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媽媽一切都是為我好」崩潰之後,才明白我可以愛她,也可以拒絕她的要求

「母親」這個大議題
文 / 一流人    
2021-04-13
瀏覽數 22,950+
「媽媽一切都是為我好」崩潰之後,才明白我可以愛她,也可以拒絕她的要求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那天我明確地對媽媽說:「我愛媽媽,但是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無條件照妳說的去做。以後只要是我不願意,我就絕對不會去做。」結果與我擔心的相反,在我明確表達了母女之間,應該也有需要互相尊重的界線之後,媽媽和我的關係反而更好。(本文摘自《情緒過勞的我,有些話想對自己說》,作者為趙玟英,以下為摘文。)

透過「心靈補充課程」,包含我在內,可以找出許多人共有,且是長久以來犯下的各種錯誤,也就是讓我們的能量迅速耗盡的心理模式。但是除了那些之外,每個人都還有自己的固有議題。以我來說,也有幾個代表性的大議題存在著,其中一個就是與母親的關係。

用一句話來形容,我母親是個好人,印象中從未聽過母親說討厭什麼人,也幾乎沒有人不喜歡她。她凡事總是先想到別人,總是想著要如何關懷、照顧別人。

討厭自己成為壞女兒

這樣的母親與我漫長的愛憎歷史,始於我13、14歲的時候。事情的起因是,有一天放學回來的我,覺得自己的腳掌異常疼痛,於是母親便帶我去住家附近的外科診所。在那裡做了各種檢查,第一次發現我的脊椎有些彎了,也就是現在大家常聽到的「脊椎側彎」。因為不是很嚴重,所以之前並未感到任何疼痛。但是從那天開始,母親就陷入了「必須好好修補我女兒脊椎」的想法中,只要聽說哪裡有可以治療脊椎的名醫,不管多遠都會帶我去。

就那樣,我從中學、高中、大學,甚至上了研究所,超過20年的時間都在各大小醫院穿梭。母親是永不放棄的女性,也不覺得厭煩,總是不斷找尋新的治療方法。細數我接受過的治療,包括在骨科醫院住院詳細檢查,還有脊椎推拿、徒手治療(手技療法)、羅夫療法(Rolfing)、銀器按摩、石膏療法、冷凍療法、針灸、貼膏藥、健身、拔罐、氣功等,幾乎沒有什麼沒試過的。各種方法一開始都信誓旦旦地誇下豪語說一定能治好,有的治療一旦開始了最少3個月,最長會到一年的時間。因為那些讓人眼花繚亂的療法,讓我把最青春的時節都耗在各大小醫院裡了。

問題是其實平常不怎麼會痛,但只要去接受治療,就得承受極大的痛苦。為了緩解因歪斜的脊椎而僵硬的背部肌肉,每次只要按壓,就會帶來劇痛。每當我躺在治療室裡,因無法忍受痛苦而尖叫、哭泣、掙扎時,母親都會緊緊握住我的手一同哭泣,

對不起,玟英啊,媽媽對不起妳。

這種狀況一再反覆。雖然知道母親是出於善意和愛,以務必治好女兒為信念才這麼做,但只要媽媽不放棄,我就得一次又一次用全身去承受痛苦。

被拖著去卻又治不好,真的令人無比煩躁,但我始終無法拒絕,因為「媽媽一切都是為我好」。媽媽不是為了自己,她是為了我,是為了讓我好起來,如果拒絕那我就成了不孝女。我討厭自己成為拒絕母愛的不孝、無恥、忘恩負義的壞女兒。所以即使犧牲自己,也想圓滿度過一切。我只要忍耐一下就好,只要我一個人能撐過去,所有人都會幸福。我就這樣說服自己並接受了媽媽的愛,直到那天來臨。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終於崩潰的那天

那天就和平常一樣,又要去某個地方接受類似的治療。治療時必須脫光衣服,只穿著紙內褲,趴在臉部位置有個洞的治療床上,這是治療時的慣例。那次的治療也不是特別痛,然而我卻突然冒出一種不尋常的感覺。一瞬間,過去趴在治療床上的所有痛苦回憶全都湧上心頭。我開始全身冒冷汗,手腳發抖,呼吸困難,眼淚也奪眶而出。我有一種繼續下去會死掉的感覺,對媽媽說:「到此為止吧,我要起來了。」但是媽媽堅持至少把腳腕僵硬的部分都放鬆了再走,要我再忍一忍。接著經過了30秒吧,我感覺腦子裡好像突然有什麼東西斷了似的,可能是理智線,也可能是神經線斷了,就在那時我突然起身,連衣服也沒穿,像失了心神似地往外跑。

我跑到外面巷子裡,就地坐下,兩條腿伸直呈「V」字,然後開始咆哮,「啊啊啊啊啊!」像發瘋了一樣狂吼亂叫,聲音像從我體內極深處不停歇地噴發而出。雖然腦中閃過「我這是怎麼了?」的疑問,但我的嘴還是無法停止吼叫。沒想到我體內積壓了那麼多憤怒和怨恨!我完全、一點都不在意。感覺就像頭蓋骨飛走了一樣,不記得持續了多久,好不容易不再吼叫,但因為極度的壓力,我的胃和腸道都糾結在一起。最後在追著我跑出來的媽媽攙扶下,好不容易才回到家。

一回到家,我整個人可說是筋疲力盡,全身都累癱了。媽媽不停地揉著我的胳膊、腿、肚子,努力讓我舒服一點,然後說:「再去一次,把今天沒做完的療程做完吧。」那一瞬間,我知道時候終於到了。其實早在很久以前就應該說的,不管怎麼樣,就算是父母子女的關係,但媽媽是媽媽,我是我。如果我不願意就是不要,我不想再去了,我不想去,我早該這樣明確表達我的意思。但是我一直告訴自己,如果我愛媽媽,就應該順從她的要求。如果拒絕媽媽的要求,就會被認為是不愛媽媽,我覺得很害怕。當時的我不知道我可以愛媽媽,也可以拒絕她的要求。

那天我明確地對媽媽說:

我愛媽媽,但是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無條件照妳說的去做。以後只要是我不願意,我就絕對不會去做。

結果與我擔心的相反,在我明確表達了母女之間,應該也有需要互相尊重的界線之後,媽媽和我的關係反而更好。當然,從媽媽的立場來看,因為我不照她所希望的去做,她必然會覺得悶、覺得遺憾;站在我的立場,我也必須忍受自己內心的愧疚和一陣子媽媽失望的眼色,但是從此不再有憤怒、埋怨和委屈,媽媽和我也就此展開了新的關係。

《情緒過勞的我,有些話想對自己說:閱讀治療師陪你走過心靈修復之路,擺脫五種毒性心態,重建剛剛好的人際距離與自我平衡》,趙玟英著,馮燕珠譯,三民書局出版圖/《情緒過勞的我,有些話想對自己說:閱讀治療師陪你走過心靈修復之路,擺脫五種毒性心態,重建剛剛好的人際距離與自我平衡》,趙玟英著,馮燕珠譯,三民書局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情緒管理覺察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