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侯文詠 人因理想而快樂

文 / 楊永妙    
2003-01-01
瀏覽數 17,500+
侯文詠 人因理想而快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卸下醫師白袍的侯文詠,有更多時間觀察與思考。坐在書房裡,他常常透過寫作桌後方的一大片窗向外望。淡藍的天空,雲很高,輕輕的風,敦化南路的路樹格外蒼翠。

熙來攘往的台北東區街頭,一張望就會看見某位他所認識的人。他的觀察力敏銳,記憶力也夠強。即便經歷多年的時空,隔著大約10公尺的高度,在目視的範圍,遠遠地見到那個人,侯文詠會突然憶及與相識者之間的種種,例如那人說話的神態、表情,以及彼此的互動。

這並不是侯文詠對自我觀察能力和記憶的試煉,卻常常會因而觸動他內心底層的某些感觸。

在茫茫的人群中,一個形象突然鮮明起來,不經意就會牽引出背後壯闊而繁複的思路。

社會需要負責去想的人

這樣地觀察,這樣地想著,是侯文詠現階段最重要的功課。「社會需要負責去想的人,」成為專職作家之後的侯文詠說。

以書籍的銷量檢視作家侯文詠,可稱他為暢銷作家。從《親愛的老婆》、《頑皮故事集》、《大醫院小醫師》、《白色巨塔》等紙本書著作,無一不是躍居排行榜的暢銷書。

暢銷也能長銷更是作家侯文詠的特色,以1991年《城市點滴》為例,2001年2月已出版到第四十六刷;同年他與蔡康永合作的《歡樂三國志》二十集套書,更是許多青少年的熱門話題。

以專業作家的角度分析,侯文詠的的特色是容易讀。「有些轉折和敘述可以再深刻一些,」作家蔡詩萍分析指出。

或許這正是作家侯文詠的目標。去年八月,侯文詠推出具有自傳性質的散文《我的天才夢》,裡面是侯文詠坦率的自白。現在,侯文詠正準備下一本書,一本與教育有關的小說。

教育是當前社會最重要的議題。人的素質、社會價值都跟教育有關,但現階段台灣的教育正面臨極大的問題。「大人沒有辦法想像,一個孩子在學校就像是處於叢林的遭遇,」侯文詠說。

為了寫這本書,他拜訪過許多在社會版出現過的學生和學生家長。有些學生和家長被他騷擾得很煩,但是侯文詠不厭其煩花很多時間做溝通,去瞭解。 他努力做著大家都覺得不需要「想」的事。「我希望透過我做的事情,帶著大家去思考我在思考的問題,」侯文詠說。

侯文詠的方式是運用口才和文才,混合機智及詼諧輕鬆談話或書寫的方式,把想法和問題傳達出去。

這是身為作家的使命,也是他的理想。理想和使命,是侯文詠對人生的體悟。「人會因為理想而快樂,」侯文詠說。

人因理想而快樂

因為使命,使侯文詠願意花費三年的時間,仔細反覆重讀《三國演義》,創造青少年版的有聲書——《歡樂三國志》。

侯文詠從原本熟悉的三國人物中,抓出一條條清晰的脈絡。「光是劇本我就寫了一百萬字,」侯文詠說。

也因為使命,他放棄了專業醫師之路,成為一位作家。專業作家的創業之路,走得有些顛簸,但對侯文詠最深的體悟是他慢慢地發現,「去想,去試,是一個樂趣,」侯文詠說。

以社會世俗的價值觀檢視侯文詠,每個角色的侯文詠,都出類拔萃。

醫師侯文詠的成長歷程,是一個按部就班、有為年輕人的實例。侯文詠的前半生沒有太多曲折和險阻,頂多曾遭遇可以解決的挫折,他說自己很幸運。

「我的前半生一直做得很好,考試贏人家,競爭贏人家,成就都比別人快,」侯文詠說。

考上台北醫學院,畢業後侯文詠進入台大醫院,從實習醫師一路晉升到主治醫師,並順利取得博士學位,同時在醫學院任教。「在醫學院的系統裡,侯文詠升遷速度相當快,」台大醫院麻醉部主任孫維仁說。

前幾年侯文詠曾認為,自己在台大會變成教授,而且可以一直寫下去,兼顧醫生和作家的角色好像很不錯,但他卻愈來愈不滿足。「看起來人生好像都不錯,但也只有這樣,」侯文詠說。

侯文詠並不是一夜之間就決定放棄臨床醫師之路。剛開始時,他只感覺身為作家很有趣,開始很自然地寫,運用文字陳述他對生命的看法以及對人世的悲憫。

許多文學作品來自作者對生命的經驗與感動,這是許多醫師作家成功的前例,侯文詠可以選擇「醫寫兩棲」,但他卻在拿到醫學博士學位後,決定放棄臨床之路,成為一位專職作家。

侯文詠不是不喜歡醫學,也不是做不好,重要的是,作家侯文詠會比醫師侯文詠過得更好、更快樂。

侯文詠形容醫生是個不容易的兩難行業,需要有客觀中立和冷靜理性,但病人卻又要求醫生要介入,要有感情。

病人期望醫生是神,但實際上醫生是人。醫生侯文詠在醫院裡可以做得很熟練,甚至可以完美扮演出病人期待的角色。

他沒有成為眾人期待的侯文詠,最大的原因是他選擇了不一樣的人生。

特別是他從佛經中領略智慧的力量,宗教對他的幫助很大,當文學不夠透徹,他在佛教的經書裡,看到了真正的智慧與慈悲,活得愈來愈開心。

佛是內觀,看自己的內在。認識自己,瞭解自己,很多事就會不同。當內觀時,侯文詠發現,做為一位醫生最珍貴的是付出,而不是得到。「人生的快樂來自共享,」侯文詠說。

人的一輩子就那麼多時間,能做的很有限。但成功沒有為他帶來快樂。「成功,讓我沒有時間和喜歡的人相處,」侯文詠說。

簡單過生活

所以,他現在過著簡單生活。

讀書、運動幾乎是他生活的主軸。晚上10時多,侯文詠和剛從牙醫診所下班的妻子一起散步去買菜,他們吃得很簡單。白天他在書房裡看書,寫作,中午時燙一盤絲瓜加一個培果就是午餐,下午在家裡等小孩放學。「生活裡就是這麼簡單,」侯文詠說。

寫作之餘,侯文詠沒有完全忘情醫學,目前仍在醫學院教授醫學人文科目,為學生選擇寫下《失樂園》的渡邊淳一、《侏羅紀公園》的克萊頓和醫生作家毛姆的作品。侯文詠會不會成為台灣的毛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