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過去心不可得

文 / 嚴定暹    
2003-10-01
瀏覽數 17,450+
過去心不可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萬福之源

有個人到寵物店買鳥,選了隻色彩十分美麗又會唱歌的天堂鳥,老闆要價新台幣5000元;他覺得貴了些,就另選一隻顏色差一點的鸚鵡。

老闆:「這隻要1萬元。」

客人:「這隻不如剛才那隻美麗,為何比較貴?」

老闆:「這隻會講五種語言。」

客人只好再選一隻店裡最不起眼的鳥。

老闆:「這隻要5萬元。」

客人大感訝異:「難道這隻鳥會講二十五國語言?」

老闆:「這隻不但不會唱歌,也不會說任何外國語言。」

客人:「既是如此為何這麼貴?」

老闆:「因為牠會思考。」

這家寵物店的老闆是否是以「思考」來包裝他的貨品未可知,不過,這則笑話卻點出了人間一項金科玉律:「智慧思考」是無價之寶。

思想產生信仰,信仰產生力量——思想是力量的源頭。即使處於e世代,任何優質硬體沒有優質軟體就發揮不了功能,而所有優質軟體必是智慧思考的結晶。

智慧思考的祕笈是:思考與時間同步——隨著時光的流轉須相應調整思考的角度、方式。

二、刻舟求劍

「一個楚國人搭船渡江,船行途中佩劍不慎掉落江中,他馬上用利器在船邊刻上記號並且說:「這是我寶劍落水的位置。」船到江邊,他依照船邊的記號下水找尋佩劍——渡船不斷向前行,早已離開寶劍落水之處,那人當然找不到他的寶劍。《呂氏春秋》察今篇敘述這則故事之後的結論是:這個人這樣找寶劍真是個糊塗蛋!

不過,放眼古今,能不這樣糊塗的人都是英雄豪傑!

三、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曹操假天子之命第二次征討南陽張繡,大破張繡、劉表的聯軍,卻在此時接獲報告:袁紹欲興兵進犯許都。接獲消息之後,曹操急忙撤軍。張繡得知曹操撤兵,立刻想要追擊。張繡的軍師賈詡極力勸阻,並強調:「追之必敗!」

劉表卻認為:「今日不追,坐失良機矣!」力勸張繡引軍萬餘同往追之。結果是:張繡、劉表兩軍大敗而還。張繡回營,後悔萬分,對賈詡說:「沒有接受先生的建議,果有此敗!」

豈知此刻賈詡卻說:「現在可整頓軍隊立刻再往追擊。」

張繡與劉表異口同聲說:「我們就是因為不聽先生之言,以致此敗,現在既然敗了,怎麼又要追擊?」

賈詡說:「兵勢有變,快追必有利;這次追擊如果打敗仗,可斬我的頭!」

賈詡以自己的人頭擔保,劉表仍存疑慮,不肯再去;而張繡相信了,乃召集散兵敗卒又去追曹操,果然大勝而還。

張繡得勝歸來,劉表愈想愈不明白,就問賈詡:「我用精兵追曹操撤退的軍隊,而先生說必敗;後來用敗兵追擊曹操的勝軍,而先生說必勝;同一件事前後的建議卻是截然相反,卻也都說對了,這是甚麼緣故呢?希望先生教導我。」

賈詡說:「這是很容易明白的。張將軍雖然善於用兵,但並不是曹操的對手;而曹操這次撤軍乃是勝戰而退,所以不可等閒視之:不知是假裝撤軍以引誘將軍追擊,還是真的撤軍;只是,依照曹操的個性,曹軍雖退,必有勁將殿後,以防追兵,兩位將軍追兵雖精,但曹軍兵將之精更是天下無敵,所以料定兩位將軍必定吃敗仗;但是,曹操打敗了兩位將軍,卻未乘勝追擊,肯定是後方出了事情,所以急於撤退;因為急於撤退他不會想到張將軍敗退之後會再次殺回,所以留下斷後的一定不是精兵良將,決不是張將軍的對手,所以張將軍雖用敗兵也能取勝。」(取材於《三國演義》第十八回)

賈詡年輕時就被比喻為有「張良、陳平」之才,能運籌策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看來不是浪得虛名,不但沙場老將張繡、劉表智略不如他,連一世奸雄曹操也在他的算計中;而賈詡的精算祕笈一言以蔽之:「思考與時間同步」——洞悉紅塵世事之流動性,而思考能依據時間的不同做不同的策略規劃;這就是《孫子兵法》的精義——「時制」(始計篇):審時度勢、因時制宜——當對方的思考還停留在過去的情境,而我能放眼當前,當然勝券在握。以「審時度勢、因時制宜」對應慣性思考太強的人必有「出其不意、攻其無備」的效果!

四、掌握時間的脈動

《金剛經》以「無住觀」出名。據說禪宗六祖慧能即因聞《金剛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而開悟。一位佛學大師闡釋「無所住心」:「這念心不能住在任何境界上。」也因此《金剛經》才提示:「過去心不可得」。「過去心不可得」這句佛經名句有多面含義,筆者非佛教徒,無從闡發佛學精義,但深深覺得僅就字面義而言,「過去心不可得」確是智慧思考的基準,思考有執著,或是停滯於過去的情境,必成為面對當前、邁向未來的障礙。

每一個人的過去,無論成、敗,都是當事人邁向未來的資產,而能善用失敗的經驗更是旋乾轉坤、反敗為勝的珍貴資本;只是,過往之事必然隨流光而去,所以,成功的經驗不可重複使用,挫敗的創傷也不可長留心田而成為一生的蔽障。《金剛經》說:「過去心不可得」;《聖經》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人,不配進神的國」(「路加福音」九章六十二節);《孫子兵法》說:「戰勝不復,而應形於無窮」(虛實篇)——萬法歸宗,都是提示後人十倍速思考的準則:「與時俱進、放眼當前」!

(作者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員;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3 / 10 月號

第20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