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金融資產證券化開跑

文 / 周華欣    
2003-05-01
瀏覽數 18,850+
金融資產證券化開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3月12日,台灣工業銀行繼2月底搶先推出金融資產證券化商品後,宣布將與世平興業合作,發行台灣首件企業應收帳款證券化產品。談到資產證券化上路後,工銀頻頻搶得先機,董事長駱錦明難掩心中喜悅。

「每次有銀行說要辦資產證券化,我都會偷偷地笑,」他說,「哪有這麼簡單?他們沒有足夠的經驗。」

但面對證券化的誘人大餅,競爭對手也不縮手。工銀拔得頭籌後,對手們莫不加快腳步,目前約有十家銀行正籌備、研究金融證券化相關商品中。

今年是資產證券化元年,市場仍在摸索期,浮上檯面的發行額只有新台幣200億元。但以本國銀行總放款餘額約11.5兆元來看,只要將十分之一證券化,就有1.15兆的潛在市場,一點也不輸公司債、金融債券1.4兆的發行餘額。

簡單地說,金融資產證券化是指金融機構或企業將持有債權所產生的現金流量(如應收帳款、汽車貸款、信用卡還款、房貸利息等),包裝組合後,以證券形式銷售給投資人的過程。

譬如,台灣首筆的證券化商品中,台灣工銀把共36億元的企業放款移轉信託給土地銀行,包裝成年息2.8%的證券出售。日後,欠債企業的還款將轉發給證券投資人,來實現所保證的2.8%現金利息。又因放款債權已由土銀託管,投資人也享有與工銀風險隔離的保障。

活化資產,資金運用更有效

對於金融機構,資產證券化提供了新的籌資管道,還幫助活化資產。「證券化後,銀行就可以提早收回長天期的貸款資金,做更有效的運用,」政大財管系教授周行一說。它也是「表外化」的融資,意味一旦將債權轉讓給受託機構後,該債權便從資產負債表剔除,有助於改善財務比率。

但是,檢視台灣工銀與有證券化計畫的銀行,如第一銀行、中國信託商銀,都是逾放率低,體質穩定的機構,似乎沒需要美化資產表。目前市場資金充裕,大家手上都是一堆爛頭寸,也無籌資的必要。在這當頭進行資產證券化,各家銀行多少有些捧政府場、「共襄盛舉」的味道。「大家都在呼應政府政策,」萬泰銀行發言人施坤良說。

資產證券化屬於結構型融資,從創始、包裝、信用評等到承銷,每一環節都有專業機構分工,衍生的服務商機相當可觀。以今年預計發行量200億元、產品的首年費用約為三十至四十基本點(一個基本點為0.01%)估計,周邊服務費約有6000萬~8000萬元。

各路逐利人馬中,又以負責規劃商品、統籌執行的主辦銀行競爭最為激烈,報價從七十至八十個基本點砍到二十至三十,市場行情大亂。第一銀行信託部襄理莊淑娟笑道,「早上我們做證券化的消息一見報,下午投資銀行、會計、法律事務所就登門造訪,態度很積極。」

因證券化商品較一般固定收益產品複雜,在本地又是新業務,發行的機構籌劃時不免有「摸石頭過河」的感受。

「證券化基本上沒有辦法賺錢,這是一個大前提,」台灣工業銀行信託部專案經理林超驊說,「這種產品的學習過程很長,光是一個正常的案子就要六個月,成本也很高。」

林超驊回憶,去年籌備第一檔產品時,由於法規尚未齊備,與律師一談常到半夜,工作團隊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也是稀鬆平常。但他強調,監督機構在證券化過程的嚴格檢驗,間接敦促銀行改善內部透明度,並改善授信品質、加強風險管理與合理化內部作業流程,「這些效益是無法用數字量化的,」林超驊說。

買家仍是法人與大戶

在銀行定存利率不到2%,股票獲利又難的時候,資產證券化商品儼然成為明星產品。為建立市場信心,金融局與銀行達成默契,初期發行資產證券化的產品得以風險低、信用好的資產為主,報酬又比定存高,是難得兼具風險與報酬的投資標的。

就需求面而言,證券化商品的賣相也佳。中華信用評等公司總經理陳松興解釋,法人在投資固定收益證券時,大多希望公司債的評等在TWA-以上,金融債券在TWBBB上,但符合要求的產品不多。目前規劃中的證券化商品,評等的目標應在TWAA以上,對法人具相當吸引力。

但由於公開發行證券化產品需提報證期會,考量時間及作業成本下,發行機構一般都傾向私下募集。如此一來,債券大買家——債券基金,受限於投信投資規定便不能參與;加上針對一般投資人淨資產1000萬元、平均年收入150萬元的資格門檻,使得證券化商品仍屬法人與大戶的戲局。

「次級市場的流動性不夠,會不利資產證券化商品的發展,」元大京華證券債券部副總經理吳麗敏提出觀察。

她提醒投資人,資產證券化如同一般債券,有利率、信用、流動性風險,但還多了一項:提前償付風險。目前台灣的放款提前償付率的資料普遍不全,這部分的風險需特別注意。「這也是為何定價時,創始機構會提供較高的票面率來吸引買盤,」吳麗敏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