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我擔心我不再那麼好!大坂直美再度參加記者會,卻被記者提問逼哭

文 / 何晨瑋    
2021-08-19
瀏覽數 19,650+
我擔心我不再那麼好!大坂直美再度參加記者會,卻被記者提問逼哭
圖/網球女將大坂直美。取自Western & Southern Open臉書。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今年5月,日本「網球天后」大坂直美,以心理健康為由,拒絕接受賽後記者會。最後宣布退出本屆法網。經歷退賽風波後,本週她在美國辛辛那提大師賽重新出發,但賽前記者會仍受到媒體尖銳提問,使她一度淚灑現場。 

歷經3個月內,未參加記者會的大坂直美(Naomi Osaka),依舊持續為心理健康倡議。7月初,她登上《時代》雜誌的封面,並在專欄中喊話賽後記者會的形式已過時,需迫切更新,也呼籲體壇正視運動員的心理健康。

能夠以日本國家隊出征奧運的網球賽事,一直都是網球女將大坂直美的夢想。身為世界排名第二、手握四大滿貫冠軍的她,被視為有望為日本奪冠熱門人選,不料在第三輪賽事中失利。

目前正在美國打辛辛那提大師賽的大坂直美。取自Western & Southern Open臉書。 圖/目前正在美國打辛辛那提大師賽的大坂直美。取自Western & Southern Open臉書。

記者尖銳提問:「妳不喜歡和媒體打交道,但場外收益卻多來自媒體?」 

揮別退賽風波、東奧失利,大坂直美正征戰辛辛那提大師賽。時隔3個月後,她首度正式出席賽前記者會。但媒體的提問,仍使她情緒受到影響,淚灑現場,受訪一度中斷。

「從2018年美國公開賽以來,我一直飽受憂鬱症之苦。」大坂直美先前在推特寫道。她也表示,為了保護自己的心理健康,她不願在賽後接受採訪。因為每次媒體的提問,總讓她陷入懷疑自己的狀態。

當《辛辛那提詢問報》記者多爾提(Paul Daugherty)向她提問,「妳說不喜歡與媒體打交道,尤其是記者會的形式。但同時妳在場外有很多收益,是來自於媒體平台,請問妳該如何在這兩者間取得平衡?」

第一時間大坂直美對提問內容感到困惑,也請記者複述一次。她沉思一會後,即便主持人試著幫她解圍,表示可以跳過這題,往下個問題移動。

但她也回應多爾提,表示自己也還在尋找平衡的方法。並提到自己在非常年輕的時候,就備受媒體關注。或許這些關注,主要和她的成長背景、選手身分等有關。

「我擔心我不再那麼好!」大坂直美首談淚灑記者會事件 

顯然,大坂直美的情緒受到艱澀提問的影響。當下位記者提問時,她再也忍不住開始流淚,記者會一度中斷4分鐘。會後,大坂直美的經紀人杜蓋德(Stuart Duguid)就指控記者「霸凌」,並解釋多爾提的提問,也是為什麼球員和媒體關係如此緊張的縮影,所有參加視訊會議的人都能聽出她的惡意。

《紐約時報》報導也分析,這幕無疑是大坂直美最脆弱的一面。在今年賽季中,她僅出賽六場比賽,但引發大眾對於心理健康議題的關注與對話。不僅使外界提高對菁英運動員心理健康的重視外,更挑戰與媒體交流的既定方式。

隨著大坂直美、美國「體操天后」拜爾斯(Simone Biles)的退賽,都一再突顯運動員心理健康的重要性。隔日《辛辛那提詢問報》主編洛夫(Beryl Love)就出面向大坂致歉。多爾提在報導中,也盛讚大坂直美誠實、深思熟慮,並以心理健康倡議者持續幫助其他運動員。

即便大坂直美淚灑記者會,卻絲毫不影響她在場上的表現。19日,當她對上美國天才少女高芙(Coco Gauff),一開始先丟了首盤,但上演逆轉局勢,順利拿到16強的入場券。

左為大坂直美,右為高夫。取自Western & Southern Open臉書。 圖/左為大坂直美,右為高夫。取自Western & Southern Open臉書。

「我也常想是不是我很害怕輸球,」她首度回應兩天前的淚灑事件。並表示,自己在這段期間思考自己為什麼容易受到媒體這麼大的影響,或許因為她時常會看到球員輸球後,隔天新聞頭條標題寫著「潰敗」或是「她不再那麼好」之類的,也因此擔心自己不夠好。

大坂直美也直言,新冠疫情對她帶來前所未見的壓力與衝擊,過去當她出賽時,能夠與球迷見面。這一直以來都是讓她感到成就感的事情,不過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這樣的感覺已經不在了。

延伸閱讀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