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永遠追著債務跑

文 / 魏棻卿    
2003-04-01
瀏覽數 13,700+
永遠追著債務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3月初爆發數十名大學生無力償還刷爆的信用卡費,因而將護照以新台幣4萬元販售給人蛇集團。

在此同時,一家電視台邀請一群年約二十幾歲年輕人談信用卡。當主持人問到如果信用卡額度有100萬元時,會如何使用?「我一定會去買一部車,」一名年輕人直言不諱。

有鑑於年輕族群消費浮濫,可能造成家庭負擔,財政部金融局今年初提出相關規範。「為社會價值著想,還是克制一點會比較好,」財政部金融局副局長蔡慶年表示。

根據一家高發卡量銀行的資料顯示,信用卡用戶動用的循環信用餘額平均每人6萬元,預借現金2萬元。而使用循環信用服務比例最高的,正是二十五至三十四歲的族群。

先花錢再賺錢的享樂式消費,「讓年輕人永遠追著債務跑,」財經立法委員殷乃平提出警告。

曾替兒子還好幾萬元信用卡費的自由工作者張佳成也談到,他不希望兒子剛出社會就有一個不良的財務循環。

套句廣告詞,「愛現就現,把夢兌現。」隨著世代的不同,做的夢也不同。

年約四十歲的和信電訊行銷規劃處協理余錦國回憶二十歲的自己,滿腦子想的是如何提升職場競爭力;但現在的年輕人,「則多將時間花在娛樂上,」余錦國說。

新世代靠消費增加自信

政治大學廣告系教授郭貞也發現到,現在的學生很喜歡打工賺錢,但不是為了賺取學費或三餐,「而是為了買新手機。」更精準地說,其實是還買手機的刷卡費用。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新世代價值觀到底是如何形成?

資本主義當道,「消費文化」蔚為主流,加上台灣產業逐漸轉型為服務業之後,「消費無形的價值感,變成是一種生活模式,」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薛承泰說。

戰後嬰兒潮(1946~1964年)的父母相對富裕又忙碌,不僅對子女呵護有加,更常以物質替代陪伴的不足。薛承泰認為,這多少會造成新世代日後難以忍受物質剝奪感,追求立即滿足的心態。

然而,出身優渥的新世代,隨著當今經濟環境的擺盪,「現在反成了變動環境中的一群實驗品,」殷乃平說。

這種失落感,讓新世代看似自信,實則心中充滿不確定。站在行銷角度觀察的余錦國表示,現在的年輕人較沒自信,需要周遭認同,「所以更會透過消費流行時尚來增加自己的價值感。」

沒自信的世代,容易受到外在環境左右,造成盲目追逐的一窩蜂現象。同儕和廣告媒體就是新世代最大的感染源。

同儕間容易傳染相同的消費文化,手機就是最好的例子。東方線上調查顯示,二十至二十九歲的族群換機頻繁,約為半年至一年,「因為同儕間會比較誰的手機比較炫,」殷乃平分析。

廣告媒體也是主要的價值養成所。郭貞表示,當某個訊息出現在廣告時,會有合理化的作用,「大家會以為那是正確的,或是大家所認同的。」

這也是為什麼有些現金卡廣告會受到爭議。常被拿出來討論的有,鼓勵年輕人負債消費、請女朋友吃飯的訴求,或是告訴大家借錢是高尚行為的觀念。

不過,銀行也有話要說。萬泰銀行發言人施坤良表示,現金卡的確幫到許多真正急用現金的人,「一味的負面評價,會忽略了其正面意義。」

新世代展現驚人消費力

信用卡、現金卡提供假性購買力,讓低經濟力、高消費力,同時符合持卡年齡(十八歲以上)的新世代,晉身為高循環利率族群的主要成員。

根據東方線上的調查顯示,新世代年輕人花費最多的是在休閒和應酬方面;使用信用卡預借現金和循環信用服務的比例最高。(頁240表一、二)

「高循環利率族群,通常是消費重於理財,或消費遠大於收入,」政治大學財務管理系主任李志宏說。

手機,就是新世代的主要消費之一。

常在網路購買二手手機的郭貞發現,賣她手機的都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手機平均用不到三個月,讓她見識到新世代的驚人消費力。

在2003年預估六百多萬支手機的市場大餅中,換機市場占最大比例。新世代正是換機市場的大戶,「因此行銷更鎖定年輕族群,」摩托羅拉台灣區市場行銷部總經理黃玉瑩說。

新世代不懂得量入為出、開源節流的消費,讓手機費也成了一大支出。

一位資深媒體人屢次在公車上聽到幾位媽媽彼此抱怨孩子的手機費太貴;甚至還聽說有人打國際電話,一個月的手機費高達2萬~3萬元,相當於一般上班族的月薪。

聰明業者看準新世代不計成本、愛哈啦的商機,相關方案也紛紛出籠。兩年前優先推出「哈啦900」的和信電訊,成功打下二十至二十九歲的主力客群,「年輕族群對於語音市場的經營幫助很大,」余錦國下了這樣的結論。

事實上,除了頻換手機和常用手機「哈啦」外,新世代玩樂購物的花費也不低,錢怎麼夠用?「可以先刷卡或預借現金,」一名不願具名的大四學生輕鬆地說,畢業再賺錢把債還清。

負債紀錄拖累未來

新世代享樂式消費,無形中也消費掉自己的未來。尤其當同儕、社會間都不把欠錢當一回事時,「年輕人也就不認為負債消費是很嚴重的事情,」殷乃平發現這現象正蔓延。

不良還款紀錄是未來理財的負擔。信用卡或現金卡的還款紀錄不良,都將列為個人未來申請購屋或商業貸款的評估。「信用有瑕疵,以後就很難有好的經濟活動,」蔡慶年說。

特別在高失業年代,隨時可能飯碗不保。一旦走上高循環利率的路,就要對自己的賺錢能力很有把握,「否則一定會走向破產,」殷乃平警告。

當個人無力償還時,家庭成了間接受害者。銀行當初敢借錢給年輕人,就是賭定父母親會出來頂,「因為父母親也不希望讓孩子為了幾萬元毀了信用,」匚合廣告公司總經理范可欽一語道盡家長的無奈。

此外,當年輕人重視腦子外的東西更甚腦子裡的東西時,不禁令人質疑,台灣未來的競爭力在哪裡?

一位長期處在外交體系工作的人員因公之故,見識到了大陸學生的積極用功,也看到了台灣學生的縱情享樂,不禁感歎地說,「也許台灣經濟需要落到谷底再上來,台灣的年輕人才會覺醒。」

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置身消費氾濫的資本世界,與其一味地防堵,不如積極培養新世代的自主判斷力。

判斷力,從理財、自主觀念建立起。

台灣IBM(國際商業機器)公司總經理許朱勝培養孩子財務思考。許朱勝六年級的女兒央求買手機,卻未考量手機費問題。許朱勝詢問之下,女兒表示願意拿銀行存款來支付。「可是存款只出不進,總有一天會坐吃山空,」許朱勝機會教育,引導孩子思考這一點。

殷乃平培養孩子的責任感。殷乃平的兒子在美國剛拿到信用卡的第一個月就刷爆了,雖然最後由他出面還清,但殷乃平還是堅持從孩子的零用錢中慢慢扣。「讓孩子體會到背債的壓力,才會從中學習成長,」殷乃平說。

匚合廣告公司總經理范可欽:

現金卡是一種時代需要

知名廣告人范可欽以一句「借錢也是一種高尚的行為」廣告詞,

再度投下話題引爆彈。善於捕捉消費族群的他,創意初衷是什麼?

他又是如何看待時下的現金卡發燒熱?

我一開始沒有挑戰社會傳統思維的意思。借錢是一種高尚的行為,不是在鼓勵你借錢,而是讓真正需要借錢的人有台階下。

目前現金卡大多鎖定年輕族群,但是我們從調查中發現前中年期男人(三十至四十歲)的需求。

前中年期男人是實用主義者,年輕人是享樂主義者,態度壁壘分明。前中年期男人多已成家,是家裡的經濟支柱,用錢態度是為了生活,不是為了享樂。

特別是有小孩子的家庭,常會有不確定支出,加上經濟不景氣,收入來源不穩定,可能會突然失業或配偶突然失業,常常需要面對錢關。

我們只是把一個事實(需求)講出來而已。這些人在借錢的時候,會因為面子問題很難開口。想和親友、父母親伸手借錢,又不像年輕人可以拗、那麼理直氣壯。所以我們必須用嚴肅的角度去看待這一群人的需求。

社會上有人需要這些錢,如果我們不給他的話,他一樣會循著其他模式去借錢。政府不知道我們解決多少社會問題。

現金卡已經是一種時代需要。今天會有這樣的東西,代表一定有這樣的市場,就像街上的柱子貼滿借貸,借錢免求人的廣告。

商業就是商業,消費者決定這個品牌存在的價值。事實上,按照目前的業績來看,大眾銀行年中就可以達到今年的營業目標。

以行銷角度來講,每個年代都有當代的產品。產品過去了,留下一些行為模式。現金卡留下的行為模式就是銀行對授信的情況愈來愈鬆。以後借錢會愈來愈強調方便,用手機就可以借。(魏棻卿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2003 / 04 月號

第20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