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有時我寧願在馬路上坐著發呆,也不願意回家。」在成為媽媽之前,先成為你自己

文 / 一流人    
2021-03-13
瀏覽數 42,100+
「有時我寧願在馬路上坐著發呆,也不願意回家。」在成為媽媽之前,先成為你自己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賦予女性生育能力,並不是讓女性成為工具。生命如此多彩,不要活成一個只負責傳宗接代的生產機器。生育只是女性的一個選擇,可以生,也可以不生,重要的是有自主、充分的選擇權。(本文摘自《謝謝我自己,不完美也很美》,作者為湯蓓 ,以下為摘文。)

女性不是天生的,女性是被塑造出來的。

——西蒙·德·波娃

好友優優突然發現自己懷孕,火速結婚生下一個女兒,取名為「鬥地主」。生完「鬥地主」之後,只要我約她,她每次都能來赴約,這在哺乳期的新手媽媽中並不多見。當然,為了方便她餵奶,我們通常都會挑選在她家附近的餐廳見面。約了幾次後,我不禁好奇,為何每次我跟她「約吃飯」,都覺得她迫不及待地想見我,吃飯也不怎麼忌口,吃完也不著急回家餵奶,好像一點都不擔心女兒餓肚子。

按常理來說,哺乳期的媽媽幾乎都嚴格忌口,辛辣刺激的食物皆不能吃,不然奶水會有變化,甚至退奶。母乳是寶寶珍貴的口糧,尤其是六個月以內的嬰兒,幾乎是不到兩小時就需要吃一次母乳。在一般情況下,生了孩子的女性朋友就像人間蒸發,很難約得出來,但優優卻是個例外。

為什麼呢?

原來,自從優優生了孩子,就沒有朋友約她了,加上懷孕期間行動不便,出門次當然數少。生下小孩卸貨以後,優優只要有朋友約就特別開心,能出去見見閨密、聊聊天,吃一些在家裡吃不到的美食,就是件幸福的事。有一次,吃完飯我送她回家,她對我說了一句話,讓我終生難忘:「我在你車裡坐一下再走。你知道嗎?有時候我寧願在馬路上坐著發呆,也不願意回家。」。

她這句話,又搞笑又讓人心酸。

我可以理解她的想法。

「媽媽」的角色,需要付出注意力和健康

回家就意味著變成「媽媽」的角色,這個角色讓人覺得偉大,但這個角色也想有自己的空間。當一個女孩變成媽媽時,原本屬於工作、休閒和發展自己的時間和精力,都被壓縮了。不管你願不願意,都要拿出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來照顧寶寶,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個更龐大的成本,那就是注意力成本和健康成本。

注意力成本

注意力成本在女性身上尤其明顯。在世界各地,寶寶對媽媽的關注需求都極高,高興的時候要媽媽看,哭的時候要媽媽安慰,完成一件事情要秀給媽媽分享,事情做不成要向媽媽求助,醒來第一時間找媽媽,睡覺也要媽媽哄……吃飯、睡覺、上廁所、講故事等等,都需要媽媽投入巨大的注意力。媽媽的積極回應和熱切關注,是寶寶成長中很重要的養分。

但這同時也意味著,媽媽自己的注意力會隨時被寶寶打斷。正在開視訊會議的職業婦女,可能會被寶寶呼喚講故事;沉浸在小說情節中的媽媽,可能要為突然大小便的寶寶處理屎尿;哪怕是全職媽媽,洗澡和上廁所這樣平常的事,也可能會因為寶寶在洗手間門外聲嘶力竭的呼喊而趕快中斷!我更是聽到身邊好幾位媽媽說,很少能完整地吃一頓飯,常常忙著照顧寶寶,飯已經涼了,抑或是吃到一半被打斷,剩下的也沒胃口吃了。更別說睡覺了,寶寶吐奶、溢奶、踢被子更是常態,想要擁有一次完整的睡眠,簡直是奢侈。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健康成本

假設一個女性不是高齡產婦,不做試管嬰兒,也非剖腹產,剛好在自己適齡之年,順利生下一個健康的寶寶,也要經歷孕吐、妊娠紋、乳腺炎、腰疼、產後脫髮,甚至產後憂鬱,還有可能像偶像團體S.H.E 的陳嘉樺(Ella)那樣忍受產後漏尿的困擾。高齡產婦、剖腹產的女性就更不用說了!即使是經濟實力比普通人好很多的明星,可以請得起保姆替自己分擔,也難以避免很多身體上和精神上的壓力。

醫學發展到今天,大多數女性生孩子已經不用擔心難產意外,但在心理上,仍然要經過「鬼門關」的考驗。

「媽媽」這個稱呼,要經過多少恐懼、無助、糾結、擔心和撕心裂肺的疼痛才能換來啊!在生產那一刻,無論是如何被讚美創造生命,都無法抹去女性刻骨銘心的無助,那一刻她們不再是有血有肉有靈魂的女人,而是隱私部位被一覽無遺,肢體因無法承受的痛苦而扭曲,完全沒有女人的完整尊嚴。

生孩子對於女性而言,是少女夢被打破揉碎,是內心的過渡和療癒,是靈魂的一場重生,是從一朵花長成一棵樹。

如果可以,在成為媽媽之前,先成為你自己;在成為媽媽以後,也不要放棄成為更好的自己。

不要在不明白媽媽這個角色背後要付出什麼的時候,就糊里糊塗地生育寶寶。在自己的內心沒有準備好之前,扮演任何角色可能都會非常吃力。雖然不管是文學作品還是現實中,都有很多成為媽媽後,還依然不放棄自己成長的女性,但成為媽媽最好的準備,就是先成為自己,大膽地放手追逐和實現夢想,去做看起來瘋狂但自己想做的事情,去經歷,去體驗,去大膽愛、勇敢恨,在盡興探索世界中遇見未知的自己,了解自己,明白自己,而不是靠生育一個孩子來成就自己。

生育只是一個選擇,成為自己是條漫長的路

賦予女性生育能力,並不是讓女性成為工具。生命如此多彩,不要活成一個只負責傳宗接代的生產機器。生育只是女性的一個選擇,可以生,也可以不生,重要的是有自主、充分的選擇權。成為自己這條路,是一條漫長而黑暗的路。

我們要盡力讓自己在成為媽媽之前內核飽滿,也要在成為媽媽之後保持自我。

我很喜歡的一部作品,是美國女作家瑪麗蓮.弗倫奇寫的《醒來的女性》。這本出版於1977年的小說,描寫的故事是20世紀30年代的美國女性生活,但我在讀的時候,卻深深感覺到這本書裡的故事,也是當代女性最真實的生活。

主角米拉是一位喜愛讀書的小鎮女孩,從小就是個獨立而聰明的孩子。她14歲讀尼采和潘恩,開學第一天就讀完全部課本,學校只得讓她跳級。可是在20世紀30年代的美國,女性最常見的職業是「打字員」,人生的重點則是「家庭」。母親對她最大的期望就是「嫁個好人家」。在一個封閉的小地方,她的聰明和獨立使她成為「異類」。久而久之,她屈服了。她像其他女孩那樣草草結婚,穿緊身衣,學做飯,把家裡收拾得井井有條,生下兩個孩子,努力讓自己做一位「賢妻良母」。丈夫有體面的工作,她也住在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大房子。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在生活的平靜表象之下,正在默不作聲地崩潰。

這本書裡說:「女人的偉大在於她們的無私,你怎麼不乾脆說,女人的天下在家裡呢?」

法國女權運動創始人之一的女作家西蒙.德.波娃說:

女性不是天生的,女性是被塑造出來的。

一再被討論的女性問題,也是一再被我們忽略的自身角色,當我們在談論媽媽的偉大時,就等於承認了女性的角色是一種缺乏個人特質的身分。

成為自己,是一個人生命的意義吧?因為這一生,唯有自己才是個人最後的歸宿、唯一的庇護所。父母會老去,伴侶會離開,子女會長大,所有溫情的港灣都只能暫時停靠,只有自己才是永遠的依靠。

我們一生會成為許多角色,女兒、妻子、媽媽,擁有多重身分。在任何境遇下都勇敢做自己的人,一生最終都屬於自己。

在成為角色之前成為自己,在成為角色之後不放棄自己,或許就是平凡人一生中最大的不平凡吧!

不論是什麼角色,被貼上什麼標籤,都只有自己才能定義自己,自由、勇敢、柔軟、明亮,做自己的太陽。

在成為媽媽之前,先成為自己,或許才是對媽媽這個角色最負責的態度。

《謝謝我自己,不完美也很美:重塑內心秩序、理清關係、強大自己的24個練習題》,湯蓓著,幸福文化出版圖/《謝謝我自己,不完美也很美:重塑內心秩序、理清關係、強大自己的24個練習題》,湯蓓著,幸福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幸福做自己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