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界最後的貴族蛻變記

文 / 游常山    
2003-07-01
瀏覽數 13,450+
台灣醫界最後的貴族蛻變記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突然,全台灣對抗世紀病毒SARS的希望,好像都寄託在台大醫院。

短短二十天內,台大醫院和醫學院,不只把台灣本土的SARS病毒基因定序,而且研發出「抗煞一號」的抗病毒化合物;每天上電視安撫人心的台大醫院感染科主任張上淳,更早在3月份勤姓台商一家三口首度發病時,就從「治療過程」中學,訂出治療SARS的標準作業流程(SOP)。

在全國驚駭中,送往台大醫院急救的一百三十八位SARS病患中,只有兩位死亡,是這波SARS疫情中全國死亡率最低的醫療院所。

然而短短二十一天內,台大急診部湧入兩千名發燒病患,需要篩檢的SARS疑似病患多達七百八十九名,SARS病患更多達一百三十八名,逼得被視為台灣醫界守住SARS最後一道防線的台大醫院急診處,在5月12日宣布暫時關閉。

以全國3%的醫師,2%的護理人力,台大卻獨自處理了42%以上的SARS病患,幾乎全國的民心都懸在台大醫院。和平醫院一位被市政府緊急召回的護士就哭著向丈夫說,萬一染煞一定要想辦法送進台大,否則她會沒命。

「台大醫院幾乎要被擠爆了,連門把都驗出SARS!」遠在花蓮的慈濟醫院院長林欣榮無限同情地說。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