每年都會票選出一百大重視女性福利的公司,IBM連續十五年都躋身前十名。台灣IBM 也在1998年成立女性成長社團,透過讀書會、兩性座談會、經驗分享,培養女性的領導能力,拓展人際網絡。

台灣IBM經理級以上的主管,女性就占了四分之一,在極端陽盛陰衰的IT(資訊科技)界,算是一個異數。其中,不少女性主管活躍於國際,徹底粉碎了「女性不適合外派」的迷思。

IBM亞太地區行銷副總裁王嘉陵長期駐外,是IBM亞太地區職位最高的女性;金融服務事業部中國區銀行業總經理童至祥在IBM二十年,轉戰二十個工作,最後甚至舉家遷移至大陸;亞太區ibm.com事業處副總經理陳秀玟1986年就進入IBM,做過短短幾個月的工作「逃兵」,但最後發現,工作仍是她的最愛!

當候鳥須考慮「三A」

她們肩負重任,出差是家常便飯,童至祥甚至曾經一年有50%的時間處於空中飛人的狀態,不過她們卻能欣然自處。王嘉陵認為,在接受外派前,需考慮「三A」:Aptitude(性向)、Aspiration(抱負)與Attitude(態度)。

「性向」是適應外派工作的基本要件。外派工作得離鄉背井,跟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一起共事,充滿各種不確定性。王嘉陵舉例,同樣一種執行方式在台灣可能行得通,但美國老闆可能會覺得你不夠「push(積極)」,而日本老闆卻覺得你「too push(太積極)」!

只有天生就喜歡與人溝通,並且對差異接受度高的人才適合外派,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當候鳥。

王嘉陵表示,「性向與工作相合,是順水推舟;性向與工作不合,是逆水行舟。」

「抱負」是IBM的巾幗英雄們,能夠周遊列國的支撐力量,她們的天地無法被拘束在廚房的屋簷下。

陳秀玟曾經休過長假,到美國做了兩三個月的家庭主婦,每天買菜、整理家務、照顧小孩,日子過得忙忙碌碌地,美國生活品質也還不錯,但才過一個月,她就覺得窒悶到難以忍受!

「我需要先生,需要小孩,但我更需要一份可以自我實現的工作!」對陳秀玟來說,那段悠閒的「少奶奶」歲月,竟然像夢魘一般,回到職場打仗以後,卻反而得到活力,她苦笑說,「我簡直沒有辦法想像,再回去當幾個月家庭主婦會怎麼樣?」

王嘉陵與童至祥更是完全沒有傳統包袱的女性。王嘉陵的母親是一個思想前衛的女性,雖然父親很會賺錢,但母親就是覺得「花別人的錢不夠痛快」,從小就灌輸女兒「女人一定要能獨立」的觀念,因此,王家姊妹皆享有高成就,王嘉陵在IBM身居要職,她姊姊也是名校哈佛的醫學博士。

童志祥的家庭也鼓勵女性追求成就。她笑說,「我家族有種不成文的觀念:姓童的女人好像都『應該』在外面打天下。」

童至祥與陳秀玟都是祕書出身,轉戰多個單位,一步一步爬到今天的地位。童至祥表示,「你不限制自己,就不會被環境限制。」

「性向」決定是否適合吃這行飯,「抱負」大小影響成就高低,但若沒有樂觀的「態度」配合,很難處理工作中紛至沓來的壓力。

這些粉領精英能夠身經百戰並歷劫歸來,並非有什麼「金剛不壞之身」,而是深諳自我調適之道。

「你沒辦法決定事情會怎麼變化,你只能決定你用什麼心情面對它,」童至祥表示,年輕的時候,對工作起伏的反應比較劇烈,但是隨著閱歷增長,愈來愈能夠淡然處之。以前常會納悶,自己做得那麼賣力,為什麼那個人比自己早被提拔?這樣公平嗎?是不是該換個工作?

後來她轉念一想,天底下的事,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我們都是出生在不同的家庭,即使是兄弟姊妹,受寵的程度也不一樣,怎能要求職場上一切「公平」?重點是:你到底喜歡什麼、適不適合做這行?如果工作仍能帶給你樂趣,那就夠了。

長相清麗,外表看上去只有三十出頭的王嘉陵,常有人問她用什麼牌子的保養品,才能長保青春。她總是輕描淡寫地回答,「『喜樂』的心,就是最好的保養品。」

王嘉陵表示,進入IBM以後,常得到各個不同的城市去工作,一年要飛紐約十次,每隔一兩個月就得去東京出差,在頻繁的差旅中,她傾向「放空」自己所有的成見,嘗試從一種欣賞的角度看待所有的差異,「所以沒有一項工作是我討厭的,也沒有一個地方是我不喜歡的。」

一般人恨不得一帆風順,但王嘉陵卻反而害怕一帆風順,「我的down time(低潮期)反而是在所有事都做得很順的時候,因為什麼都不新鮮了。」

家庭仍是最深的牽絆

如何在工作與家庭之間取得平衡,本來就需要智慧,相較於男性,「拋夫別子」到異地工作的候鳥女性主管,對家庭或子女的牽掛更深。

從古至今,男性隻身闖天下,似乎是天經地義的。IBM總經理許朱勝1993年曾被派駐到日本,單身赴任,一去就是四年,有一次在香港啟德機場候機時,看到一個約莫兩歲的孩子在候機室裡追逐嬉戲,他才驀然驚覺,「我的孩子兩歲時,到底長什麼模樣?」

然而做媽媽的,卻無法如此瀟灑。這些女將們之所以能享有工作上的榮耀,跟家庭的支持息息相關,但即使先生再怎麼支持或「放任」,仍須面臨兼顧家庭的龐大壓力。

已經有一個兒子的童至祥,四年前就開始負責IBM亞洲區的業務,1999下半年,她一個人搬到東京去出長差,之後又開始從事大中華區業務,差旅非常頻繁,與小孩聚少離多。

有一次,童至祥幫兒子洗澡時,稚子哀怨地說,希望媽媽能夠改行去開一家安親班,理由是:「這樣我每天下課後就可以去妳班上補習,才可以天天看到妳!」

兒子天真的童言童語,讓童至祥覺得十分震撼。自己經常缺席,對孩子的成長畢竟產生了某些衝擊,當時她兒子甚至在同儕關係上已經出現些許異常,和其他小朋友相處時,顯得有些不合群,她必須要做一些補救。

目前,童至祥一家都已經遷到大陸居住,聚少離多的問題解決了,但童至祥忙碌依舊,平日早出晚歸,只有週末可稍得喘息。因此她得不斷幫小孩「洗腦」:媽媽永遠有任務,永遠必須對工作負責,但她也很明確地讓兒子知道,他是媽媽最重要的寶貝,「如果有需要,媽媽一定會放下所有手邊的事回到你身邊。」

陳秀玟曾經也面臨了同樣的掙扎。

公務差旅動輒數週,中間很有可能錯過許多重要活動,例如兒子的家長會,「我真的不希望,我的孩子是班上唯一家長缺席的。」

工作、家庭兩頭燒,但她們卻始終沒有後悔過,辛苦在所難免,但回想過去,每個人都覺得不虛此行。

「就當作是來『看風景』,豐富自己的人生,」童至祥用一種寫意的心情,為候鳥生活下了個註腳。

本文出自 2003 / 10 月號

第20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