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溫暖的心,冷靜的腦

文 / 黃達夫    
2003-09-01
瀏覽數 19,250+
溫暖的心,冷靜的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防疫的原則就是檢疫與隔離,看似簡單,但要做到萬無一失談何容易。我們醫院是專門診治癌症的醫院,不少門診或住院病人都有免疫不全的問題。因此可以預期,萬一我們防堵不力,讓SARS入侵造成院內感染時,病人的死亡率必定很高。所以,為了抗SARS,我們即時做了必要的投資,改造硬體與規劃動線,積極做全院人員訓練,謹慎地執行防疫的工作。

當衛生署最初做出分層診治SARS病人的決策時,醫院裡不少同事都認為以我們醫院醫護人員的素質與硬體裝備,應有能力投入照顧SARS病人的行列。因此,當我與少數資深醫師商議後,提出不同的看法時,令很多同事感到錯愕,認為我十三年來宣揚醫護人員要以病人為中心,要有使命感的理念,竟然在社會面對空前醫療危機時,主張缺席,令他們感到不可思議,而引起不小的爭議。

我必須在此表明,同事們的愛心與勇氣令我由衷的感動。但是,我不得不向他們說明,要成大事不但要有一顆溫暖的心,更要有一個冷靜的頭腦。做任何事不能只有良善的動機,而必須考慮其後果。我曾在《遠見》專欄中談到醫術與醫德同樣重要時說,一個親切的握著病人的手,卻一再為病人做錯誤決定的醫師是最可怕的。

我認為我們醫院認真檢疫把關,保護全院的病人與同事,但不收治外來SARS病人的原則,並不違逆以病人為中心的理念。我必須以我們醫院病人的特殊性為中心考量,癌症醫院不同於一般綜合醫院,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六十五歲以上的SARS病人有55%的死亡率,加上癌症病人免疫不全的因素,死亡率必然更高。經過冷靜的思考後,我認為我們的病人不能承受百密一疏所可能造成的後果。萬一發生院內感染時,我們不但對不起病人,還可能為台灣創下不光榮的SARS死亡紀錄。

如果大家能理性思考,癌症病人若沒有受到完善的照顧,其實與SARS病人一樣會有生命危險;並且,在SARS流行期間,正在我們醫院接受癌症治療的病人數目也遠多於全國SARS的病人。萬一不幸我們醫院遭遇封院的命運時,癌症病人的治療與照顧並不是其他醫院所能夠輕易接手的。所以,我們是在深思熟慮、不斷地衡量利弊後,才做出不收治SARS病人的決定。我深信在不同的崗位上盡力,並不表示我們推卸了應負的社會責任,也不表示我們在這次抗SARS的戰役中缺席,只是我們所扮演的不是主角,配角雖然不顯眼,但並不表示不重要。

(作者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3 / 09 月號

第20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