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第一個做企業快篩,顏純左憑什麼讓普篩「向左轉」?

文 / 李國盛    攝影 / 蘇義傑
2021-06-08
瀏覽數 36,400+
台灣第一個做企業快篩,顏純左憑什麼讓普篩「向左轉」?
圖/前台南市副市長、和平診所院長顏純左。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6月初,新冠疫情首次爆發大規模移工群聚感染,讓國內疫情進入新階段。不僅讓向來堅持「普篩」會造成醫療不能承受之重的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轉向,也連帶讓各地的普篩「動了起來」。

苗栗京元電爆發群聚感染,之後封測廠超豐電子與智邦也陸續傳出移工確診,累計至6月8日已有243人確診。深怕這把火燒到竹科,竹科企業主致電新竹市長林智堅協助快篩,林市長也快速調度,防衛台灣半導體產業重鎮。

其實早在5月中新一波疫情爆發後不久,醫生出身,曾擔任台南副縣長與前台南副市長的顏純左,5月22日起就開始幫南部多家製造業員工快篩。包括上市公司、建築帷幕牆大廠森鉅,與全球規模最大「光儲存媒體薄膜靶材製造廠」光洋應用材料科技,都邀請他幫員工篩檢。

由於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人嚴禁企業自己幫員工普篩,因此顏純左幫企業篩檢時,還找了媒體記者跟拍,之後還「自己投案」給台南市衛生局,詢問是否要開罰?在罰不罰還未有結論前,由於疫情愈燒愈嚴重,5月30日指揮中心終於順勢推出企業快篩四原則,讓不少公衛界人士笑說,「不願意『順時中』的顏純左,反而讓指揮中心不得不『向左轉』。」

顏純左醫師為企業員工進行快篩。蘇義傑攝圖/顏純左醫師為企業員工進行快篩。蘇義傑攝

民進黨籍並在台南縣市政府任職過的顏純左主張,應該認人民有選擇打疫苗品牌的權利,人命優先,即便是中國疫苗也應該讓人民可以選擇。

不要怕偽陰性,普篩讓我們盡快抓出真陽性!

他對於目前政府諸多防疫措施還有哪些建議,以下是《遠見》的訪談摘要。

遠見:您是這一次新冠疫情下率先幫企業進行快篩,第一家企業是森鉅,為何森鉅找您快篩嗎?

顏純左(以下簡稱顏):森鉅快篩是5月22日,他們是大廠,移工數目不少,很擔心如果員工染疫,會影響整體作業。因此,我就建議森鉅總經理鄭憲松,要了解員工是否染疫,做快篩是最簡單的方法。

遠見:當時國內還沒有人做企業快篩,是否有遭遇到什麼困難?

顏:主要是當時指揮中心針對企業能否自行做快篩並沒有清楚解釋,森鉅擔心合法不合法的問題。我解釋給他聽,針對快篩,政府的態度並不是不允許,只是不鼓勵,他就接受了。

遠見:您之前有詢問過企業快篩「合法性」的問題嗎?

顏:我問了衛生局是否適法?衛生局並沒有正面答覆,因為快篩的經驗太少,相關單位對於法令其實也不是很清楚。

但我認為,企業做快篩,等於是企業花錢,幫員工做身體健康檢查,且陽性還是要送到醫療院所做PCR篩檢。現在強調ESG,其中重要的一環就包括員工健康。後來台南幾家製造業也紛紛跟我聯絡,包括德揚科技、光洋應材,因此,我的團隊早在苗栗京元事件前,就已經做完超過3000人次的企業員工快篩。

新冠病毒快篩試劑。蘇義傑攝圖/新冠病毒快篩試劑。蘇義傑攝

遠見:指揮中心過去一直拒絕做普篩,強調普篩會有偽陰性問題,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顏:所有的測試都會有偽陰性問題,PCR也會有偽陰性問題,但我們要抓的是「真陽性」,特別是冠狀病毒特性是症狀和病毒數沒有關係。

快篩和PCR應該搭配使用,用快篩來快速篩檢出最可能的帶原者,再用PCR,等於兩層次的篩檢,減少醫療資源浪費。

國內死亡率偏高,是因為分母(帶原者)到底有多大,我們看不出來,當真正的帶原者沒有現形,死亡率看起來就很大,因為分母變小了。

遠見:京元電子事件後,讓疫情焦點從雙北轉移到製造業,您認為會對台灣產業發展造成什麼影響?

顏:台灣有兩個命脈:人民的生命命脈和產業的經濟命脈,京元電子事件是這波疫情新階段,受京元電波及,台積電竹科廠一名員工也確診。

京元電是台灣最大專業晶圓測試廠,移工占近三成人力,如果生產線無法運作將會衝擊全球晶片供應,聯發科、聯詠、輝達等京元電主要客戶產品出貨也會受到衝擊,這就是我之前最擔心的,怕疫情會影響台灣經濟命脈。

京元電子爆發移工群聚感染。取自京元電子臉書圖/京元電子爆發移工群聚感染。取自京元電子臉書

遠見:京元事件後,各地加快了設置快篩站的腳步,請問您在快篩站的設置上,有沒有建議?

顏:現在三級管制延到6月28日,如果在那之後將管制降為二級,許多企業將會大規模復工,因此,6月28號之前許多企業都有需求了解員工健康狀況,在試劑和檢測人員方面都會有大量需求。

目前國內快篩試劑每年1000萬劑,目前通過的13家15個品項是足夠的,為了讓企業選擇,指揮中心可以公佈這些產品的「偽陽性」和「偽陰性」比例,讓企業自己去比較。

至於篩檢人員,由於快篩需要深入鼻咽或咽喉,擦拭液檢體,屬於侵入式的醫療行為,過去都需要由醫師進行。雖然指揮中心開放醫事人員進行篩檢,但是判讀還是由醫師進行,這點在未來需求量大增時,能否做彈性調整值得探討。

最後,從國外經驗來看,快篩最終可以留給民眾自己進行,即便在打了疫苗後,英國和美國許多旅行頻繁的民眾都可以在家自己快篩,英國國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簡稱NHS)甚至還拍了教學影片,這些都是台灣可以參考的。

遠見:除了篩檢政策外,您對於疫苗政策有無建議?

顏:很高興看到陳部長曾宣布,未來可以選擇自費打不同品牌的疫苗,這是我一向的主張。把疫苗視為藥品,只要是國際認可的,都可以進來台灣,讓人民自由選擇,連中國的疫苗都一樣,如果中國疫苗效力不好,民眾自然就會拒絕,但特意以政治力去排拒中國疫苗,特別是在台灣亟需疫苗的時候,反而造成民眾反感。

中央要扶持國內廠商疫苗製造的能力,我完全認同,但人命還是要優先。政府還要跟民眾說明的是,未來打了什麼樣的疫苗才有疫苗護照,到世界各地旅行才不受障礙,因為疫情過後,台灣仍然要走向世界,讓世界可以接受台灣人。

政府更要考慮的是台灣人打了什麼樣的疫苗,未來國際人士對台灣人身上的抵抗力有沒有疑慮。

最後,目前公布的紓困方案,完全沒有醫療人員紓困,簡直莫名其妙。此外在優先施打疫苗的族群上,也沒有納入醫事人員家屬,造成部分醫事人員不敢回家,這也是醫護人員爆發離職潮的原因,這些都是指揮中心必須盡快回應的地方。

顏純左前進企業協助普篩。蘇義傑攝圖/顏純左前進企業協助普篩。蘇義傑攝

企業如何快速設置簡易篩檢站?顏純左的建議:

1. 快篩現場不能群聚,每一個人至少要隔離1.5公尺以上。

2. 快篩完讓他們馬上回工作崗位,不要在現場逗留,這樣對於生產線影響最小。

3. 採篩人員站在被採者側邊,不正面面對被採者,以避免飛沫接觸。採檢人員應不觸碰病人,只有採檢棒深入鼻腔深部。

4. 每採檢一個員工,都要酒精消毒手套一次。

5. 讓被採者頭靠牆壁,確保採檢棒深入鼻咽處。

6. 在戶外通風處採檢。

數位專題
新冠疫情即時追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企業經營與管理快篩新型冠狀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