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呂秀蓮 「三心、四生」長期抗戰

文 / 李翠卿    
2003-06-01
瀏覽數 11,200+
呂秀蓮 「三心、四生」長期抗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現在正面臨一場嚴酷的戰役,一場看不到敵人的戰役。

SARS是非典型的疾病,而SARS的恐慌則是非典型的「心病」。對抗疾病我們用病理學、生醫技術,但是對抗心病,我們要用社會心理學。

SARS疫情在世界其他區域可能已經漸漸退燒,但是在台灣可能正好是高峰期。我要呼籲國人的是:我們必須要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

這場戰役不僅是對抗不知名的微生物,還需要對抗人心的恐慌。由於媒體高度關切,SARS疫情的動靜就好像美伊戰爭一樣,被血淋淋地在各種傳媒上寫實轉播,激起民眾的恐慌心理。

面對SARS的「心病」,若要穩住陣腳,必須具備「三心」——信心、安心、愛心。此外,必須體悟,這次疫情可能帶來的「四生」衝擊——生命、生活習慣、生產、生態。

三心抗疫

政府在「信心」與「安心」扮演最重要的角色。政府須做好危機處理,遏阻疫情擴散,並提供精準的防疫知識,減少百姓恐慌。

這一次抗疫行動中,中央、地方的確都有失職,但是畢竟大家都沒有經驗,我們也不便苛責,但是我們已經付出這麼多代價以後,絕不能一直拿「沒有經驗」當作藉口。

在這次疫情處理中,連戴口罩、量體溫這種枝節都眾說紛紜,造成不肖商人囤積居奇,大發國難財。

政府必須明確宣導:到底哪種人需要哪種等級的口罩?是不是所有場合都需要戴口罩?在體溫標準方面,也應制訂出詳細準則,免得錯失治療的第一時機,甚至引起擴散。

在居家隔離方面,中低收入戶的居住環境狹窄,在沒有配套措施的情況下,強制居家隔離,不是增高交叉感染甚至社區感染的風險嗎?而且又消耗管理的人力。我認為各縣市、各區應該要做集體隔離,而不是要求各自居家隔離。

在抗疫火線上,政府必須建立一個永續機制。我再次強調,這是一個長期抗戰,我們不只要「處理」危機,所謂「處理」的意思就是危機過去就結止行動了,但面對SARS,我們必須學習如何「管理」「經營」危機。

SARS不像地震,地震是一時的,餘震過了一切就結束,救災完就差不多了,可是SARS可能會周期性地捲土重來,絕不能心存僥倖。政府必須建立可快速評估、檢討、指揮、執行,甚至動員的體系。

如此才能重拾人民對政府的信心,並讓百姓安心。

此外,面對不幸感染或被隔離的同胞,我們更應該有「愛心」。我們在這次疫情看到逃避、歧視等人性脆弱的一面,生死交關,無可厚非。但我仍要呼籲大家,「生命無等級,抗疫皆英雄。」不要把那些人視若洪水猛獸,事實上,那些人是活菩薩,為我們受罪,我們應該給予支持和鼓勵。

四生衝擊

SARS所影響的範圍,可用「四生」含括:生命、生活、生產、生態。

在個人層次,SARS威脅到生命,並改變生活習慣。過去國人喜歡到公共場合參加各種集會,婚喪喜慶必鋪張舉辦,對衛生的要求也不高。

這場災難卻扭轉了這些觀念,未來粗糙的大眾活動可能朝小而美的精緻發展。明年即將大選,剛好是在SARS活躍的冬天,我要提醒所有候選人和選民,要有因應的準備,不要一邊選舉一邊對抗SARS。

國人的衛生習慣也有待改進。以菜市場為例,我們國民所得幾近2萬美元,但我們的菜市場為何這麼骯髒?廣東順德(據推斷是SARS的發源地)就是前車之鑒。

去年我去布達佩斯參觀中央果菜市場,外圍像皇宮一樣美麗,裡頭管理非常先進衛生,二樓則有各國特產的展售,將文化與商品相互交融,同時又具有觀光價值。

這次疫情在萬華區肆虐,我希望能會同各界,推動「萬華新生計畫」,將傳統市場「超商化」,賦予老社區新生命。

在經濟層次,SARS也衝擊到生產。我十分贊成溫世仁先生(英業達副董事長)所提出的「雙生產機制」,政府應提出一套機制讓台商根「流」(回)台灣。

我認為,沒有必要再去開發新工業區,我們已經開發過度了,但是老舊工業區可以再更新,提供廠房及各項優惠措施給回流的台商。

同時政府也應輔導產業轉型,淘汰不適合的舊產業,培植新產業,化危機為轉機。

在環境層次,SARS也讓我們醒悟到維護「生態」的重要性。當人類過分挑戰上帝,只會造成大自然反撲,人不能傲慢地以為自己是萬物之靈,以為人定勝天,全人類都應該從這次疫情中,學會尊重環境,不要逾越自然法則。

目前疫情仍在不斷變化,但我相信,只要國人堅守「三心」,強化個人及國家的體質,就能熬過SARS對「四生」的衝擊。(李翠卿整理)

本文出自 2003 / 06 月號

第20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