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想當護國神山,台灣生醫還有這三關要闖

文 / 蔣濬浩    
2021-01-27
瀏覽數 38,600+
想當護國神山,台灣生醫還有這三關要闖
後新冠時代,開創生醫產業新藍海,成為資通訊產業大老們的新策略。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冠疫情持續震攝全球,防疫有成的台灣,卻意外成為國際生醫產業與人才匯集地,台灣生醫產業有望趁勢崛起?中央「四年破兆」的信心喊話,是否真的意味台灣生醫業將迎來美好前景?

「四年內,透過創新、新創,台灣生醫產值將突破兆元!」2021年的生策會年會上,面對副總統賴清德、前副總統陳建仁等政界大老,國發會主委龔明鑫說得篤定。這番話,等於明白向外界宣示,未來台灣生醫發展的重頭戲,「生醫新創」即將扮演要角。

2020年9月7日,集結林百里、楊泮池、蔡長海等人,與全台產、官、學、研、醫,超過70位生醫產業界領袖,集體提出厚達70頁的「後COVID-19世代的大健康產業發展策略」建議書,由生策會會長翁啟惠遞交給立法院長游錫堃。

五大建議政策之一,就是督促政府開發「台灣生醫新市場」。建議書直指,自疫情爆發以來,台灣的防疫成績與醫療實力舉世共睹,各部會應儘速盤點優勢領域,協助生醫新創進軍海外市場。

比翼生醫創投執行合伙人陳彥諭分析,台灣防疫有成,如今發展生醫新創,更具優勢。他解釋,過去全球生醫新創大國,包括歐、美、日等,仍為防範第二波疫情焦頭爛額,導致各式醫材、新藥的研發案停擺,給了台灣「趁虛而入」的機會,藉由提供臨床驗證場域,爭取國際合作。此外,台灣亦是全球少數可以人才實體交流的地區。以生策會去年12月主辦的醫療科技展為例,三天逾10萬參訪人次,堪稱去年最大實體生醫盛宴。

生醫新創難,郭董也滑鐵盧

只是生醫新創夢,仍有不少關卡待解。美國史丹佛大學醫學院教授王智弘近年輔導生醫新創,他觀察台灣雖有技術,卻普遍缺乏大局觀,常對商業模式一知半解。

2020年9月的生技產業策略諮議委員會上,廣達集團創辦人林百里便曾感慨,科技公司雖擁有專業工程團隊,能設計出複雜的醫療器材,但產品最終能否獲利,仍取決於醫界選擇,導致科技大廠跨域生醫產業時,好似瞎子摸象。

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也有意投入生醫新創領域。2016年,他觀察到其中潛力,創辦全台第一家以生醫新創孵化器H. Spectrum,立志扶植台灣生醫獨角獸。

但,即便郭董力推,H. Spectrum培育計畫之路仍舊艱辛。招收第一屆學員,僅一成多投入創業;部分投入創業的團隊,也多因產品市場潛力不足,遲遲無法吸引投資。

分析困境背後,陳彥諭點出三重關卡。

三重障礙,生醫新創夢難圓

首先,缺乏醫療第一線臨床經驗的加持。「生醫新創」商業模式,不同於一般「先擁有技術、後開發市場」的商業模式;反倒要優先找出「市場需求」,再展開技術開發,才容易成功。

他解釋,生醫產業的客戶超過八成集中在醫療院所,換句話說,唯有理解醫護人員的需求痛點,並取得信任,才有機會打開通路。

但要了解醫護痛點,談何容易?身兼台北醫學大學生醫加速器執行長與神經科主治醫師的陳兆煒表示,對醫生來說,工作的首要目標是確保病患安全,光看診、巡診、開刀就忙得不可開交,遑論參與新創團隊的產品規劃。

其次,是資金上的匱乏。陳彥諭分析,相對鄰近大國,台灣醫療市場相對較小,導致歐美國際級創投,多半不看好台灣的生醫新創。

除了人口基數上吃虧,還有人認為「健保體系」也是影響生醫新創發展的因素之一。醫院若要賺錢,就是提升就醫量,再向健保署領取健保給付。但被框限在賺取健保給付時,等同抑制生醫新創。畢竟,連最大醫護市場—─醫院,都只能「求穩不求變」,如何期待有資金願意投入?

最後,是缺乏與國際的連結。陳兆煒指出,要想翻轉「小市場、缺資金」的困境,就是讓新創接軌大國醫護市場,唯此,才有機會在產品推出後,吸引國際創投。

可惜的是,台灣在接軌國際市場上,仍處在初期摸索階段。相比20年前,美國史丹福大學便透過成立生醫新創加速器,協助校園新創,快速通向國際醫療市場;台灣遲至2018年,才開始有結合醫院、校園、創投的生醫孵化平台。

如今,落後美國生醫新創20年的台灣,終於有了迎頭趕上契機。不僅林百里登高一呼,「生醫產業是下座護國神山」;蔡英文總統更宣示生醫將是下個兆元產業。 

後疫時代「生醫新創夢」能否築夢踏實,還看產、官、醫三界如何突破三缺,穩穩抓住了。

數位專題
新共生台灣——疫變後,人類必修的「共生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創企業生技醫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