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你做事,我放心」——人品的重要

文 / 高希均    
2003-08-01
瀏覽數 22,100+
「你做事,我放心」——人品的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從缺「人才」到缺「人品」

在台灣經濟逐漸起飛,人才依然外流的1970年代,政府首長常常公開宣稱:「台灣缺資源、缺技術、缺資金、缺市場;最缺的還是人才。」

時序進入2003年中,此刻的現狀是:「台灣最缺的不再是人才,而是『人品』」。「人品」變成了台灣社會最稀罕的資源,這真是社會進步中的弔詭。

沒有人,不能做事;沒有人才,不能做大事;沒有人品,不論做小事大事,都會壞事。「你做事,我放心」的前提是這個人要有人品。

回顧台灣經濟奇蹟創造過程中的財經人才及他們的人品,就能體會為什麼近年來台灣經濟陷入困境!

(二)人品的標準:君子與小人

儘管台灣社會一直在力爭上游,但到處仍是缺少「品」的例子。消費者缺少「品味」,家庭生活缺少「品質」,政商人物缺少「品格」。

「人品」是指:做事有原則;做人有誠信;態度上不爭、不貪,不獻媚;品德上有格、有節、有分寸。我們也許可以廣義地界定:既有才幹又有人品的人,可以尊稱他們為「君子」。當「人品」喪失時,「人才」就淪於「小人」,小人一旦當道,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就從此開始。

討論到「小人」,就必須要引述余秋雨「小人——歷史的暗角」的論點。他對小人的特性有深刻的描述:「小人見不得美好、小人見不得權力、小人不怕麻煩、小人辦事效率高、小人不會放過被害者、小人需要博取同情、小人必須用謠言製造氣氛、小人最終控制不了情勢。」余先生的結語是:「最終受極刑的仍是他……。小人的悲劇,正在於此。」

細看這些小人的描繪,十餘年來台灣政壇的風波不斷,不正就是一些小人翻雲覆雨的成績嗎?其中一些或已入獄,或已被起訴,或已受到社會唾棄。這是遲來的正義,但多少也產生了警惕的作用。

正因為小人的猖獗,君子就更難求。

為了台灣的全面進步,政府與民間需要培養、鼓勵、發掘、愛惜六種類型的君子:

(1)有擔當、有品格的政治人物。

(2)堅持理念、堅持理性的實踐主義者。

(3)敢做夢、敢實驗的先驅者。

(4)肯創新、肯投資的創業家。

(5)改變人類思考及生活方式的科學家。

(6)開拓人類想像力的創造家(文學、繪畫、音樂、舞蹈、媒體……)。

在人類發展的長河中,是這六類君子挑起了歷史的大樑,推動了文明的進步。

(三)設立「人品獎」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對人才有嚴格的要求。他指出,除了教育程度、分析能力、實事求是、想像力、領導力、衝勁,「最重要的還是他的品德與動機,因為愈是聰明的人,對社會造成的損害可能愈大。」(參閱《李光耀治國之鑰》一書第四章)

如果以「品德」與「動機」來評斷,台灣當前政治人物(包括民意代表)能夠得到社會大眾高度評價的,為數不會很多。

台灣社會每年舉辦各類的獎項。可惜,我們最需要的一個獎項還沒有出現——「人品獎」。

在我的構思中,組織一個超然的、公正的民間團體,先從評估政治人物開始(包括政黨領袖、中央部會首長、民意代表、縣市長),然後擴及大企業中的董事長與總經理。

評估「人品」的指標可以包括:政策見解的一致性、個人及家庭財產的透明度、每年實際納稅金額與繳納比例、公益事業的捐獻或參與、有無犯法或被起訴的紀錄、黨籍的改變、競選經費的來源等等。

如果台灣人民有足夠的幽默,這個民間評選團體也可以把「人品獎」分成二類:「國家君子獎」與「國家小人獎」。前者當然是公開讚揚公眾人物的才能與品德;後者當然是公開譴責公眾人物的奴才性格與惡言惡行。

這個評選結果——儘管會有它的爭議性——會對當事人的「無所不為」有所警惕,對選民的投票會有所助益。這個獎的評選標準要嚴格而挑剔。獲得「國家人品獎」榮譽的政治人物,至少增加了我們對公眾人物的信心。只有挑剔的選民,才會識人與識貨。識人是包括候選人的才幹與人品;識貨是包括個人識見與政黨政績。

1950年初去世的經濟大師熊彼德,在臨終前曾對彼得.杜拉克的父親講過這樣寓意深遠的話:「人們若只曉得我寫了幾部著作及發現了一些理論,我認為是不夠的;如果沒能改變人民的生活,你就不能說你已改變了世界。」

我相信擁有才幹與品德的君子才能改變這個世界。

附言:關於「行政院顧問」

7月12日《聯合報》有則消息,大意謂「行政院長游錫?於日前悄悄聘請威斯康辛大學榮譽教授高希均為行政院顧問。」刊出後引起一些朋友的關注。容我說明兩點:(一)自1991年起,我就一直被聘為行政院顧問,歷經郝、連、蕭三位院長;民進黨執政後,也歷經唐、張、游三位院長。(二)當初接受聘約時即說明:不領取任何薪資及不報銷任何費用;不影響我個人評論公共政策的獨立性。

本文出自 2003 / 08 月號

第20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