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被逼出來的機智,偏鄉靠這套「遠距醫療」自救

雜誌原標為〈清零無醫鄉〉
文 / 邱莉燕    攝影 / 張智傑
2021-11-29
瀏覽數 15,850+
被逼出來的機智,偏鄉靠這套「遠距醫療」自救
針對下雨就會道路中斷的情況,邱孟肇特地在區內各個里的派出所放置配好的藥劑,聰明進行遠距看診。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翻山越嶺、舟車勞頓,已是偏鄉人看病時習以為常的距離,他們也習慣了「小病用忍,大病用滾」。無法習慣的,卻永遠是求醫路上的無助心情。

饒富趣味的是,偏鄉醫療的特殊情況,意外催生出在地衛生所醫護人員一套智慧應對之道。

不多人知曉的龍崎,曾在2018年變成無醫鄉,因為唯一一位醫師兼任所長王琦瑩請育嬰假留停。這裡是台南市人口最少的區,80歲以上老人超過300位,王琦瑩回歸後,接下健保署巡迴醫療的服務計畫,帶著護理師出車到宅看診。

一個早上,就能看遍各山頭上七位長輩,行程銜接完美,宛如明星趕場。

8點10分由衛生所出發,去程沿途看了林余花阿嬤量血壓,5分鐘後趕往高余庄阿嬤家抽血,5分鐘後飛車到龍船紫竹寺巡診,看完十餘位後,麻利將印表機、電腦、藥箱三下五除二收拾裝車;回程第一站,先載余張阿暖阿嬤回家,並探望出院的阿公,接著回到高余庄家給藥及收尿液檢體,3分鐘完事,又很有默契地轉往臥床阿嬤林鄭秋季探訪,在山裡轉來轉去,又看完三位長輩,終於結束,大約12點10分回到衛生所,效率驚人。

距離龍崎約80公里的桃源,已在此服務23年的桃源區衛生所醫師兼所長邱孟肇,也開發出「偏鄉內部的遠距醫療」。

在警局放藥箱應急,化解交通中斷困境

自莫拉克颱風後,桃源區內的八個里,只要稍微下個雨就變成八座孤島,沒有兩個里之間可以相通。針對三不五時的孤島現象,邱孟肇會在事前請藥師因應民眾可能遇到的各種健康情況進行調劑,亦即「預定醫囑」,每個里各放50餘套處方、約上千劑調劑好的藥,放在各里派出所。

一旦橋被沖斷、醫師無法上山,民眾便可到派出所,先與邱孟肇視訊看診,然後請員警拿鑰匙開啟藥箱給藥。他算過,藥箱內的藥可支應該里約一週的需求:「沒辦法,我們其實被逼出來的。」

這兩位衛生所長的作為堪稱變通經典,運籌帷幄之間,不流失掉準則與人性,守護鄉民健康毫不含糊。

健保開辦26年,小鎮醫院爆倒閉潮

醫療不平權的化外之地,已從深山外島擴至平地。

台灣第一大縣彰化縣,有26個鄉鎮,卻只有11個鄉鎮有醫院,另外15個沒有醫院,只有診所。

偏鄉醫療資源有限,一位醫師常要負起照顧全鄉居民健康的重任。圖/偏鄉醫療資源有限,一位醫師常要負起照顧全鄉居民健康的重任。

11個鄉鎮約莫31家醫院,但高度集中於彰化市跟員林市,即便有醫院的田中鎮及北斗鎮,僅各有一家醫院,兩者領取政府補助,勉強維持急診不熄燈,但無法有足夠的醫護人員維持24小時進行緊急處置。

若是居住在彰化最南、溪州的偏鄉老人生了重病,一定要送到員林,騎摩托車至少40分鐘起跳。

員榮醫療體系總院長張克士觀察到,地區醫院已加速消亡,原因是健保制度將醫學中心、區域醫院跟地區醫院,放在健保總額的同一層級,「好似把老虎跟小綿羊關在一起,地區醫院自然都被咬死了。」

數據上也能證實,健保開辦26年以來,陸續湧現地區醫院倒閉潮,早在2017年,地區醫院便倒閉超過八成,「這是非常嚴重扭曲的醫療資源分配,」張克士說,當平地縣彰化都出現這種情況,更可想見山地縣和花東地區有多嚴重了。

另外,隨著台灣轉為高齡社會,並推估將於2025年邁入超高齡社會,都市中也會出現無醫鄉。

因為在都會區,自動晉級為「就醫困難戶」的長輩將愈來愈多,他們行動不便,甚至無法行動,是城市裡的偏鄉人群。光是新北市,五層樓沒有電梯公寓的失能者,便約有20~30萬的龐大族群。

「都市裡也將到處都有偏鄉醫療現象,」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院長鍾飲文認為,要正視這可預見的未來,雖然這群人生活在都市裡面,卻也面臨醫療不平權的待遇。

無醫鄉在哪裡?在每一個山地離島偏遠地區、就醫困難的家裡,也在地區醫院苦撐著的負責人心裡,更潛藏在超高齡社會的每一位台灣人身邊。

啟動「遠距醫療元年」,以科技補足人力

衛生所通常是偏鄉民眾的醫療明燈,但每位醫師服務的人口數著實太高,比如大埔是一位醫師服務4560人,已然令人瞠目結舌,隔壁的番路鄉更高,一位醫師服務5590人,醫護更為血汗。偏鄉的醫療正義,是被放逐的。

衛生所醫師多為公費生,如此過勞,經常期滿就離開,與偏鄉苦尋不到醫生的困境,形成惡性循環。

「做這個工作,有著非常多的掙扎跟撕裂,」高雄那瑪夏衛生所所長杜佳琦表示,她每月有一至兩週需要假日值班,與家人相聚時間非常少,但偏鄉病人又很可憐。公衛護士們通常身兼多職,不光是醫療門診、施打疫苗和衛教,晚上還要值班,同時分擔會計、出納、人事等行政工作,流動率高有其原因。

那瑪夏衛生所所長杜佳琦建議,適當導入科技,解決偏鄉缺醫少藥的窘境。圖/那瑪夏衛生所所長杜佳琦建議,適當導入科技,解決偏鄉缺醫少藥的窘境。

杜佳琦不禁回想起有一年冰島行,機場直接運用資訊科技自動運作,冰島政府在沒有人的地方,絲毫不會減少任何的公共服務:「人力很缺乏的地方,其實科技的輔助非常必要。」

以資訊科技填補醫療人力的空白,雖非偏鄉醫療的完整解決方案,卻正是無醫鄉的一種救贖。

大環境的需求是新冠疫情肆虐,強迫人際之間降低實體互動,也讓全球政府加速採納遠距醫療。

健保署於2020年底宣布匡列一億元預算,使遠距醫療納入2021健保給付範圍,醫療照護者、裝置設備與物聯網業者、電信公司與雲端業者,突然發現國內外遠距醫療的商機急速成長。

做為台灣「遠距醫療給付元年」的2021年,期待這也是缺醫鄉消失的開始。(建議先閱讀前篇👉 清零無醫鄉,科技、政策、創新、制度總動員!

延伸閱讀
智慧醫療偏鄉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