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曾是「差點跳海」產業,記憶體台廠絕處逢生啟示錄

雜誌原標題:記憶體台廠 絕處逢生啟示錄
文 / 羅之盈    攝影 / 達志影像提供
2021-12-27
瀏覽數 24,950+
曾是「差點跳海」產業,記憶體台廠絕處逢生啟示錄
記憶體產業曾受惠電腦消費市場蓬勃成長,但隨同業擴產與新進廠家增加,價格波動愈演愈烈。達志影像
Line分享 articlefont

還記得2008年總統馬英九曾經出面,力主整併轉型的記憶體DRAM產業嗎?當年整併未果,10年之後的台灣記憶體廠家,是否已然起死回生?

戴著斗笠的老農,站在農地裡擔憂地望著眼前農地,那是一株株結實纍纍、彎低了葉桿的稻穗,即將收割、本該歡喜的這一刻,老農卻無比憂心,因為供需失衡,價格跌落,恐怕豐收卻虧損。

穀賤傷農,總是農業經濟難題;雷同的故事其實也在科技業發生,貨多價跌,總是記憶體晶片製造業永恆的夢魘。

「記憶體IC」,主要功能為儲存資料,功能相對單純,技術推進帶來的優勢不明顯,以致受景氣影響劇烈,每隔幾年就遇得一波起落。

2017年5月,旺宏脫離全額交割股。董事長吳敏求專注技術,重返上升路線。蘇義傑攝圖/2017年5月,旺宏脫離全額交割股。董事長吳敏求專注技術,重返上升路線。蘇義傑攝

傳統標準化記憶體,抗跌難

記憶體IC細分兩大類,分別是斷電後資料將消失的「揮發性記憶體」,包含熟知的 DRAM(動態隨機記憶體)等,以南科、茂德、力晶(力積電)為代表;以及斷電後資料繼續儲存的「非揮發性記憶體」,包含快閃記憶體 NOR Flash等,以旺宏電子為代表。

1990年代,記憶體產業受惠於電腦消費市場蓬勃,有過相當美好的大成長時光,但隨著同業擴產與新進廠家增加,價格波動開始愈演愈烈。

一位從業超過30年的記憶體公司高階主管慨嘆,一旦訂單暢旺,產能不夠,全部廠家都在擴產,但往往最終供給大於需求,「一旦景氣反轉,轉頭看滿倉庫的產品,只能砍價了」。

記憶體終究不是白米,沒有政府公糧救價,只能一路殺到見骨。

2008年金融海嘯引發的國際級消費緊縮,那一場大浪,記憶體廠紛紛重創,甚至有「差點要跳海」的瀕死之說,挺下來的台廠餘悸猶存,分頭啟動新的戰略思惟,開啟接下來10年多元發展的新篇章。

從未生產DRAM旺宏電子受傷較小,追進新製程,走向別具特色的競爭型技術。

南亞科在DRAM技術上走自主路線,10奈米製程不再仰賴美國美光授權,確保技術發展的可延續性。力積電轉進邏輯製程的晶圓製造,降低記憶體生產比重。

這波長期轉型,在2020年因疫情帶動的宅經濟,迎來成長。

2021年12月,力積電重新上市,力晶從壁紙變回股票。董事長黃崇仁實現回歸承諾。蘇義傑攝圖/2021年12月,力積電重新上市,力晶從壁紙變回股票。董事長黃崇仁實現回歸承諾。蘇義傑攝

全球需求強,地緣政治助航

根據工研院產科國際所估算,台灣2020年記憶體製造產值約1900億元,年增19.4%,預估2021年全年可達2500億元,年增率超過三成!超越半導體整體25.9%的年成長幅度。

「全球半導體市場的影響變動因素,除了新冠肺炎疫情變化,將持續影響全球經濟與消費意願之外,整體而言,新應用、疫情,都加遽半導體供應分配的議題,」工研院產科國際所資深分析師劉美君表示。

除了市場需求看漲外,持續蔓延的中美矛盾與地緣政治,拉大的缺口,中國記憶體產業有可能成為美國制約的管制對象,這也給了轉型完成的台廠,更多發展空隙。

延伸閱讀
科技洞察力積電旺宏半導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