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DRAM業者爭著退場?

文 / 洪淑珍    
2003-06-01
瀏覽數 14,050+
DRAM業者爭著退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茂矽電子近來財務吃緊,無力償還新台幣47億元的公司債,與債權銀行協商好幾個禮拜,直到5月中旬還是沒解決,股票被打入全額交割股,剩不到兩塊錢,成為第一家落到如此下場的台灣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業者。

茂矽的困境只是台灣DRAM產業缺乏競爭力的冰山一角而已,長期以來業者不願意花錢、也沒有能力研發新技術,完全倚賴英飛凌(Infineon)等國外大廠支援。景氣好的時候,賣一顆賺一顆,利潤好得不得了;市場需求差的時候,由於每家產品差異性不大,只好拚命降價,寧可賠錢賣也不要堆庫存,以免將來庫存跌價,損失一提列就要好幾億元。

「台灣DRAM公司很慘,技術完全掌握在別人手裡,根本沒力量提升,」英國保誠投信高科技基金經理人廖國峰說。

掌握關鍵技術是除了擁有龐大資金之外,業者維持競爭優勢的必要條件。「藉著開發新製程,把產量做大,擴大市占率,降低成本,全球最大的Samsung(三星電子)、Micron(美國美光)都是以這個方式保持優勢的,」一位業界資深主管表示。

過度投資 前景看淡

台灣業者缺乏關鍵技術,又碰到全球經濟陷入停滯,個個成了賠錢的輸家。各家公司公布的數字顯示,今年第一季茂矽、茂德、南亞科技等全部賠錢,少則9億元,多則20億元,如果再把去年和前年算進來,累計虧損已經超過800億(162頁表一)。

展望第二季,情況不見得會有起色,「DRAM變動性很大,價格可以在短時間內震盪很激烈,不過現在看起來第二季不會崩盤,大漲的機會也不大,」力晶半導體副總經理譚仲民表示。

DRAM主要用在個人電腦(PC)裡,最近兩三年PC需求一直衰退,DRAM市況也跟著不好,更糟的是,DRAM業者只要看好景氣,就爭相擴充產能,每個景氣循環下來,不斷過度投資,終於落到今日下場。元大投信總經理杜純琛認為DRAM已經陷入了台灣產業發展的宿命,「台灣每次都是一窩蜂投資,從以前的紡纖、塑化、個人電腦,到現在DRAM,每十年就有超額供給。過度投資造成超額供給、殺價競爭,意味著將來是大者恆大的局面,」他說。

三星獨強 台灣落後

美國著名研究機構iSuppli Corp. 按照今年第一季各家廠商的市占率,做了前五大排行榜,結果三星電子以31.1%(營收11.1億美元)遙遙領先,保持第一大供應商龍頭地位;接下來依序是美光(19.6%)、英飛凌(17.1%)、韓國Hynix(12.4%),台灣只有南亞科技一家上榜,市占率4.4%,僅為第四名Hynix 的三分之一,或是三星電子的七分之一(162頁表二)。

這前五大製造商總共占有全球85%的DRAM市場,如果再扣掉日本唯一一家業者爾必達(Elpida Memory)的占有率,台灣業者根本就是敬陪末座,缺乏競爭力。「過去七、八年來,台灣投了幾千億進去,錢賠了一大堆,市占率還是這麼少,既然他們沒有競爭力,就不要再浪費社會資源了,應該把資源留給有辦法創造利潤的公司,」廖國峰表示。

站在投資股票的角度,DRAM股也不見得是好的選擇。杜純琛說,「法人買股票會考量三點:成長獲利性高不高、財務結構健全與否、產業是否穩健發展,DRAM產業不符合這三個條件。」

風波過後 開始轉型

對於這些看法,有些業者認為不盡公平。「全世界只有三星電子因為技術最領先,成為唯一賺錢的DRAM業者;看看英飛凌,連續虧損八季,累計損失將近20億美元;美光也賠了好幾億美元,Hynix甚至快倒了,所以虧損不是台灣業者才有的問題,」譚仲民指出。

話雖如此,但是這個產業的前景實在存有太多不確定性,有些公司已經展開多角化經營,轉做非DRAM產品。華邦電子董事長焦佑鈞公開宣示,華邦去年開始轉型,預計明年退出DRAM市場,最終目標是以一半產能拿來幫英飛凌代工DRAM,另一半是生產利潤比較高的產品,如快閃記憶體。

茂矽在經歷這次風波之後,也宣示要撤出DRAM市場,改攻價格比較不會大起大落的產品;南亞科技雖然還是做DRAM,可是背後有台塑集團財務資源的支持,財務實力不需擔心。

至於受到茂矽牽連的茂德,已經和母公司之一的英飛凌決裂,轉向爾必達尋求技術支援,雙方簽定了技術授權的備忘錄,共同發展下一世代的先進製程,突破之前只能從英飛凌買技術的限制。「以前只有授權,這次則是授權加上一起開發技術,完全符合我們現階段的策略:從生產到技術、行銷都做,支援我們全方位發展,」茂德行政處處長林育中興奮地說著未來的新方向。

不過分析師可沒這麼樂觀,「茂德再走下去,只是增加苟延殘喘的機會,老問題(沒有自行研發技術能力)還是存在,」廖國峰指出。

本文出自 2003 / 06 月號

第20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