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當兵到矽谷

文 / 張德齡    
2003-08-01
瀏覽數 17,700+
當兵到矽谷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時間是午夜十二點,地點在矽谷中心桑尼威爾市的一家高科技公司,一群工程師正在加班,趕著明天的tape out(下單)。 在這些人當中,包括了幾位服「國防科技役」的台灣青年。不在烈日下頂著大太陽操練,但是腦力的訓練及工作的壓力,卻也是高難度挑戰。

當兵到矽谷,在好幾年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現在,卻有愈來愈多的「國防科技役」役男可以來矽谷受訓。

國防役這幾年變得很熱門。這項制度早在中美斷交後就開始,原本的期限是六年,服役的機關也都是軍方單位。四年前,政府將國防役改為四年制,同時開放將特殊科系畢業的碩士及博士役男分發到業界,不再局限於政府或軍事單位。自此,自願參加國防役的役男也逐年增加。 

去年參加國防役的學生就有三千零十二人,今年增至三千一百零七人,這項制度目前只開放理工科的學生申請,至今仍是台大、清大及交大畢業生的天下。不過也要看科系,電機系還是最熱門。畢業於海洋大學電機系電波組的葉錦龍表示,當時他同期實驗室的同學幾乎全被錄取。

在三千多位訓儲人員中,有超過六成的畢業生進入民營機構,其餘近四成進入公家機關,人數最多的是工研院。 當然,報考國防役的學生也有權利填寫志願卡,因此各個單位及民間公司也使出全力來爭取這些學生。

國防役的薪水與福利比照一般正職員工,並且受到勞基法的保護,而進入民營企業還有紅利及股票選擇權。去年才從台大資工所畢業的蕭景鴻,同時被工研院及目前所就職的高科技公司錄取。他的父親當時希望他進入工作穩定的公家單位,但他自己選擇了後者。

去年才從台大電機系研究所畢業的黃馨廣,也是選擇進入民營企業。他認為系統單晶片(SOC)技術非常有市場潛力。正如一般的高科技新貴一樣,他的夢想是希望在四十歲之前退休。

黃馨廣目前被公司派到矽谷,這也是他第一次來到美國,彌補他當初不能來美國念書的遺憾。

像黃馨廣一樣到矽谷的這些役男,深刻體會到矽谷的敬業精神,這裡的工程師解決問題的能力與方式都很值得學習。誠如一位資深工程師所說,「寫code很多人都會,但是chip(晶片)的debug(除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勝任的。」

能夠到矽谷受訓的經驗是相當可貴的。蕭景鴻認為,「在美國的生活經驗是最寶貴的。」他認為有機會接觸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種族,開啟了他的視野。黃馨廣也覺得因為這個機會,他在美國過了感恩節及復活節,他表示,「雖然這些都曾經在課本上讀過,但是親身經歷就是不一樣,對我而言也是很大的收穫。」

國防科技役受企業歡迎

第二次來矽谷出差受訓的葉錦龍,目前在鈺創電子的關係企業服國防役。在矽谷期間,雖然工作極為忙碌,但是一有機會就參加國際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所辦的座談會,吸收美國最先進的技術及認識同行的工程師。

國防役的主要目的是發展國防高科技,同時也配合國軍的精簡計畫,避免人才浪費。一般認為,當兵兩年,退伍後開始工作,學校所學幾乎無法連接,需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重新適應。而日新月益的高科技業,短短幾年變化很快,不容許中途間斷。國防役制度對於高科技人才能夠有效率的編制,讓他們以另一種方式來報效國家。

高科技公司也十分支持這項制度,有些公司甚至希望增加配額。國防役的學生至少必須在公司待上四年,這對於人才流動率高的高科技業來說,是長期的承諾(commitment),因此公司也樂於栽培這些學生,鮮少發生受訓過後就離開公司的情況。

鈺創集團副總裁林嘉孚對於國防役也抱持正面態度,他認為國防役制度對於高科技人才能有合理的配置,對於高科技的發展也有幫助,同時役期長達四年,能讓公司的人事更趨穩定。

對於理工系學生來說,國防役制度是一大福音。蕭景鴻認為,國防役的工作年資可以被承認,而且和所學有連貫性,不會造成時間上的浪費。

蕭景鴻的同學,也是現任同事的蘇浩志也有同感,他指出,「電腦業在兩年內的變化很大,你不知道退伍後會是什麼情形?」因此,他們選擇服國防役。

至於想要出國念書的學生,可能就不會申請國防役。黃馨廣表示,自己因為不打算出國進修,所以直接參加國防役。

「有些人覺得國防役很不自由,換工作不如一般人容易,因此沒有考慮,」蕭景鴻說。「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這是軍隊裡耳熟能詳的用語。這些國防役男雖然不必受傳統式體力操練,但是腦力及耐力上的磨練更嚴厲,加班更是家常便飯。不過,高科技產業本來就是如此,只不過因為一紙「四年契約」,人的心態及心理壓力也不一樣。一位役男私下表示,「工作真的很操。」

幾乎所有國內高科技大廠都加入國防科技役的行列,光是去年就有六百多家公司接納國防役,以旺宏電子錄取四十人最多。參加國防役的學生,可以自由選擇被錄取的公司或是公家單位。就像被軍隊下放的新兵一樣,到了服役的單位,每個人命運都不同,只不過這次是自己的選擇。儘管如此,國防役的學生還算是幸運的,如果出現勞資糾紛,國防部會出面協調,甚至送交勞委會。

也有人批評,國防役制度目前只對理工科系開放,文法商學院的學生形同次等公民。其實,很多工作需要行銷、創意、法律等其他專業,如果只集中在某些科系,似乎不太公平。針對這一點,國防部表示,將於明年起開放文史法商及藝術系,使更多科系的學生有機會參加國防役。

台灣有句俗諺:「沒有當過兵,不算真正的男人」。當過兵的男性幾乎都不否認,當兵,是人生中最難忘的經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