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羨慕別人一路升遷,自己卻原地踏步……東大菁英退休領悟:早日脫離升官軌道,才能看到自己的極限

文 / 一流人    
2020-12-29
瀏覽數 25,400+
羨慕別人一路升遷,自己卻原地踏步……東大菁英退休領悟:早日脫離升官軌道,才能看到自己的極限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仔細想想,自退休以來,我整個人陷入了不知所措到丟人現眼的地步。好不容易打起精神來,又開始長吁短嘆;努力重新振作起來,又再次情緒低落的惡性循環。(本文摘自《退而不休》一書,作者為內館牧子,以下為摘文。)

比起想工作的焦慮、比起在合不來的人手下做著不適合自己的工作,我決定要過得快樂一點!

這次是真的這麼想。

工作到63歲、建立美滿的家庭、在升學競爭中脫穎而出所得到的高學歷—都是「我」這個人。

坐在回家的電車上,我認為比起工作,現在正是重新學習的好機會。

乾脆去念研究所吧!

最好是東京都內沒那麼難考的大學、最好是以前從未接觸過的文學研究所。

這才是最適合我、最完美的晚年人生不是嗎?

怎麼就沒想到考研究所這個選項呢?

感覺眼前豁然開朗。

我只對千草說了一句:「被學歷扯後腿,面試失敗了。」

千草不給面子地大笑:「我想也是,再也沒有比雇用欠缺一技之長的東大畢業生更愚蠢的選擇了。」

她說的非常有道理,我不氣反笑。

銀行員多半都沒有一技之長。

有人是保險及年金的專家,取得社會保險勞務士的資格;也有人是金融方面的專家,轉換跑道去當顧問或成為大學教授;有人改當稅務師或會計師;以國外為主,飛來飛去的人則多半具備語言上的能力。

我走在平步青雲的升官路線上,大半輩子都待在總部,嚴格來說並沒有「一技之長」。

反而是一早脫離升官軌道的人才能看到自己的極限,努力學習、考取資格,開創出另一片天地,人生真是難以預料。

我笑了好一會兒,對千草說:

「你雖然說東大的壞話,但當時會嫁給我也是因為東大畢業這點吧!」

「我當時也是年輕不懂事,事到如今,才發現是不是東大畢業結果都一樣。」

我已經完全氣不起來了。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因為她說的就是我退休後這半年來刻骨銘心體會到的領悟。

大概是對不動怒的丈夫感到過意不去,覺得自己說得太過分了,千草以溫柔但嚴肅的表情說:

「要不要認真培養個興趣?我可以陪你喔!」

「我要去念研究所。」

「什麼!」

「我終於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了,我想研究文學,即使是名不見經傳的大學,應該也有優秀的教授。」

「文學……?」

「其實我從年輕的時候就很喜歡《源氏物語》。」

想都沒想過的事就這麼脫口而出,別說喜歡了,我只在準備考試的時候看過,根本一竅不通。

「那很好啊,去研究所攻讀《源氏物語》再好不過了!現在有很多出了社會的人也都重回校園,真是個好主意!」

千草說到這裡,又補了一句:「可是不能去名不見經傳的大學,要去就得去東大!」

我嚇了一跳。

她是要我去考東大的研究所嗎,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考得上!

千草不假辭色地說:

「名不見經傳的大學不適合你,你去了又要嘀嘀咕咕地抱怨了。」

或許吧!

「更何況你都能考上如今一點用處也沒有的東大法律系了,文學系更是易如反掌。」

說的也是。

這時門鈴響起,千草應了聲:「來了!」走去開門。

在母校東大的研究所研讀文學啊……還不賴!

重新昂首闊步地走在那座校園裡,還不賴!

就快九月了,大概趕不上明年春天的入學考。

腳踏實地地衝刺到後年春天,一次考上吧!

謝天謝地,終於找到適合我的容身之處了……。

這次真的湧起堅若磐石的動力,我又想哭了,淚腺變得好發達,真傷腦筋。

《退而不休》,內館牧子著,緋華璃譯,三民出版圖/《退而不休》,內館牧子著,緋華璃譯,三民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退休老年