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大資工幣圈高手!百萬虛幣秒蒸發,悟出分散投資之道

原雜誌標:百萬虛幣秒蒸發 他悟出分散投資之道
文 / 邱莉燕    攝影 / 蘇義傑
2021-07-28
瀏覽數 19,950+
台大資工幣圈高手!百萬虛幣秒蒸發,悟出分散投資之道
由於區塊鏈領域尚未出現霸主,謝銘峰從AI跨進區塊鏈,希望有嶄露頭角的機會。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大資工所學生謝銘峰,曾以30萬當本金,一夕成為百萬富翁,但過程中也曾跌跤。現在,他利用加密貨幣賺得的財富,進出滙豐、花旗銀行,成為VIP,大買債券等風險趨避型的理財商品,悟出穩健投資之道。

人生際遇的轉折,往往只是某個瞬間的抉擇。

2017年,謝銘峰還在師大資訊教育所讀碩二,論文寫不出來,有點迷茫。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台大有一門由資工系副教授廖世偉開設的「比特幣與數據分析」課程,便興沖沖地跨校選修。

於是,從此走進幣圈的世界。

課程的起手式,是研究加密貨幣的演算法。為了更明白其中的密碼學,他直接去便利商店買了3000元的比特幣,然後轉到加密貨幣交易所「幣托」的帳號裡,沒想到很快售出,一天之內就賺了200元。

「報酬率這麼高,我覺得很神奇。」娓娓道來的謝銘鋒,寫滿知性的年輕眼睛裡,透露出驚奇的神色。顯然,他察覺出有許多有趣的事情正在全世界發生。

鑽研交易所ICO,摸熟遊戲規則

當時,教授指定前來修課的學生,必須研究世界各國加密貨幣交易所「首次代幣發行」的白皮書(White Paper),並在期末寫出一個自己創辦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白皮書。

所謂的首次代幣發行,英文是Initial Coin Offering,簡稱ICO,也就是經由區塊鏈平台,新創的加密貨幣交易所,首次將它的代幣(Token)賣給投資人,以募集公司營運所需的資金。而白皮書,性質類似於股票市場新股發行的公開說明書。

值得一提的是,針對ICO,投資人以其他加密貨幣,像是比特幣或以太幣,來交換這些交易所幣,換句話說,以代幣換代幣,而不是現金交易。

為了交作業,謝銘鋒再度嘗鮮,一番研究過後,選定日本Liquid交易所的ICO進行投資。

沒想到這次的回報更有甜頭,公募完之後三天,幣值增值了100%,而且後續漲勢強勁。以大家能懂的「人話」形容,假設投入新台幣1萬元參加ICO,三天變成2萬元,再過七天又變10萬元。

新手的幸運,令他激動不已,從此熱中於觀察分析、投資各種加密貨幣交易所的ICO。幸運女神,同樣眷顧了一起上這門課的同組成員,大家都因此身家暴漲,突然多出十幾萬元。

放棄AI,投入區塊鏈研究

當然,學業還是要認真修習。

那門課,他與團隊最後寫出來的「開局白皮書」,計畫發行一種「腳踏車幣」(cycle coin),每一顆幣可以換到一輛腳踏車的「擁有權」,若有消費者花錢租借這輛腳踏車,便會分潤給持幣人。除了這些「正規」的遊戲規則,首發還有特價,一顆幣可以換兩輛腳踏車的擁有權。

教授收到作業後,驚為天人,不但給出A+的高分,還直接把團隊成員抓來開會,當場就問他們:「要不要來讀博士?」

關於前途,謝銘峰認真思考了許久。本來在大學時主攻的是AI,表現優異的他曾參加全國AI競賽得到第一名,並申請到專利,但發現專利都賣不出去。

後來才察覺,開發AI所需的大數據,早已被臉書、亞馬遜、谷歌、阿里巴巴、騰訊等七大互聯網巨頭壟斷。「要嘛就加入七大,要嘛就不要做AI,或是加入區塊鏈。」

因此,謝銘峰順利考上台大資工所博士班後,毅然選擇區塊鏈作為攻博主題,心中想的是:「畢竟,區塊鏈領域迄今尚未出現霸主,創新者比較容易出頭。」

並非一帆風順,也曾遭逢「暴擊」

不過,投資加密貨幣交易所的ICO,也不是每次都豐收。

他親自參與了美國、日本、瑞士等國家新創團隊的ICO,一度相中新加坡、俄羅斯等國的專案,沒想到最後該交易所竟然無預警跑路,他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筆投資血本無歸。不只如此,還有各式各樣的狀況,像是新幣正式掛牌後的第一秒鐘起,價格便一洩到底,投資全數打水漂。

儘管如此,他對投資ICO還是很看好,認為只要慎選,就能盡量把風險降到最低。而面對全球交易所林立的現況,該如何選擇可靠的投資標的,就變成格外重要。

「看團隊的組成,我都挑那種應用最多的交易所幣,」由於投資之前勤勞做功課,使得他的平均投報率來到「投九中六」,投資九個交易所幣,平均約有八個會押到寶。

謝銘峰回顧自身經歷,談到迄今報酬率最高的,是名為「KuCoin Shares」(KCS)的交易所幣,他欣賞它特殊的商業機制,規劃將所有交易所的手續費,全部自動分潤回饋給持有該交易所幣的人:「看準這是個革命,就歐印(all in)了。」

拿出全部財產1萬美元當本金,不留餘地購買KCS幣。放了一段時間,價格就從零點幾漲到30倍,之後又回檔些許。個人財富,也就從新台幣30萬元「咻一下!」變成1000萬元,又「咚一下!」下跌為500~600萬元。

無論漲跌如何,如今的他,實現了這個年齡段的財富自由。

投資組合靈活,有虛幣也有債券

當然,高投報的背後,其實是高風險的同義詞。

2018年,幣圈爆發崩跌危機,謝銘峰的虛擬資產瞬間蒸發掉數百萬元,他決定分散風險,把在虛擬貨幣世界賺到的錢,拿去在實體世界做投資理財。

隻身一人來到花旗、滙豐銀行,存下約莫300萬元,立馬晉升大戶。看見理專禮貌對他說:「VIP這邊請。」心中不無得意的他,買了債券和保險等理財商品,「比較保本,」謝銘峰說。

此外,他還買進特斯拉的股票,也在眾多銀行各別存進5萬、10萬元,謝銘峰說,假如哪一天這家銀行領不出來之後,就會換另外一家,超級分散風險。他形容為「到處都有氧氣筒」,以因應系統性風險萬一出現之際,足以救急。

求學路上,無意間踏入幣圈的世界,還贏來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財富自由,謝銘峰的投資筆記上,是在虛擬幣圈與實體世界均有資產配置,是年輕一代獨特的理財觀。

進出幣圈的人,有什麼共同特質嗎?謝銘峰沉吟了一會兒,才說自己比較偏向「你有沒有夢想?」的信仰。

「你相不相信傳統金融在2017年時,可以被智慧合約顛覆掉?」「未來的銀行縮影,會不會不再需要以中間人的形式提供服務?」

自顧自地問完,謝銘峰接著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答案:區塊鏈,改變了人跟人之間生產關係,是一種「revolution」(革命),「我覺得,它未來的發展可以很長,所以,我就投入這個產業。」

這會是未來的破壞式創新,或者說,這場顛覆已經來到眼前了?

數位專題
從金融遊戲到破壞創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虛擬貨幣區塊鏈比特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