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母親用衣著,在瘋狂時代中保持一個小世界的清靜

歲月賦予的生命厚度
文 / 一流人    
2021-09-12
瀏覽數 58,800+
母親用衣著,在瘋狂時代中保持一個小世界的清靜
圖/取自本書《舊物的靈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母親那一代因為成長時期的大環境,風格(style)變成非常個人化的東西。她並沒有應季打折血拼的習慣,但每次出門都讓人眼前一亮,多虧良好的品味和那些久經年歲,依然保養得的衣物。(本文摘自《舊物的靈魂》一書,作者為郭婷,以下為摘文。)

歲月賦予的生命厚度

獨自生活在外,每當情緒低落時總會想起母親的衣櫥。母親是色彩和規整的大師,家居按季節變化而更換,夏有深淺不一清涼的綠,冬有厚實溫暖的駝色配鐵銹紅。尤其是臥室,古董樟木箱上水玉長圓花瓶,幾枝粉色玫瑰;衣櫃中的所有衣物都按色彩和質地整齊排列,床邊矮櫃裡的絲巾都好似一支隊伍。只要走進那個房間深吸幾口似有若無的馨香,就能平復心境,重拾信心。

母親那一代因為成長時期的大環境,風格(style)變成非常個人化的東西,是在瘋狂時代中保持一個小世界清靜的方式;她並沒有應季打折血拼的習慣,但每次出門都讓人眼前一亮,多虧良好的品味和那些久經年歲,依然保養得宜的衣物。

而對我們這一代而言,風格意味著無止盡的消費。這個觀點,從我發現了英國慈善店、古董店和賣品會(vintage fair)之後開始動搖和改變,也逐漸更理解母親的心境和價值觀,更喜愛那些被一代代珍惜流傳的精品。

左:黃色托特包及白色短袖毛衣購自愛丁堡大學區慈善店;幾何圖案長裙為家傳古著。右:來自英國慈善店的晚禮服和手袋。取自本書圖/左:黃色托特包及白色短袖毛衣購自愛丁堡大學區慈善店;幾何圖案長裙為家傳古著。右:來自英國慈善店的晚禮服和手袋。取自本書

令人驚豔的英國慈善店

在英國剛接觸到慈善店時,驚嘆它們的格調和管理:大部分慈善店都像設計精品店(boutique),布置得雅潔、有趣又有心。無論是全國聯網的連鎖店還是私人經營的小店,都有以下分類:女式裙裝,晚宴裝,毛衣,帽子,飾品;男士襯衣,西裝,大衣,配飾;家具,瓷器;而且幾乎每家都有大量書籍和唱片,店內也悠悠的播著披頭四(The Beatles)的復古搖滾,切特.貝克(Chet Baker)的爵士樂或BBC古典樂電臺。許多慈善店的工作人員也都擅長復古打扮,每次都好像是去了設計師發布會。來慈善店流連,比逛普通商店更多一份趣味和享受。

另外更重要的是,如果是在較為高尚的區域,那些慈善店內都不乏古董佳品,不少價值連城,但以相對低廉的價格出售,收入大部分都捐給相應的慈善機構,如樂施會,英國社會救助服務組織,帝國癌症研究基金會,動物藍十字會,英國心臟基金會(心血管疾病救治)等等。

曾經在愛丁堡莫寧賽德區(Morningside)的流浪者之家見到造於20世紀初的勞力士男錶,售價不過兩千鎊。我自己則在愛丁堡的另一家流浪者之家買到過80年代的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平底鞋,在牛津本地的心理健康機構慈善店(Oxfordshire Mind)買到70年代Laura Ashley的燈芯毧長裙,還有凱特王妃最愛品牌蕊絲(Reiss)和耶格(Jaeger)的花裙,出席晚宴可用的黑絲絨外套、紅色絲手套、古董手袋。

左:來自美國慈善店的古董旗袍。右:古董藍色風衣。購於愛丁堡托爾克羅斯區(Tollcross)的慈善店救世軍(salvation army)。取自本書。圖/左:來自美國慈善店的古董旗袍。右:古董藍色風衣。購於愛丁堡托爾克羅斯區(Tollcross)的慈善店救世軍(salvation army)。取自本書。

古著的優雅與平順

習慣古著後,對全新衣物會特別敏感,無論是化纖氣味還是其他衣料化學產品。古著則大多被歲月安撫得平順,上世紀初、中生產的衣物也相對少有化學品成份,質地更自然。另外托英人好古的風氣,每家二手店都對衣物仔細消毒,其中物品也都被長期精心保養;因此除去對環境和皮膚敏感的考慮,這些年逛二手店、承蒙不相識的人對舊貨的保有和出讓,也更斟酌數量與質地的關係。

快消產業竭澤而漁、淘舊貨,可能是倒退著節奏來感受前人設計的用心,珍惜「物」之「美」。

過去我經常說的一句鼓勵永續時尚的口頭禪:

Be Stylish,Be Green.

——要美得有風格,也要綠色。

《舊物的靈魂:人類學家的流光飲宴、古著古書、歲月如瓷和永續生活,關於時間與存在的深度思索》,郭婷著,麥田出版圖/《舊物的靈魂:人類學家的流光飲宴、古著古書、歲月如瓷和永續生活,關於時間與存在的深度思索》,郭婷著,麥田出版

數位專題
福爾摩沙變舊衣墳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服裝設計時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