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孩子,我怎麼教你飛

文 / 徐嘉卉    
2003-02-01
瀏覽數 15,200+
孩子,我怎麼教你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作家鹿橋曾經寫過短篇故事「鷂鷹」(收錄在《人子》一書中),描述年輕的馴鷹師,看中了一隻從樹上跌下來的幼鷹,於是訓練牠飛翔、捕獵。

他要讓這隻不起眼的鷹,經過他的訓練,成為一隻飛得最高、最遠的佼佼者。

這是研華基金會執行長蘇治華,最喜愛的一個故事。在現實人生中,蘇治華也是一名引導孩子學習飛翔的馴鷹師。

十年前,蘇治華是國內知名的企管顧問。曾在IBM(國際商業機器)及Memorex世界第一、二大電腦公司任職的他,銷售紀錄屢創佳績。

蘇治華曾經是企業管理知名專欄作家,在《經濟日報》連載七十篇「管理出招」,重大活動場合都可以看到蘇治華站上舞台的身影。那時,自信滿滿的他,正走在事業的巔峰。

十年後,蘇治華教育出招。

他主張用戲劇、肢體訓練等元素,創造多元、活潑的教學方式。2002年11月,研華基金會舉辦的「故事媽媽」研習營結業式上,蘇治華熟練地帶領媽媽們玩「爸爸讚!媽媽好!」的「手指頭遊戲」,現場氣氛一片熱鬧。

為了推廣他的學習觀念,蘇治華在台灣、馬來西亞、香港等地,訓練了將近七千名國小、幼稚園老師,讓他們把這套教學方式帶回校園。其中不少人,後來加入康軒、翰林、南一三大教科書商,編寫教材,成為九年一貫課程改革幕後推手。

另外,還有二十多名志工追隨他的理念,自願擔任種子教師,走訪台灣各地,教導老師、父母如何啟發孩子的學習熱情。

許多老師尊稱他為蘇「先生」,許多老師、父母請教他的方法。

戲劇性的轉變,一切都來自於一個人生的意外。

為了女兒投身教育

「聖涵,有客人來了,你起來穿個衣服,」晚上八點多,蘇治華叫喚下了課,累倒在房間休息的大女兒。房門打開,白牆上,顯目地掛著她的最新力作:一朵向日葵紙黏土掛鐘,在兩道用黑色與紅色油漆刷開的窗簾中,綻放黃澄澄的花瓣。

八年前,國小二年級的聖涵,心牆是白的,學習之門是關的。

那時,事業如日中天的蘇治華剛嚐到商場人性現實的苦果,回到家中,又面臨大女兒蘇聖涵突然罹患身體抽搐怪病的打擊。

為了醫治女兒的病,蘇治華與妻子黃韶玲帶她四處求醫。醫生開的藥有副作用,聖涵服用後,整天想睡覺,功課進度、與同學相處都遇到極嚴重的困難,「我完全不知所措,」蘇治華說。

女兒的病讓蘇治華警覺:自己花太多時間工作,留太少時間給家庭。這時,正好萬芳國小校長李柏佳邀請蘇治華擔任學校志工爸爸(蘇治華兒女都就讀萬芳國小)。

想到事業的挫折、想到妻子多年來全心配合自己、想著大女兒的處境、想到小兒子未來的教育問題……,蘇治華做了大膽的決定:放下一切,跳進校園救自己的孩子。

習慣在企業界發號司令的蘇治華以為小孩很好管,可是,第一次教學就發現,他拿小朋友一點辦法也沒有。

蘇治華在走廊上拿著擴音器想帶小朋友玩遊戲,可是,小朋友跑來跑去,自己玩自己的,「孩子很清楚告訴你,你不是老師,你是家長,我才不理你!」

不過,這點小挫折難不倒身經商場百戰的蘇治華,反而更讓他意識到:教育,要找有創意、有經驗的專家。

那一年寒假,原本就喜歡戲劇的蘇治華,辦了一場兒童戲劇創意教學師資培訓班。邀請演員趙自強(後來成為家喻戶曉的「水果奶奶」)、台北越界舞團舞者陳偉誠等專業人士,教導家長說故事的技巧。

一開始,蘇治華只是拘謹地站在一邊,一時還放不下身段,去參與那些看起來十分幼稚的遊戲。

後來他發現,這些角色扮演、肢體、聲音等戲劇遊戲,吸引了家裡兩個孩子蘇聖涵跟蘇聖惟,親子互動變好了,他才放掉自尊跳下去學說故事、表演故事、創作故事。

「我曾經說故事說到小老鼠們都撲上來,十五個太投入的小朋友就全部衝上來,把我壓在地上拚命地打,」蘇治華得意地回憶。

女兒跟著爸爸四處參加教學活動。過程中,蘇治華意外地發現女兒捏紙黏土時非常專心,毫不保留地把內在心情世界,呈現在紙黏土作品上。蘇治華試著解讀這些作品代表的意義,他認為女兒可以走美術這條路。

在父親的引領下,如今,蘇聖涵是復興美工的學生。最近,蘇聖涵的素描作品在學校比賽得到佳作肯定,那是她求學過程中,罕見的超越。

「她實在不適合現在教育體系,」蘇治華說。美術,是他為女兒找到的學習出路。

意外的事業巔峰

女兒的困境,開創父親生涯的第二春。

八年來,他與國小教師們研究出三百多個教案,建構出一套教案研發公式,透過肢體創作、情意表達、聲音探索、角色扮演等人文藝術元素,釋放每個生命的心中圖像。

書讀不多的媽媽,透過他,重新找到自信,學到跟孩子相處的方法。

老師的教學熱情也因此被喚起。華江國小輔導室主任林時榮,難忘六年前,他試著採用蘇治華創作的教案,立刻讓選擇性失語症孩子跟他互動,「我覺得我找到可以開啟他心中的鑰匙!」

蟄伏在教育界幾年之後,蘇治華重回企業界帶領基金會,他的爆發力更強。五年前他幫國際工業電腦大廠研華科技成立基金會,並擔任執行長,設計TIC100科技創新競賽獎,拔擢頂尖科技人才。今年他又推動國家新創事業獎,激勵中小企業科技升級。

在許多重要的場合,蘇治華的身影再度活躍。

父與女的兩個世界

「名與利,割捨不得?」蘇治華曾寫這樣一篇文章,表明看破人世浮華。

只是他有時身不由己。原本是看破名利,才去投身教育。沒想到,他的表現,又引來更多的注意。

敏感的女兒察覺到這一點。

「爸爸,你是不是又要出名?」記者採訪完隔天,蘇聖涵在餐桌上問蘇治華,她不喜歡父親出名。

喜歡待在家中的女兒,與喜歡在外尋求挑戰的父親,在一個屋簷下,形成強烈的對比。

記者到家中採訪,多才多藝的蘇治華唱英文歌,熱情招待客人;蘇聖涵卻噘著嘴,不太喜歡。每次父親向外人介紹她的作品,她的臉上就閃過一絲不舒服的表情。

「老大比較不理人,比較直,不是那麼喜歡出去,個性比較保守,」蘇治華說。

馴鷹師的挑戰

他在外面帶領的大孩子:種子老師與志工媽媽,逐漸獨立了。他們已經能夠自己運作,把多元活潑教學培訓觸角,逐漸從大台北地區,向外拓展到中台灣,啟發了更多孩子的學習熱情。

家中的孩子,女兒目前就讀高職、兒子讀國中,還沒長大成人。

教育的學分,蘇治華雖然通過了,可是,親子關係是另一門更難修滿的學分。

被問到與孩子最深刻感人的互動經驗,習慣滔滔不絕談教育理論的蘇治華,一時答不上來。談及孩子對他這些年他投入教育的看法,他淡淡地說,「孩子可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吧!」

蘇治華表示,女兒對於他的要求幾乎都會聽從。不過,她會小聲地對客人表達不同的看法:「剛才那幅畫的時間,爸爸說錯了,他有很多地方都說錯了,」蘇聖涵說。

「鷹會抓傷人,」蘇治華突然在訪談間冒出這句話,他也瞭解女兒的反應。

「鷂鷹」的故事,引起了蘇治華莫名的感動,因為他自己本身正走在馴鷹人與鷹之間,既有感情,又有距離的訓練課程中。

蘇治華承認,教別人的孩子與教自己的孩子有很大的不同,親子必須每天在一起生活。「我也不是聖人,難免也會有情緒,只是經過教育訓練之後,懂得比較快去反省,」蘇治華說。

成家立業之後,蘇治華的生命重心不斷改變,先是從事業走回家庭,再從家庭走到校園,又從校園走進基金會的經營,整合他在商業與教育兩個領域的經驗。

「我一直覺得,學教育的過程,我在過第二輪生命。我蠻相信,創作(教案)的時候在治療自己過去學習不愉快的經驗、自己的學習障礙,不要講得多偉大,自己還是滿自私的,」蘇治華說。

在女兒學飛的過程中,蘇治華自己也在學飛。

文學故事裡,馴鷹師最後親自解開鷂鷹的眼罩,放走了所愛的鷂鷹。

初次享受到自由空氣的鷂鷹,立刻飛向天空盤旋,卻又依戀地「把自己的身影在她心愛的主人身上劃過。一次,又一次」。

什麼時候,他才能親自解開女兒的眼罩,讓她自由飛翔?要怎麼做,鷹才能獨自飛?

馴鷹人跟鷹之間,誰是誰的引導者?

對於蘇治華而言,還需要時間與智慧去尋找答案。

本文出自 2003 / 02 月號

第20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